五、戰事 – 之二十三 – 獲救 Ver.2

四面楚歌是靈兒是在晨練時知道的玩意兒,那日恰好有人被處罰使用四面楚歌之後參加晨練。

她當時好奇去詢問冥殤才知道,原來這是一種讓內力及武功暫時盡失的藥物。

一般是用在特殊的場合,例如想搞事的擂台上或禁止使用武功的訓練上。

當然這藥也能用於暗殺或刺殺高手,只要有本事將藥送進高手體內,高手立馬會變成比平常人還弱的小棉羊,再行暗殺或刺殺便能容易得手。

至於這藥的效果有多長,就要看使用這藥的人的程度了。

內力愈深厚者其有效的時間就愈短,尤若能在整個發作前就使用內力催化排出體外的話,藥效大約只能發揮一刻鐘的效用。

若是沒什麼功力的一般人,恐怕就得全身發軟地躺在榻上整整十二個時辰之後才能動彈。

她在覺得有趣之餘便向冥殤拿了一點來,處理後塗在六隻黑色短刀中的其中一隻上,也就是楚秀成手中正握著的這隻。

 

楚秀成面上依然冷靜地和昊天嶺對峙,可他知道因他察覺得太晚,那藥效已是要完全發作了。

「撤退!」楚秀成果斷地舉起手用內力喊著,並催促馬兒快點離去。

昊天嶺並不急,他一隻手托著靈兒讓她穩穩地靠在懷裡,雙腳用力一蹬,人迅速在空中畫出一道優美的弧度,另一手則優雅地揚起鞭。

鞭子一甩出去就直往楚秀成的腳去。

原本跟在楚秀成後方的貼身侍衛秦子瑧打轉了馬頭,從一旁橫亙出來,眼明手快地擲了把長刀過來,鞭子因那長刀橫插了一腳,只纏住了長刀便因刀重而下墜,無力再向前甩去。

昊天嶺運力一甩,長刀往前對著楚秀成方向甩去,他緊接著又飛身往前再揚起一鞭。

長刀被甩出之後,直入楚秀成座騎的馬屁股上。馬兒吃痛往前衝去,卻又因臀上的長刀直入髖骨與股骨之間,斷了股二頭肌,一時間失衡跌坐下地。

楚秀成只能直接飛身至右方的另一匹馬上與另一位騎兵共乘一騎,期間昊天嶺的鞭子眼看要纏住他的腳,秦子榛又迅速打馬過來以自己的劍砍向長鞭。

長鞭纏住那劍,秦子榛在馬上力抗昊天嶺的力道。

那頭昊天嶺站定正要發力,秦子榛忽聞楚秀成叫他的聲音不對,立即用力朝昊天嶺甩出自己的劍後追上楚秀成,並將楚秀成接到自己的馬兒上。

昊天嶺隨手接住了秦子榛的劍便丟在一旁的地上,正意欲再往前追,可覺察出懷裡的人兒的呼吸及體溫不大正常,權衡之下便道:「雲頎,傳令下去,窮寇末追,儘量把他們趕到北方邊界就回防,自有人收拾他們。」

他吹了一聲響哨,阿斯藍立即從遠處飛奔而來。他抱著靈兒翻身上馬,餵她吃了顆護住心脈的藥,打馬直奔小鎮。

進了小鎮,昊天嶺喊了冥殤佈防找軍醫,然後打馬進到他在小鎮裡臨時居住的院子。他未再吩咐人收拾其他廂房,直接將她抱到自己的榻上。

他除去她身上的武裝,也順道解開繫腰繩除了她的外衣外褲。才將錦被蓋好,軍醫也到了。

「殿下,屬下先為姑娘把把脈……。」

「嗯。」

 

老軍醫一把脈,唔……體內氣血嚴重滯塞,內臟多處受損,大約是殿下及時餵了藥護住心脈,不然一路策馬狂奔回來,這位姑娘恐怕已經沒救了。

此外這姑娘的右邊肋骨有骨折,暫時不能再騎馬了,如若能用些草藥敷著,倒是有些幫助能好得快些。

只是……老軍醫看到眼前的狀況心裡頭在打著鼓。

呃……畢竟躺在殿下榻上的似是名還未出閣的閨女,方才雖是隔著衣裳檢查,至多是拉開一點交領察看瘀血的情況,殿下便是一臉陰沉的形容,想來會很是在意男女之防吧!

可那閨女的傷又是在那個部位,若是要敷藥,這裡連一位婢女也沒有,這、這著實是有些為難。

 

「殿下,屬下這就去給這位姑娘開方子,內傷控制之後身體的熱度自然會退去,只是她的傷……。」

「她的傷如何?」

「屬下判斷她右邊肋骨有斷骨三根,短時間內需要靜養。這骨折的部分如若能用些草藥敷著,恢復的時間會比較短,只是這藥屬下、屬下可能不方便為她敷上……。」

在小小的掙扎了一下之後,老軍醫還是決定直接合盤托出。他跟了昊天嶺這麼多年,還不曾見過御王殿下為這種事為難下屬的,直接說出來丟給殿下去處理會比自己想破頭快。

「你把藥拿來,本王會處理。」

「是。那屬下先去開方子煎藥了。」

老軍醫離開後,雲頎進來房裡向昊天嶺做揖。

昊天嶺看著雲頎道:「都回來了嗎?」

「是。都已經上好藥在休息了。」

「辛苦了。你也去休息吧。」

「王爺,需要通知公主嗎?」

「嗯。讓冥殤拿著令牌去,請她派兩個能信任的人過來。對了,讓人打盆水進來。」

「是。」

雲頎又作個揖就出去了。沒多久就有人送來熱水,送來時連帶的藥湯、用來敷在瘀血斷骨處的草藥都一併送了進來。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