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戰事 – 之二十一 – 突圍 I Ver.2

「聽令!預備!」

隨著話音落下,響箭被射向了天空、靈兒將手中捏著的空瓶子往早就看好的東北方一擲。

靈兒之所以會選擇將小瓶子往那處拋的原因有二。一是那方位通往小鎮,二是她在那方向見到一些昨夜的熟面孔。

那些見過小瓶子威力的人一見靈兒有丟擲的動作時,果然是如她所料地、立刻騷動了起來。

他們看清小瓶子被丟出的方向後,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催促馬兒朝一旁退去。

這樣的動作,自是影響到他們身周的騎士、連帶整個區域的馬匹一起避開了某處往兩側挪動,因而小瓶子落地時,碎裂的地方就露出了一塊不小的空地來。

當空瓶子在空中飛舞、吸引所有人的目光聚集時,靈兒這方的親衛們依著她的指示騎著馬、以維持護著靈兒及雲頎的陣型跟著小瓶、快速地往小瓶移動的方向去。

待敵方騎兵們發現被擺了一道要再圍上來時,靈兒她們前方的騎兵層數並不多,差不多已離包圍圈的邊緣只有七、八個層騎兵的距離。

前方的親衛們揮舞著手中的武器,誓要衝開一條血路出去。後面的追兵也不省心,似是為了扳回方才被騙而失去的面子,這些人如打了雞血一般殺了上來,與靈兒後方的親衛們殺成一團。

親衛們為了守住位在中心的二人,死守住陣型儘快往外退,但敵方終究是人多,前方的敵人拖住她們離開的腳步,後面的敵人除了前撲後繼之外,還搭起弓將箭射向馬兒。

雲頎回身拉滿了弓,一次就射出了三箭。可那三箭不過只是阻撓對方三名騎士的箭矢罷了,剩下的,只能靠內側的親衛拔刀把射來的羽箭一一砍斷、避免傷到人或馬兒。

不多時,靈兒這方有兩匹馬倒下了,那兩匹馬上的親衛被迫下馬對著追兵。幸而他們臨機應變的速度也很快,在避過對方的攻擊後、握著刀劍的手就是向對方的馬腳上一揮,馬兒吃痛在關鍵處,本能地一驚。

靈兒見狀,左手撫上了右小臂,在摸出幾隻蘸了麻藥的銀針及迷你小弓,趁著無人注意就是朝攻擊二位親衛的騎兵射去。沒一會兒,敵方三位騎士無力地被馬摔落至地。

先前落地二位親衛中的其中一位回頭瞥了靈兒一眼,無意尋同伴的馬兒上馬,他拉著身旁的親衛說著什麼,二人齊力繼續向奔上前來的敵方馬腳上砍。

可這樣的法子並無法持續太久。

靈兒一行這次出來主要因是做偵察、應對的任務,所以從最初開始就是輕裝上路。要輕裝上路就不可能披著戰甲出行,馬兒們的身上亦是如此。

可楚秀成那方除了昨夜堵過自己一行的那一百多位親衛騎兵是輕裝上陣之外,後面遇上的這些,不止是騎兵身披戰甲,連馬兒也幾乎是重裝上陣。雖說牠們所披的不是重戰甲,可那該死的護具竟是連前後腿的膝部都有遮掩。

所以,即便落地戰鬥的親衛愈來愈多,他們團結起來想冒著生命危險在馬兒奔來時砍斷馬腳,也不是輕鬆容易的事。隨著上前的都是重裝的戰馬,應付起來也愈感吃力及捉襟見肘。

靈兒心急了起來,眼下戰況還膠著著,可很快就會因為人數、裝備及體力上的劣勢消失,到最後,所有的人都要交待在這裡。

該如何是好呢?

這場仗不知打了多久,不覺間雨勢已經停歇,空中陡地傳來一聲鷹啼。

已跑到前方開路的雲頎在砍翻了一個人之後,吹了一聲奇怪的哨聲,那鷹在上空盤旋了三圈就飛走了。

「給本王子把那隻鷹射下來。」在一旁觀戰的楚秀成急道。

可惜,他的命令下得雖快,那鷹飛得亦是不慢。

更有些奇怪的地方,是羽箭其實有確實地射向了飛鷹,可總在還碰不到鷹爪的地方就落下了,宛如是那隻鷹之下有著什麼在暗中護著牠。

楚秀成瞇起了眼眸、隨即怒道:「動作快一點!不過是幾個人而已,還要花多久時間!」

「撐下去!援軍馬上到!」雲頎以內力一吼,所有親衛們的精神為之一振。

只要撐下去,希望就在不久後!

楚秀成這方當然也聽到了有援軍的這話,突如其來的時刻近逼感,讓每一個正在交戰的騎兵砍殺的力道都加重了。那威力甚至可說是到了只要被他們的劍砍到,每一下都會是深可見骨的傷口。

靠近戰圈的人,身上幾乎都是血跡斑斑,尤其靈兒這方的人。他們掛彩的程度或多或少,可即便傷得再重都沒有一人退縮,他們齊心努力地撐著,要撐到援軍到來。

靈兒的身上也有不少的血跡,只不過,那些幾乎都不是她的血。

她身旁的人把她護得很好,只偶有漏網之魚靠近她時,她才需要維護自身的安全而出手。其他時間,她都在幫忙身邊的同伴。親衛們因她本身有些自保的手段,因此在這場圍殺中,他們多半時候想著的不是如何護住她,反倒是該如何做才能殺出重圍。

戰況愈漸激烈,靈兒身上那二十隻銀針宣告用罄。

她反手收起小弓,改從右臂上取出一隻有雙面刃的黑色小短刀。她解了其中一條繫腰繩,將一端綁在手腕上、另一端綁在短刀的尾端圓孔上後,欲從腰上拿下長鞭。

說時遲那時快,她長鞭還未自腰上取下,右後方就有一個騎兵突破了防線,從馬上站起、撲了過來。

靈兒感到後方來的殺氣,左手不慌不忙地從右腰上抽出折花母刀,刺往右脇邊,右手並舉高向後戳刺。

那人撲過來見到刀子時已是來不及,銀星配合地適時往後走了兩步,靈兒就感受到雙手上傳來利刃刺穿鎧甲進那人的腹部及未被鎧甲護住的脖頸的感覺。

她雙手將刀一抽、手肘再順勢一頂,大量血液噴出時所帶的腥味在瞬間入鼻,咚——地一聲,她聽聞到了那人落地的聲響,也感受那些溫熱的液體噴灑在自己身上的溫度,不由得蹙了蹙眉。

本是聽到動靜想過來解危的雲頎,回頭恰好見到靈兒已把敵人處理好,咂了咂嘴就又朝前殺敵去了。

銀星不太高興地在那人身上踩了兩腳,正要踏上第三腳時,靈兒喝道:「走了!那邊的人需要支援!」

靈兒策馬狂奔,朝著被圍攻的一名親衛去,在那親衛堪堪被敵方砍到腦袋的時候,將他一把拉上了馬、趁亂甩出長鞭往右方的騎兵去。

長鞭的破空聲響,應聲纏上她右方那名騎兵的脖子,靈兒再咬牙一個用力,騎兵就摔下了馬。

「靠過去!」靈兒說話的同時,腳以馬蹬指揮著銀星靠向右方,她身後的那名親衛,在他倆靠近那匹背上無人的馬兒時,自己飛身過去、坐到那匹馬兒的身上。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