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戰事 – 之三十 – 淚泉別莊 Ver.2

京都、瑾王府書齋

昊天策被埋在公文堆中有一日一夜了,他同樣是這次兩國約定交換城池的受害者之一。

由於南方這三座小城離京都較近,因此光武帝命昊天策處理交接事宜。

雖說南方這三座小城的防線移轉相對東北那處是容易得多,可細節問題依舊令人費神。

以一般人來說,在經歷一日夜未闔眼、又是處理如此繁重差事,都會感到疲累得狠,這對打小就習武的昊天策來說,倒不是個什麼事。倘若他真是受不了,只需起來動動身子,休憩小半個時辰就能再繼續伏案一段時間。

與那些疲勞相比,瀟瀟現在彙報的事情,才真正是讓昊天策吃了一驚。

昊天策常年掛在臉上的溫潤表情變得嚴肅,他蹙眉道:「確認過了嗎?」

「屬下已經派人去確認了,這事因為至關重大,所以屬下一得消息就先稟報王爺。」

「嗯,查證如果屬實,馬上通報給五皇子知道。」

「是。」

昊天策繼續處理公文,主僕二人眉上的結一直無法鬆開,書齋裡漫著一股濃厚的憂慮氣息。

 

翌日一大早,昊天嶺、靈兒及雪晴用完早膳,昊天嶺抱起靈兒來到院子裡的一輛四輪大馬車前。

這馬車的外觀穩固、用料紮實,車廂的大小較像民間載運昂貴貨品的馬車。

「這馬車是……?」

「嗯,雖然比我府裡專用的那輛馬車小了點,不過晴兒把裡頭佈置得很舒適。」

「是呀,靈兒,因為妳的傷不能太顛簸,所以我佈置了一下。」

「這是為我準備的馬車?」靈兒訝異道。

昊天嶺垂眸看著懷裡的小姑娘,感覺她有些侷促,開口道:「靈兒,記住,從今兒起,妳就好好地休沐十五日。十五日後,到虎狼關來繼續妳的差事吧。」

「是的,王爺。」

昊天嶺的眼神向一旁瞥去,小芽立即上前拉開車門,靈兒就被昊天嶺抱上了車。

車廂裡,由車門的位置劃分成左右兩個或坐或臥的區域,昊天嶺徑直往車後的方向、輕輕地把靈兒放在臥榻上,再直起身子向雪晴道:「晴兒,靈兒就托妳照顧了。」

「嶺哥哥,你放心,我會安排好的。」

「嗯,那妳們出發吧,路上小心點。」

「好,你也保重!」

「王爺,祝您武運昌隆。」

昊天嶺回頭看了眼靈兒,毫不留戀地下車,三人就此分道出發。

 

「殿下,這車窗上的簾子是不是有經過什麼特殊處理?」

「怎麼說?」

「方才在車門外看見的色調與車子裡看見的差異很大。」

「嗬嗬,因為不想太張揚,所以我選了這種特別織法做出的布匹。這樣自外頭看時,只是一般用於貨車的那種遮光布簾,從裡頭瞧,這布卻是成了一幅畫。」

靈兒看向車頂,大片的天光自那處的透明琉璃傾洩而下,在車頂與車壁相接處好像有著孔洞,她疑道:「您這車窗沒開吧?為何車廂裡一點兒都不悶熱呢?」

「嗬嗬,這個嘛,這窗戶當然不是裝飾,只是現在不便開啟。不過這車廂本身就有流通空氣的暗道,風能輕易地進入及出去,自然是涼爽不悶熱。為了妳的傷,我還讓人調整了馬車部份的機關,好降低車子行走時的震動。」

「謝謝,難怪我覺得這馬車特別平穩!」

說著說著,雪晴還是透過車廂前方的小窗吩咐馬車別趕路,也因此這段原本騎馬只需耗費一天半的路程、生生走了三日才到淚泉別莊。

雖說抵達別莊的時間是拖長了些,還好這趟路有著異國風光及十分會說書的雪晴,一路上的笑語聲不絕於耳。

到別莊時,靈兒是被花將軍給抱下馬車的,她一下車就對別莊有兩個驚歎。

一是訝異於園子裡各具風情的花樹——寒冷如北國,竟能見到如此多樣的植物,甚至是只生長在終年如夏的芒果、荔枝等水果。

二是訝異這些長得極好的植物,靠的全是別莊後山引下來的溫泉水。

溫泉水一般並不適合拿來養花弄草,主因是溫泉水都帶了微量的礦物質,即使水再如何偏中性,也還是屬於微鹼的範疇。會喜歡這樣環境的植物並不多,偏偏雪晴別莊裡的植物都是靠溫泉水在蘊養。

「殿下,您這兒真是神奇呢!」靈兒像是個沒見過世面的田舍翁,不由自主地發出讚歎聲。

「呵呵,還有更厲害的唷!我這別莊呀,在冬日裡可是沒在屋子裡燒地龍的,不僅如此,就算妳穿著夏服走到院子裡,都彷彿身在春季呢!」

「真的?這到底是怎麼做到的,好厲害呀!」

「別管看了,又到了用膳還有妳喝藥湯的時辰,先進屋吧!」

「好!」

靈兒同雪晴用了頓愉快的晚膳,雪晴在侍女上消食茶時叨叨絮絮了一陣,待她見靈兒有些睏乏,起身帶靈兒到院子裡轉轉。

說是帶靈兒去走一走,事實上,在拐了幾個彎之後,她們來到一個看起來不大的小屋前。

雪晴不輕不重地拉著靈兒進小屋,哄著靈兒脫下鞋襪、穿過衣間,便是一個佔地不小的露天湯池。

靈兒一見那湯池就有些惶恐,心中升起退縮的念頭。雪晴見狀二話不說,在靈兒後退之前就直接對她用了巧勁、將她拋向湯池中央。

可憐靈兒未對雪晴設防,只能眼見自己離那可怕的池子愈來愈近,身體亦因著恐水僵硬化石。

噗通——湯池裡傳來重物落水的聲音並著水花四濺的同時,雪晴跟著躍入池中。

此時,在水下的靈兒心底是驚詫的,原先預期會有的恐慌、失態與現實背道而馳。

她清明的腦子在身體進入水中的那一瞬不再失能,立下判斷出許多不溺水的方法,她身子也不如先前那樣——一遇上深水區就急欲抓住任何能抓的東西。

於是乎,靈兒彷若一名水中仙子,從浴池裡破水而出。只是,這代價就是肋骨生疼,痛得她眼淚都要衝出來。

靈兒咬牙忍疼,穩住站在水裡的身子,注意到這湯池水深不過她的鎖骨下方,更重要的是,自己不再懼水了。

「這是因為妳服了凝神草的關係。」

雪晴的聲音赫然出現在靈兒的耳畔,緊接著,一雙素手自後方跨過靈兒的雙肩來到她胸前、抓住她的前襟向左右大力地拉開。靈兒想要有所動作,身上的衣裳業已被雪晴剝下、丟到湯池外。

靈兒紅著臉、改以雙手緊緊環抱住自己,雪晴輕笑道:「哎呀,別緊張,這溫泉可是能幫妳治傷的。妳別動,讓我瞧瞧妳的傷。」

雪晴在靈兒的後背上瞧了老半天,還伸手按了按背部的幾個位置,之後,又繞到靈兒的身前查看她右胸到腰的部分。

這個察看的過程中,雪晴一臉坦然,可靈兒被她看得萬分羞赧。

因靈兒除了被雪晴剝得一絲不掛之外,雪晴的身上也是未著寸縷。

被人看已經是夠窘迫的事情,靈兒隨便一瞥,就不小心見著前方雪白傲人的上圍,她只好無奈的望著天,希望雪晴快一點結束這一切。

「欸,妳的傷……唔……算是比我預期中得好,不、是好得太多。」

靈兒聽見雪晴的聲音,曉得她應是有了定論,目光自夜空轉下,卻見她蹙著眉。

「殿下,您怎麼了?」

雪晴甩了甩頭道:「沒什麼……」

 

雪晴曉得靈兒之前的傷勢有多重,不然也不會先遣花將軍送雪國秘製的傷藥好穩住靈兒的傷勢。

後來嶺哥哥又派人截她的車說靈兒需要凝神草,讓已出門的她只得改道她二哥的府邸去找藥草,耽誤她到楓林小鎮的時間。

在見到嶺哥哥對靈兒的態度後,她原是想藉別莊的溫泉讓靈兒的內傷能好快些,可……這個不會武功的丫頭是如何在那麼短的時間內讓內傷好了五成的?

而且,背後的瘀血能散,或許是誰幫忙上藥化解,這右前胸的瘀血散了五成是怎麼回事?

以嶺哥哥對她的保護,沒人能碰的她,前後滯塞的血氣能同時消散……莫非是嶺哥哥用了內力為她散去瘀血?

想到這兒,雪晴的面上不免紅上一紅。

 

雪晴游向湯池畔,拿了專門在池子裡泡溫泉藥湯時用的絲緞袍子,「來,穿上吧,這樣妳就不用害羞了。」

「多謝殿下。」

「妳這傷勢麼……最多十日,連續泡個十日這藥泉再搭配藥泉做的藥膳,就會痊癒。」

「真的嗎?」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