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戰事 – 之三十九 – 消息

十八日前,昊天嶺收到昊天策的來信。

該信是昊天策從京都皇城用八百里加急送來的,而同一日他也收到了雪晴送來的親筆信。

她信中的字跡似是因倉促而顯得有些潦草。以信上所言,發信的日期押在了他收信的二日前。

這兩封信上寫著同一件事:雪國蒼王聯合北原十四王子欲謀逆篡位。

雪晴的信中還說了在莊園內遇見蒼王及楚秀成,所以派了侍女中識路及身手最好的小芽陪著靈兒儘量隱匿蹤跡抵達河北鎮之後,再運用先前已安排好的途徑將靈兒送回虎狼關。雖同行還派了三十位暗衛以大範圍方式保護,卻還是希望昊天嶺能早些安排應對,然後到虎狼關,甚至是河北鎮接靈兒。

昊天嶺當即命了冥殤帶人先回虎狼關再一路往河北鎮去接人。

冥殤在一日及二日後傳回的消息是一點兒靈兒的影子也未見著。

昊天嶺揉了揉脹痛的額角,與莫邪商量並一番交待,確認先前的命令已開始確實執行後,讓莫邪守著震北城這處的事情,親自趕到了河北鎮。

他一路風塵僕僕趕到河北鎮,冥殤已擴大了這兩處的搜索範圍,卻依然只是徒勞無功。

至此開始一點兒靈兒的消息都探查不到,連帶昊天策又來信:雪晴亦失蹤了。

接下來的消息更不好,震北城的防禦工事進行不順,雪國的城池竟一座又一座被攻破開城。

才短短八日,蒼王的叛軍已然推進到了雪國帝都。

雪國的帝都由原本就擅戰的雪后為主將防守,蒼王叛軍強攻了幾日,城牆上卻連個缺角也沒有。

雖然如此,天耀光武帝還是發了急令,命最靠近雪國的昊天嶺直接領兵援助雪國帝都攻防,另外也派昊天策、昊天道趕來襄助。

這動作足以讓人知道光武帝對雪國有多重視,亦讓世人明白兩國世交不是擺設更未淡去,需要時仍可為對方兩肋插刀。

此時,昊天嶺因找不到靈兒只好追著雪晴失蹤前的蹤跡在接近帝都的路途上,他對當地的狀況很是清楚,直接拿著軍令叫親信由鄰近地區點兵而來。

 

四日前他開始陸續收到一則奇怪的新消息,說與蒼王為盟的楚秀成在離帝都有二座城池距離處徵收了某宅邸作為臨時居所,新收的小妾頗受楚秀成喜愛,據說剛承寵就被折騰了數日才下得了床。

且聽說才剛下了床就去燉了補品當著在書房議事的眾人面前呈給楚秀成,楚秀成非但沒有喝斥她私闖書房還當場喝完那碗補湯,把雪國的蒼王氣個半死。

為什麼蒼王會氣個半死?

市井中有說書人道這一切都是因為這個小妾未承寵之前被蒼王看上,是英明威武的十四王子從蒼王手中搶過來的。他們兩人在蒼王面前如膠似漆,蒼王當然像吃了蒼蠅大便一般的吐血。

可又有一說是這位小妾是十四王子從諸國之中某國極英勇果敢的皇子手中搶走的寵妃,那皇子一怒出兵為紅顏卻是不敵十四王子,賠了夫人又折兵。

接下來的消息就是楚秀成再借了三萬兵馬給蒼王,限蒼王在五日內破城,不然……。

大家都很好奇不然會如何,可十四王子並沒有說後續會如何,只徒留市井上各種可能的揣測。

 

二日前的情報主要有二項重點。

一是這兩日蒼王不知道抽了什麼風,攻城的方式與先前有著大大的不同。

這不禁令人猜想攻打雪國帝都的將領一定是被換掉了,只要是明眼人都能看得出蒼王叛軍的攻勢比平時弱上三分之外又不十分凌厲。

二是楚秀成居處的八掛,不是楚秀成小妾又被楚秀成如何折騰便是她身上總是穿著的柳綠色系的衣裳是出自哪一家名號。

當雲頎匯報著這項情報時,他忍不住抽了抽嘴角還翻了個到天邊去的白眼。

正當他想衝出門去踹一腳呈上這情報的人時,昊天嶺叫住了他。

「雲頎,著人去徹查那名小妾的事情。」

「王爺,這……。」

昊天嶺瞥了一眼雲頎,幽幽地道:「無風不起浪又或是一個圈套。」

「是。」雲頎恭敬地朝昊天嶺做了個揖。

這一日昊天嶺除了定時聽取各種情報匯總、忙著瞭解鎮北城那處的最新進度之外,還得忙著在帝都城外統整已集結得差不多的支援軍隊,連著幾個時辰與將領們商議各種戰術、沙盤推演,準備找時機一口氣將蒼王叛軍給勦滅。

亦是在這一日,有人拿著一把黑色短刀到昊天嶺的軍營求見。

彼時,那求見之人只有一眼一手,一身布衣看來未有什麼特別,來時不言不語,僅拿出做為信物的黑色短刀想直接闖進軍營。

可盡責的守門軍士無法就這樣放行,最後那人在門口與執勤的軍士拉拉扯扯起來。

拉扯到後來直接引發了肢體上衝突,一旁見到如此景況的軍士們半是駁斥半是勸解,到後來還搬出軍法希望來人能知難而退。

可來人十分犟又似啞巴不言語,一眾軍士好說歹說都勸不退,到後來幾名衝動的年輕士兵就這樣與來人幹起架來。

恰巧那時作戰會議正小憩一會兒,雲頎出來巡營到門口附近,聽見喧嘩聲便前往查看。

也還好雲頎有去查看,他方撥開人群便見到那把黑色短刀被來人拿著,正在空中不停地揮舞以抵禦士兵的攻擊。

那些士兵已打了一會兒,正愈打愈眼紅起來。

可對方並非省油的燈。他雖只有一隻手,應對起來冷靜從容,如舞動般一一擋住士兵們的招式卻不攻擊。

雲頎觀看了幾招,暗道:這……這是雪國的伊暗衛隊的吧!

「你們在做什麼!」雲頎呼喝一聲,現場所有的士兵立即噤聲並立刻半跪在地上,現場只餘雲頎與那來人還站著。

有位知曉頭尾的士兵想呈報狀況,卻未料眾人以為是啞巴的來人先開了口,且他竟還生出另一隻手,以雙手向雲頎做了個揖。

「雲親衛長,在下是雪晴公主座下的伊格爾,有重要軍情要呈報給御王殿下。」

「好。請隨我來。」

「不,在下只是傳話的人,請雲親衛長先隨在下回去一趟,將真正要呈報的人抬進營區吧!」

「好!」雲頎打了個響指,一個小隊長立時上前。

「紀小隊把方才未遵守紀律的人處理好呈報給我。」

「是。」

「你……你……還有那邊那兩個,隨我走一趟。」

雲頎指了幾個人,便同伊格爾一道到了附近小村落的一個隱敝處帶回了一位身受重傷卻可能知道楚秀成小妾真實身份的人回到軍營裡。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