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 II Ver.2

「不必了,妳說是一樣的,就不可能是別隻。不過……大廳的監視器不知道有沒有錄到他?」

「唔……那部份的畫面是我負責的。」一個看起來只有十二歲的孩子將話接了下來。

「如果說那人是16:44:25從接近的那隻監視器的位置離開,以錄影記錄來推估他的速度,他走到厚齋館大約只需要花十分鐘。
我先前察看時,在16:54:25那段時間之前,那琴盒擺放的位置確實是沒有任何東西的。
就在那時間之後有人經過監視器前方,再仔細瞧就見那琴盒出現在那兒,完全沒有錄到是誰放的!」

有了這樣的發現,他們便開始調閱大廳其他監視器的錄影畫面,卻依然未見到底是誰將琴盒放到那位置上。

眾人正膠著時,擅長資料庫的鞏毓靈已將資料庫內所有的資料搜索過一遍。

「哥哥,我方才才查過了資料庫。雖說防火牆那處並沒有被人入侵的痕跡,可那人的資料卻被建在了資料庫裡。」鞏毓靈蹙眉道。

「調出來看看!」

前方的大畫面上出現了那個人的大頭照,連照片上的風鏡都一般無二,身份註記上只寫著一個「L」。

鞏毓興很快地下達指令:「把影片拷貝一份送去第三會議室。」

 

第三會議室之中坐著的都是鞏毓靈的父執輩,現場一片沉默,相比方才觀看鞏毓興送來影片時的譁然。

「這……這是Ling做的?」鞏毓靈的三叔首先顫抖地說了一句。

「老三,你是說這個人就是Ling?」二叔一副懷疑的樣子。

「看他的那幾個符號,那是Ling的標誌沒錯……。」大堂伯父也回了。

「Ling是這兩年突然在特務界蹶起的那位?」鞏毓靈的母親藍芷綾說話了。

藍芷綾原本只是一個小農村出身的小女孩,在一個機緣下認識了鞏毓靈的父親鞏致彥,又磨練了這些年才接下這個特務家族當家主母的位置,現在對於一些消息也算是靈通,有聽過Ling這個名號。

「是的,就是業界都傳說神出鬼沒的那一位。只要是他出手,還未曾有過任務失敗的紀錄。
聽說他只接某些人的追殺令而已,怎麼會來對付我們家族呢?」三叔神色凝重地攤了攤手。

二叔道:「想來那個琴盒裡頭裝的就是爆裂物了。不過,外人怎會知道致彥昨日一定會拉琴,竟然特地用琴盒裝。」

大堂伯父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道:「不論如何,這次我們鞏家的臉都丟大了,居然被人入侵還炸掉族長跟承襲了數百年的祖屋。芷綾,這件事情不能善了,一定要追查到底!」

「這事兒得先理清楚才行,先向各地發佈搜尋調查,再聚集家族力量去圍堵他。」藍芷綾一想到鞏致彥不明不白地死於昨夜那場爆炸,忍不住又紅了眼眶。

「芷綾,妳這樣子太婆媽了,他還特地找了個監視器在耀武揚威的挑釁了,直接發佈通緝令不就行了,人抓來便能知道全部的事情,還要調查什麼!」

「我們鞏家一向是有恩報恩、有仇報仇的家族。他既然是接案,當然也要查清楚後面到底是誰要削我們鞏家的面子、買致彥的命!」

藍芷綾此言一出,現場都靜默下來。

她趁此又接續著道:「現階段就請各位將手下的人聚集分組,開始調查這件事。
情報網回報的事情不論大小都不需過濾,直接送入中央系統之中,所有整理好的資訊也會直接回報給各位。
找到Ling的老窩之後若無家族的決議,千萬不可輕舉妄動,現在開始行動!」

藍芷綾一說完,現場的人便開始行動。有的拿起手機聯絡自己的手下、有的走了出去將事情分派下去。

 

三個月後,三分之二以上的鞏家人聚集在西奈半島的一個貝都因人的聚落之中。聚落中隨處可見擁有鞏家徽章的鞏家帳篷,少見地讓聚落的營地擴大了不少。

只是這些幾乎傾巢而出的鞏家人聚集在此並非是為了來休閒渡假,他們到這兒來的真正目的只是為了堵Ling這個人。

 

根據情報,Ling這個人可以獨自接任務,也能率領一隻軍隊甚至是特種部隊去執行特殊任務。

像這樣既可以單兵作戰又能率兵打仗的優秀人才在這個世界裡僅是一隻手便能數得出來的,只是,那些人的完整情報卻是早已掌握在鞏家人的手裡,唯獨只有Ling的過往資料完全查不到。

基本上一個人的過往是無論如何掩蓋都很難完全處理乾淨的,尤其在這個網路盛行的時代,任何秘密都不再是秘密。

可鞏家族已徹查過數個傳說是Ling出生的地方,卻一點兒痕跡都找不著,似是這人是砰——地一聲就突然出現在這個世界上那般。

最後家族勢力好不容易聯絡上幾位曾經被Ling帶隊深入敵方掃蕩歸來的特種部隊成員。

那些人在言行中明顯流露出對Ling的崇拜與敬意,但透露最多的內容也只是說從未遇過像Ling如此厲害的人,能在某次的慘烈任務中帶領四分之三的隊員回來。

若是想再追問,他們皆不願細說,更是讓人覺得Ling是一個迷團。

 

鞏家族在最近三個月內和Ling已交手不下五次,鞏家每次都落敗。

奇怪的是,Ling並沒有對交手的人下殺手,總在未使用武器的情況下按比例讓鞏家去的人受到不同程度的輕重傷之後從容離開。

也因如此,雖鞏家每次對上Ling都落敗卻是完全沒有人死亡。

這樣的事發生一次兩次可能會讓人覺得鞏家運氣好,才能在遇上這樣的高手卻未全軍覆沒。

可這樣的狀況次數一多,就免不了令人感覺這事根本透露出絲絲詭異的氣氛——受重傷的總是二伯公和四叔公的人。

所以這次鞏家確實掌握Ling的行蹤之後,除卻重傷養傷的那些人,家族中能來的人都來到這裡,想堵到這人問個清楚明白。

 

「老三,你確定Ling會來這裡?我們已經在此處等候兩天了。」大堂伯父在臨時充當會議室的主帳內問三叔。

「會的,根據情報,他每次執行完任務都會回到這邊的綠洲生活一段時間,這個聚落就是他的必經之路。這次他才暗殺了A國的K幫頭子,應該是這幾日內會回到這裡來才是。」

三叔一邊說一邊把地圖在桌上攤開,指著地圖上的一處說道:「他的老窩在這裡,這附近沙漠的出入口只有這裡。」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