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天中節 – 之十 – 仙雅樓 IV

「菜色與風景都很好。」

「是嗎?」

昊天嶺聲音不冷不熱地說著,卻陡地一把將站在身旁專心剝著蓮子的靈兒給攬了過來、讓她坐上了自己的腿,眼神中盡是柔情萬千,看著懷裡的小姑娘。

靈兒正是聚精會神地撥著蓮子,卻冷不防地被人給拉了一把,緊接著,就是坐在一個堅實溫暖的懷抱裡。

她甚至是還未及反應過來自己在誰的懷裡、也未曾看見昊天嶺望著自己的那道似是能掐得出水來的專注目光,就是男子氣息強勢入鼻,讓她浮想聯翩,憶起了昨夜浴池中的所見,霎時滿面通紅。

赫連嘉柔見到昊天嶺的動作,連忙以她的小手遮臉。

她自小只在七歲前被父君及同母的皇兄如此抱過之外,何曾見過這樣的場面。因而從指縫露出的膚色不難看出,她此時的小臉,已然如熟透了的蕃茄一般。

都說男女授受不親,眼下卻見御王直接將一個非親非故的姐姐抱進懷裡,她的少女情懷涌上心頭,不由得面紅耳赤,卻又在好奇心驅使之下,將遮住眼睛的雙手指縫加大。

赫連宸的神色微微一僵,很快便收斂起情緒。

眼前這兩人明面上是主僕關係,可那二身衣裳是怎麼回事?

昊天嶺一身縹色的衣袍在袖口上繡有幾朵白荷,靈兒的上衣是白底上繪有一朵粉色荷花及縹色荷葉,下身的裙子也是縹色為主色再綴以小小白荷。

這兩人的衣著分開看時,不讓人注意,可她現在坐在他的腿上,輕易讓人能看出這兩套衣裳分明是成雙成對、互相呼應……就好比是喜服那樣。

他再往旁邊的雲頎身上一瞧,這雲頎穿的一身倒像與仙雅樓是成對的藍天白雲。

赫連宸瞇起眼睛,從他昨日得到的情報來看,這靈兒是突然出現在這個天耀皇城的,亦打聽不到她的出身與過往,只知她一進城就讓昊天嶺晉為了貼身侍女。

這以往打仗什麼的也不曾傳出昊天嶺身邊有過這樣的女子,這會兒突然出現這樣的人,而昊天嶺對她的重視又看似不一般……

只是……

他輕笑了一下。

只是重視又如何,她看來就只是個小小侍女,又聽說還未有婚配。此次自己出使來天耀談的就是對兩國有利的事務,他相信天耀的皇帝能瞭解父君的誠意,到時再找個什麼理由,讓光武帝把這個小小侍女賜給他應該不是什麼難事。

靈兒坐在昊天嶺的腿上很不利索地終於剝好了一顆蓮子,昊天嶺也不接過,直接用他的大手包著她的小手將蓮子靠近自己的嘴,然後就著她的手把那顆她親手剝好的蓮子給吃下去,還順道舔了舔她纖長微繭的手指。

靈兒感受到指尖傳來的一陣癢麻,她覺得自己呼吸紊亂,有一股血液衝向了頭頂,甚至連繡花鞋裡的腳趾頭都受不住地蜷縮了起來。

她低下頭弓起背想掩飾自己漲紅的臉頸,昊天嶺卻不讓。

他的一隻大手探上了她的後腰,她驚得直起背脊看向他的雙眸,昊天嶺趁勢靠過來、狀似曖昧地在她耳畔說了句話,靈兒的身子不由得僵了僵。

昊天嶺抬眸看向赫連宸,邪魅地道:「不知皇太子所說的風景,是不是也包含了人?」

赫連宸對於昊天嶺如此明目張膽的挑釁,面上的淺笑雖是不受影響,可桌面下的那雙手還是忍不住攥起了拳頭來。

「嗬……這東心湖湖水碧綠、波光粼粼,周圍集市萬頭鑽動、摩肩擦踵,而天耀京城人才更是輩出、百花爭豔。
孤不過是無視於百花,只想取眼前高潔的荷花而已。」

「本王認為皇太子已經得到了那朵荷花,一朵便可滿室馨香,無需再取一朵。」昊天嶺的笑裡帶著無所謂與無所懼,可話裡話外的那一絲冷意還是落入了赫連宸的耳裡。

這天下無人不知赫連帝國的皇太子與皇太子妃二年前就是定情在芙蕖池畔,明明已經有一朵很美好的荷花了,只因此次出門皇太子妃未一道前來所以妄想動他下面的人?

昊天嶺感到十分不悅。

赫連宸依然笑著回答,只是那笑不達眼底:「需不需要取是孤的決定,至於能不能取到,便是孤的本事了。」

在氣勢上赫連宸可不輸人,自小他要什麼都是靠自己去爭取,可不是被嚇大的,不然他這個皇太子寶座只是靠嫡長子的身份怎可能坐得穩,那位眼光如此之高的皇太子妃怎會甘心掉進他所羅織的情網之中。

更何況,他難得一眼就看中一個人,簪子也送出去了,他覺得自己是勢在必得。

「那本王就拭目以待了。」昊天嶺又恢復涼涼的口吻,唇角微勾,一副打算看戲的樣子。

「御王好說好說,這膳食了、茶也上了,孤同皇妹還有事,先告辭了。」

「皇太子、帝姬慢走不送。」

赫連宸與赫連嘉柔離去後,昊天嶺才道:「下來吧。」

「是。」

靈兒的小臉紅紅,立即從他的身上跳了下來。

她甫一落地,就走到雅間的角落將衣裙上的摺子撫平,當她拿出手絹兒擦去額上的薄汗時,昊天嶺起身走了過來。

他在她的身後站定,插了一隻髮笄在她只有一隻木笄的髮髻上道:「以後機靈點,離他遠一點。」

她有些驚訝自家王爺對自己如此說,敢情他是在提點自己不要與赫連宸走得太近?

靈兒回身恭敬地道:「是」

可她再抬眸時昊天嶺已回自己方才的座位上了,那一臉淡漠中似乎淬了點寒冰的感覺。

「過來坐下吧。」昊天嶺示意靈兒坐在他旁邊的位置,又道:「雲頎。」

「是,王爺。」

雲頎出了雅間沒多久就回來了,身後跟著那位老者與幾個夥計。

老者拿著一沓本子恭敬地站在昊天嶺旁邊,而雲頎回來後坐在靈兒身旁的位置,夥計們又把同方才一樣的菜色端上桌來。

「你們吃吧。
時間不太夠,靈兒妳邊吃邊聽。」

「是。」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