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天中節 – 之十一 – 仙雅樓 V

靈兒吃了一口面前菜盤裡的菜,覺得仙雅樓真不愧是遠近馳名,這廚子的功夫可說是萬中選一的高手。

雖只是一道看似簡單的腐乳高麗菜,可那菜卻也是色香味具全,入口是從未吃過的好吃。

可惜這味道在她看來,與之同御王府裡的食堂大嬸相比,卻只是差不多、又或者是略遜一籌的水平爾爾。

她瞥了眼面前的菜,決定快速地解決這一頓,她想專心去聽自家王爺與老者的談話內容。

 

靈兒挾著腐乳高麗菜配飯,邊吃邊聽,待她將那盤菜清空,她也差不多知道了個大概。

那位在湖邊小亭等自家王爺的老者,原來就是仙雅樓的掌櫃,他帶來的厚厚一摞本子,是仙雅樓上月的帳本。

也是此時她才悟了過來,原來自家王爺並非與仙雅樓樓主是熟人關係,他根本就是那位樓主,他今兒到這兒來,是來巡視產業的。

依方才來時所見光景,仙雅樓這處產業的每月進帳就是個巨額數字,以目前瞭解到的王爺性子,他也不可能只有這處產業……

無怪乎那夜皇上說要罰王爺的俸祿時,王爺那二道劍眉連皺也未曾皺上那麼一下,好像王府裡外這麼多口人的吃穿用度在他眼裏根本算不上什麼。

不過她愈聽覺得愈怪,王爺現在講這處產業給自己聽是什麼意思?

以後自己得幫著王爺看著這處產業?

大約是老天爺開眼,她才如此想著,下一句便聽昊天嶺同掌櫃說:「以後這部份就由靈兒作為對口,有其他問題還是照老方法。」

「是。」

她汗了一汗。

果然該來的,還是會來……

靈兒在心裡如是說著。

「靈兒,回府之後這些就由妳負責,看不懂的就問周夫人或是帳房。」

「是。」

 

這頭赫連宸同嘉柔帝姬才踏上東心湖畔的小亭子,嘉柔帝姬還紅著臉卻忍不住道:「二皇兄,這青天白日的,那御王就在人前……也是太大膽了吧!
我瞧那什麼靈兒八成是他的暖床侍女,可你居然還送了簪子給她……」

她有些怒嗔道:「皇兄的身份尊貴,這樣不潔的女子……還是不要了吧!」

赫連宸輕笑了一聲,憐惜地揉了揉這個寶貝妹妹的頭道:「有什麼好氣的,一場戲妳還當真了。」

「一場戲?」

赫連宸笑了笑未再解釋什麼,只道:「走吧,難得這大市集,為兄的帶妳好好地走走逛逛。」

 

仙雅樓裡雲頎吃了個痛快,靈兒聽掌櫃說帳本聽得半懂,昊天嶺見時辰差不多了便帶著二人離開。

馬車一路往西城門去,待到車停,靈兒就見昊天策、瀟瀟與一位一身戎裝的將軍在那兒等著,小武亦出現在那處,她牽著銀星在一旁候著。

三人下車,銀星一見靈兒便噴著響鼻彰顯自己的存在,小武拖著牠以免打擾大人們說話。

靈兒見這陣仗不明所以,只忙著向昊天策及將軍見禮。

「靈兒,妳先隨皇兄與聶將軍到駐紮軍營地去見識見識,明日本王安排好再與妳會合去赤羽營。」

靈兒一聽,覺得自家王爺這命令下得很是奇怪。

瑾王殿下現在接的是京畿防務,而瀟瀟是瑾王的貼身侍衛,至於聶將軍則是駐紮軍的領頭人,這三位去駐紮軍營地是名正言順,她是什麼理由去呢?

不過出了京城也好,如此便不會再遇到赫連皇太子,這樣好像也不錯。

她正想著,昊天嶺塞了一個平實無華的香包給她道:「帶著吧,比較不會有蟲近身。」

靈兒聞言愣了一愣,連忙點著頭、紅著臉吱唔著:「謝、謝王爺。」

昊天嶺做了個手勢,小武就將銀星牽過來,把疆繩及小包袱交給靈兒。

靈兒向小武點頭道謝,她揹好包袱,拍拍銀星的脖子,一個翻身上了馬。

「姑娘一路上小心。」

「謝謝。」

「去吧,自己小心點。

皇兄,靈兒就託你了。」昊天嶺撫著銀星的臉頰,用眼神警告牠安份點,銀星有些不高興地甩了甩頭。

昊天策看著自己正欺負馬的弟弟笑著回答道:「放心,我會護著她的。走吧。」

昊天嶺主僕三人目送四人出城,直至看不見人影,才打道回府。

 

傍晚時分,如昊天嶺所預想的,在中午刺激了赫連宸之後,這會兒便有風聲流言傳了出來。

雲頎在書房裡向昊天嶺稟報著。

「現在坊間都在傳嘉柔帝姬被御王府裡的某位姑娘救過命,她想感謝那姑娘,可對方不止不挾恩圖報,還謙虛沒有功勞。這行為讓赫連皇太子稱讚不已,還特地在遞交帝君親手寫的國書時,向光武帝表明希望能將該女子引見給帝君,由帝君親自賞賜。」

「這就樣?」

「是,內容就是如此。」

昊天嶺輕笑了一聲:「原來他能力也才不過爾爾呀。」

「……王爺,另外還有條消息。」

「說。」

「我們的人去查了金閣寺方圓百里的人家,可依然查不到靈兒的家人親戚或任何過往。」

昊天嶺的手指輕敲桌面,他其實不是個相信什麼命運的人,他一向信奉想要什麼就是要靠自己去爭取,想過上什麼樣的生活,就得自己去想辦法得到。

不然那時他突然遭遇那事變得一無所有,如何能硬生生地像神話般突然掘起、讓所有人都驚豔?

只是上天就像是開了個大玩笑,為何會讓他遇到靈兒?

他幾乎是有九成九的把握可以確認她就是那個人的女兒,不論她的長相、談吐、身手等等,無一不是那家人的模樣。

既然上天安排讓他遇到她,而不是讓她落入其他人的手裏,是否他就該同當年那人先拋個橄欖枝給他那般,在她還沒能完全獨立之前先不擇手段地保護她,直到她能獨立亦或是完整、平安地回到那個人的身邊?

昊天嶺不知想到什麼,周身忽然散發寒冷的氣息,他從椅上站起來,帶著晦暗不明的眼神走出書房,幾個起落就進了鈴蘭園。

雲頎早已習慣自家王爺的脾氣,便守在鈴蘭園的外頭等候。

 

「殿下,赫連皇太子傍晚時放出了風聲,藉由上次接風宴的事情要帶御王殿下那位新晉的貼身侍女回國,貌似看上了那位姑娘。」

「此話當真?」

「是。」

「那她的身份查出來了沒有?」

「屬下依據她是在金閣寺獲救的訊息派了我們的人去查訪金閣寺方圓百里的人家,可一無所獲。」

「那麼大個活人怎可能憑空出現什麼也查不到,再去查。」

「是。」

「母妃,您說赫連宸這次是不是認真的?」

「又是送那簪子又是傳出這樣的風聲,不論他是不是認真的,咱們把她整地送過去,他肯定是高興的,對我們也是有幫助的。
御王接管了暗衛營,控制了大部份的權勢,咱們不是夾縫中求生存便是得想辦法找外援,她這個小小的貼身侍女能有如此大的利用價值是她的榮幸。」

「母妃您說的極是,孩兒再多派人去探清楚她的底細,如此要成事時也能更有幾分把握。」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