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天中節 – 之三 – 金巧閣 Ver.2

靈兒一下車,就發現她們在一個精緻的院子裡,旁邊還停了有一整排的馬車,她看了看小武。

小武笑著解釋道:「姑娘,這也是得乘馬車來金巧閣的一個原因。」

「嗯?怎麼說。」靈兒警覺地注意四周環境。

「姑娘有所不知,這金巧閣分有外鋪與內鋪。

外鋪賣的都是師匠們的作品,內鋪則是接訂製單的地方。

因為訂製單需詳細瞭解訂製所需的樣式,又得立刻依據描述的樣式在現場畫出大概的設計草圖,再加上這些樣式的訂製交貨有時需要一定時間的保密,所以後來就以在廂房晤談的方式進行。」

小武比劃了一下院子後方一整排的廂房道:「這內院及廂房便是金巧閣後來為了讓這些訂製客官方便才建的。也因此,要進來內鋪需要乘馬車才能進來。」

「原來如此。」靈兒頷首表示知道的同時,見到一位婦人由一個精緻的木門出來往她的方向來。

唔……這位是金巧閣的接待?

靈兒還在猜想,來人已是到了她的跟前行禮。

「我是阿霞,歡迎您的大駕光臨,請問這位面生的姑娘如何稱呼?」

這位客氣詢問婦人看上去約莫是三十歲上下,竹青色的交領襦裙,頭上的隨雲髻只插了二枝簡單大方的髮簪。

靈兒瞧那髮簪看起來雖簡單,卻看得出做工精細、質感良好,教人一眼就會喜歡的內斂大方。

她點了點頭道:「我是靈兒,代表御王殿下來拿訂製的東西。」

「靈兒姑娘可有王府的令牌?」

靈兒從袖袋中掏出木牌給對方,對方檢查過後將她們倆帶至一間廂房還奉上了茶。

她們在那兒待了不一會兒,一位看來頗有威嚴的男人帶著幾張捲起來的紙及一卷布卷來到了她們所在的廂房。

「靈兒姑娘萬安。
在下姓劉,是金巧閣的掌櫃。
殿下訂製的東西就在這兒,請您瞧瞧有無問題。」

劉掌櫃見過禮後,將布卷放在金絲楠製的案桌上,然後小心翼翼地在布卷旁將手中的那幾張紙攤開撫平。

靈兒見那壓在第一張的紙上是一件訂製品的樣式,而那一小摞紙看來約有五六張的形容,她暗道:所以訂製品至少有五六樣?

劉掌櫃撫平那些設計圖紙後,小心地在案桌上展開布卷。

隨著布卷的展開,一共是七件樣式不同的飾品進入了靈兒的眼簾之中。

這七件飾品都安插在布卷的每一個固定夾層中,有髮簪、髮釵、步搖、鈿,還包含了一只橢圓形薄葉狀的玉鐲。

靈兒照順序從左手邊拿起一枝髮簪,那是一枝玉做成的笄,上面刻有一朵栩栩如生的蓮花,那蓮花還帶著蓮葉,下面有隻小魚,而蓮葉上頭有一隻似是要跳起來的小青蛙。

其實這枝簪子的料面並不大,工匠可以刻得如此細膩讓靈兒很訝異。不過訝異歸訝異,她不太懂這些料好不好、工好不好,只曉得能刻成這樣很厲害而已。

靈兒將每一樣訂製品都與設計圖紙對照後開口道:「劉掌櫃,這些東西看起來都很精緻,也和圖紙上的相符,東西我先拿回去,如果有問題再來麻煩你。」

「好的好的,有問題儘管和老夫說,敝店都會為客倌們處理到好的。」

靈兒將布卷及圖紙小心地卷起後遞給小武,面色有些猶豫地道:「唔……有一件事不知是否能麻煩劉掌櫃呢?」

「靈兒姑娘請說。」

靈兒將那個裝著珍珠及玉石的錦囊拿出來,有如稀世珍寶般地把裡頭的東西拿出來放在錦囊上。

「我想請劉掌櫃用這些幫我製成四枝簪子。」

「哦?」劉掌櫃將這些珍珠及玉石一一檢視過,「不知姑娘想要做成什麼樣式的髮簪。」

「我想要一枝是給男子使用的,其餘三枝則是女子使用的樣式,設計不用太繁複,主要是希望做工精細。」

「姑娘有想好的樣式嗎?」

「就請掌櫃依照這料子去琢磨,我剛看阿霞姑娘頭上那樣式挺不錯的。」

「如果樣式依工匠自理的話,這樣算姑娘五十兩銀子就好。」

靈兒一聽到價錢就忍不住想甩自己一個巴掌。

她只顧著想用皇上給的賞賜做幾件小東西送人,卻忘了自己根本身無分文。

哎呀,到現在還不曉得自己一個月能拿到多少月銀,壓根兒不曉得五十兩銀子究竟多還是少……

靈兒尷尬一笑道:「劉掌櫃,我初來都城裡當差,承蒙上頭賞賜,想做幾件小東西送給曾幫過我的人。這些料我沒想要全部用掉,不曉得能不能拿其中一些來抵工錢呢?」

「唔……這位姑娘,」劉掌櫃看著這些料子沉吟了一會兒,「這倒也不是不行,您這些都是上好的料子,那不然您主要想做的是玉簪子,就拿這三顆珍珠作為工資吧。」

小武正想上前說些什麼,動作卻來不及靈兒快。

她直接爽朗地應道:「好,那就麻煩你了。」

「好的,請您十日後再過來拿。」

「好,謝謝。

那我們就先告辭了,掌櫃不用送了。」

「好的,靜待您下次的來訪。」

雖然靈兒要劉掌櫃別送了,可劉掌櫃還是一路將她們送到院子裡。

金巧閣的生意好可不是浪得虛名的,靈兒只是從廂房走出來到院子的路上這麼一小段時間而已,就見三輛欲訂作又或者來拿訂製品的馬車進到院子裡。

在這一片祥和之中,院外一輛來勢洶洶的華美馬車引起了眾人的注意。

依那馬車的勢頭,看來是失控了。

正要上車的靈兒聽聞四周慌亂的聲音,也停下了上車的腳步,從上馬車的第二小階上跳下來確認狀況,有謙亦是迅速地從駕座下來護在她身前。

靈兒的目光向四周一搜,立刻就找到眾所注目的那輛焦點。她凝眉細看,赫然發現那車上有著赫連皇太子的紋徽。

院子裡的眾人以為這馬車失控要衝進此處,有謙甚至為了確保靈兒的安全要她避難,她卻不肯。

「有謙,能不能想個辦法?那馬車上頭很可能坐著赫連皇太子或者是嘉柔帝姬。」

有謙瞪大了眼睛說道:「什麼?是真的?」

「我不會看錯那個紋徽的,只希望裡頭沒有人。」

有謙觀察著那馬車伕,對方臉色並未驚慌失措,他有些懷疑但還是說道:「那車伕看起來很鎮定,不曉得是不是有貓膩兒。」

「不論如何,我們得有最壞打算,有無方案?」

「那我們到內院門口附近,屬下直接利用地形讓馬兒暈了,您待馬車停下後伺機救人吧。」

「好。小武,來幫忙!」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