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天中節 – 之七 – 仙雅樓 I Ver.2

天中節,又稱為袪毒節。

這節日與其他節日有很大的不同,因為這片中土大陸上的國家不是每個國家都會過這節,而有過這節日習慣的國家,天中節的日期是不盡相同。

在天耀,天中節是當初司星官依照天象觀測之後確認太陽直射天耀首都的那一日作為天中節的日子。

因此,若有人能在天中節的這日、一整日都守在皇宮裡的太極殿,便能從殿前的日晷上,由日晷的光影變化看出太陽是從正東方升起、正西方落下。

此時節之前的氣候多雨,之後又變得相當炎熱而易生瘴氣,再加上又是進入各種毒蟲活動繁殖的季節,所以這節日有袪五毒的習俗。

在這一日裡,上至皇室下到平民皆會在各個重要出入口懸掛用艾葉紮成的人形及菖蒲紮成的劍形草捆裝飾,身上會配戴內藏香草的香包,還會用浸泡過各種香草的水灑在庭院或屋子的角落以防止毒蟲入侵、瘟疫蔓延。

靈兒在晨練結束之後,就跟著小武一起,將香草水仔細灑在王府西北區的庭院裡。

她們循著順序撒著水,撒著、撒著就來到了鈴蘭園的前面。

鈴蘭園的園門開了,無人居住的園子竟是周夫人親自將香草水灑滿整個園子。

靈兒只是瞥了一眼園內,想到小武昨日所言,她默默轉身,想儘快將鈴蘭園外的庭院灑好香草水後離開。

她們將那處都均勻地撒了香草水,正準備離開的時候,小琰迎面而來。

「小琰,妳怎麼來了?妳負責的區域都已經處理好了嗎?」

小琰微笑行禮:「是呀,姑娘,我們那組有三個人,動作比較快些。」

「嗯嗯,我們這兒也已經好了,要準備回去了。」

「那太好了,主子喚姑娘呢。」

「王爺在叫我?妳曉得是什麼事嗎?」

「唔,主子說讓小武為姑娘換件衣裳要出府。」

「好,我知道了。」

「小武姐姐,我幫妳們把工具拿回去吧,這樣妳們就能直接回屋子換衣裳了。」

「好啊,謝謝妳。
姑娘,我們走吧。」

 

靈兒換了衣裳,直接到側院去。她到的時候,昊天嶺與雲頎也剛好到,她們便一起上了馬車出門。

上了車,昊天嶺並未說些什麼,他背靠著座椅小憩,靈兒靠著窗口,看向窗外的風景。

乘車坐了好一會兒,靈兒見馬車是往一處很熱鬧的地方去。因為那處人很多,馬車愈靠近那處,車速當然就愈漸放慢了下來。

「主子,天中節市集的人真的太多,現在這時間馬車無法直接到湖邊小亭,您在此處下車步行過去好嗎?」有謙在駕座上透過小窗詢問昊天嶺的意思。

「嗯。就這兒吧,你到馬車集散處去候著吧。」

「是。」

 

天中節市集是用竹子和布料搭成一整排的帳蓬,沿著東心湖繞了一圈。

集市裡有很多攤販,有的賣點心菓子或角形糯米飯、有的賣藥草、香包,也有賣各式童玩首飾之類的攤販,約莫是只要能讓人想到的、不論是否與過節有關的各種吃喝玩樂的東西,在這兒都有人賣。

因是個頗具規模的大市集,所以吸引皇城裡很多人前來,甚至還有人專門是為了這連續二日的大市集特地前來京都遊玩,因此東心湖附近的客棧都住滿了人。

現場自然是相當熱鬧,說是萬頭鑽動也不為過。

不曾參加過這種活動的靈兒一進了集市,當然是被人群左壓右擠,還差點兒因為人群而與昊天嶺他們走散。

昊天嶺看不過眼,乾脆伸手將她一撈,就把她護在了懷裡,又以身開道,他們才順利前進。

他們一行穿過一個預留為走道的帳蓬,眼前便是湖中盛開的荷花。

昊天嶺牽著靈兒的手往荷花旁的小亭子走去,那邊排了不少人在等遊湖的小船或者是畫舫。

不過,他們並未去排隊,而是直接朝著小亭裡的一位老者走去。

那老者一見到昊天嶺就立即迎上前恭敬地行禮。

「主子,船在這兒,請上船。」

「嗯。」

亭子旁泊了有兩艘小船,上頭有著仙雅樓的紋徽,昊天嶺帶著靈兒直接跳上了其中一艘,雲頎也跟隨在後上船,老者與一位年輕人則是一起上了另一艘小船。

雲頎待昊天嶺與靈兒坐好就划動船槳,小船緩緩地離了岸,往湖心的樓房而去。

靈兒甫一上船,除了渾身緊繃,柳眉也是緊緊蹙著。

早上才想說離水邊能有多遠就躲多遠,卻未料想,只是陪這頂頭上司出個門,竟然就到了水邊,還被直接帶上了小船,她連拒絕上船的機會都沒有。

現在船離岸邊已是老遠,人在湖面上,放眼望去盡皆是水,能依靠的只有身下的這艘小船與船上的兩名男子而已。

靈兒一隻手緊抓著船緣、身體僵硬,另一手即便想也搆不到船緣的另一邊,更何況她不敢、也不可能去抓著坐在身側的那尊大佛,只好咬著牙、反手握著坐著的船板。

昊天嶺斜睨了眼靈兒,想起昨晚只是個湯池她就一副快溺死的模樣,不自覺地往她身邊靠了點,然後道:「雲頎,先繞繞。」

「是,王爺。」

靈兒心道:這才離開小亭碼頭沒多久,王爺就說要繞繞。這湖就那麼丁點兒大,能繞到哪兒去呢,要不先讓她回岸邊去,他們兩個男人自己遊湖便行。

雲頎這方聽聞昊天嶺的命令,將船駛向了附近的那片荷花之中,行經荷花時,順帶摘了幾支帶莖的蓮蓬丟給了靈兒,她不明所以,只能拿著。小船在行經了荷花叢,便直直地往仙雅樓去。

「會剝蓮子嗎?」

「回王爺的話,靈兒不曾剝過,但可以試試。」

她確實是不曾剝過蓮子,不過印象裡卻見過誰正在剝著蓮子。

雖不知印象裡的那雙纖長素手到底是誰,可她對於那手剝蓮子的熟捻動作印象深刻,若是自己能照著那剝法,應該也會剝蓮子吧。

「那妳就剝吧。」

「是。」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