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天中節 – 之一 – 第一次出府 Ver.2

翌日一大清早便是定安親王出殯的日子,按禮制,皇帝是不能相送的,因而光武帝只好站在宮牆角樓的高臺上遠遠眺望。

當送葬的隊伍從親王府的前院開始向外移動,即便是戎馬一生的光武帝,喉頭也忍不住動了動,高德勝見狀,在一旁暗暗地搖頭嘆息著。

他畢竟是打小就跟在光武帝身邊,自然是很清楚光武帝同定安親王之間的過往,也能對光武帝此時的寂寞略知一二。只是,天意如此,二人自此就是陰陽兩隔。

從親王府到最近的城門,夾道滿滿的都是穿著白衣素服的百姓,親王的儀隊只能緩慢地走著,百姓在親王的棺木出現在眼前時,自發地磕頭,恭送這位愛國愛民的親王離開。

光武帝一言不發,就這樣以目光送著自己的好友。待到送葬隊伍抵達城門的時候,他才叫了高德勝。

「高德勝,酒呢?」

「陛下,酒在這裡。」

「那還不快點給朕倒酒,朕要同親王喝一杯。」

「是是,奴才這就給您倒酒。」

他抿著唇,手腳麻利地為光武帝倒好二盞酒,拿起其中一盞,恭敬地拿給光武帝,「陛下請。親王請……」

光武帝接過酒盞道:「恭平,該說的、不該說的昨夜裡頭都同你說了,喝完這杯,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再相見了,到時候記得給朕留個位子,咱們再像以前一樣把酒言歡。」

說完光武帝就將酒盞中的酒一飲而盡。

接下來,他又拿起另一個酒盞:「這個仇你就別擔心了,若是朕報不了,還有朕的兒子們。
朕會盡力幫你看顧好你那兩個乖女兒。
哦,對了,你倒是要快點挑個好人選下來接你的位置,免得你那定安親王的好位置讓旁人給佔了啊!」

話落,光武帝將酒灑在他跟前的地上,隨手把酒盞丟給候在一旁的高德勝,轉身下了高臺。

高德勝抬眸,送葬隊伍已消失在了視線之外。

 

在那晚「鳳鳴軍」鬧騰之後,光武帝並未給定安親王府扣下叛亂的帽子,再加上昨日早早就宣布今日罷朝一日,所以送葬的隊伍除了親王的兩個女兒、女婿孩子及定安親王府內的一眾之外,在京都裡的皇子們及許多大臣們皆參與了送行。

靈兒一早也跟著昊天嶺一道去送了定安親王,她親眼見到沿路有很多受過定安親王恩惠的百姓自發性地跪著送行,場面一整個莊重哀戚。

過了中午,昊天嶺並昊天策在飯桌上收到了赫連帝國左相一家謀逆被定罪的情報。

除了該左相一家入獄並定下滿門抄斬的日子外,其支持的大皇子也被關入皇宮裡的天牢之中。

與此同時,赫連帝國往北原集結的兵馬似乎也開始出發回到各個駐紮地。

昊天策溫潤的眸子望著對面低著頭吃飯的靈兒不冷不熱地道:「看來他們左相下錯子了。」

「是呀,想來皇太子這兩日便會收到帝君的詔書,屆時便能知曉國書的內容了。只是不曉得之前想談的與現在要談的會不會相同。

聽說嘉柔帝姬……」昊天嶺說到末尾話未完,他看著昊天策笑了個詭異。

昊天策收到昊天嶺的目光並不避,他似笑非笑地回看著昊天嶺道:「五弟,你怎麼不說說自己呢?」

「四哥,你知道的。」

昊天嶺的眼眸暗淡了一瞬又立即恢復如常,只是那變化並未躲過昊天策那清明的雙眼。

昊天策輕嘆了口氣:「五年了……時間過得可真快。」

靈兒全程陪著兩位殿下在食堂雅間用膳,兩位殿下坐在她正對面,左右不是雲頎就是瀟瀟。

在四位有如潘安再世的帥哥包圍下,她大氣不敢吐上一口,只是儘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低頭致力於自己的餐盤上。

今日用膳的方式與平時不同,是謂「套餐」。

用這套餐時大圓桌上不會擺著共食的菜盤,得自己拿著竹製的五格餐盤到廚房口去添菜,另外還配有一個裝湯的木碗並一個裝飯的木碗。

可面前這四人吃飯的氣勢仍舊像是所有人在共用菜盤、得搶食那般,讓靈兒覺得吃頓飯吃得胃疼,不禁想趕緊開溜。

她垂眸在自己差不多都清空了的碗盤上,偷偷覷著面前的四位,想著如何能走。

昊天策的吃相同昊天嶺如出一轍的優雅。

至於雲頎瀟瀟……她平時同一個吃速很快、吃勢驚人的雲頎一道吃飯就已是給嚇到了,今日竟是多了一位能力與雲頎不相上下的瀟瀟,這便是靈兒吃飯時直覺別抬頭的主因。

他們倆大約是跟著王爺們久了,所以吃速雖快可吃相依然優雅。

但那食量……

他們看著好似沒吃什麼,事實上卻已來回打了好幾次飯菜,她覺得光只是看,就都看得撐了。

她用湯匙玩著碗裡的最後一口湯要喝不喝的,等著面前四位大胃王吃完解散。

終於,二位王爺放下筷子,靈兒趕緊將這最後一口湯含進嘴裡準備溜之大吉,卻聽昊天嶺的聲音響起。

「靈兒。」

「是!」靈兒緊張地站起來立正。

昊天嶺的右手支頤,頗富趣味地瞧著她,他不急不徐舉杯含了口茶水漱口,在釣足了人足有半天胃口才繼續說道。

「妳到京都還未曾自己出過府吧!
下午妳帶小武出府去金巧閣拿我之前訂做的東西。」

靈兒按捺著差點跳起來喊噢耶的動作,面上恭敬地說:「是,那靈兒就先撤了。」

話落,她端起了餐盤轉身欲走,昊天嶺卻是用著慵懶的聲音道:「不行。」

她回過身子,抿了抿唇問道:「王爺還有什麼吩咐嗎?」

昊天嶺漫不經心地從袖袋裡摸出了一塊木牌丟給她道:「見令如見人,去吧。」

「是。」

 

靈兒拿著小小的木牌走回同生閣,眉眼上皆是掩不住的笑意,她心情好得快上天了。

雖說飯後的休息時間沒了、雖然王爺還是交待了差事,但她終於有機會能出府去「腳踏實地」地瞧瞧這天耀的首都長什麼模樣。

她回到房裡,心情愉悅走到妝台,拉開檯上的抽屜,撿選著什麼。

一會兒後,她把挑選好的幾塊一般大的玉石與珍珠放到錦囊裡的時候,小武進了門。

靈兒抬眸看著正走進來的小武道:「小武,妳吃飽了嗎?」

小武笑笑地回道:「回姑娘,小武正是從食堂回來呢。
姑娘發生什麼好事了?
看來心情很好呢!」

「呵呵,這麼明顯呀!」

靈兒吐了吐小舌頭,又說:「方才王爺讓我們倆下午出府去金巧閣拿東西。」

「哦,金巧閣呀。」

「妳知道金巧閣嗎?
那是個什麼樣的地方呀?
妳能說與我聽嗎?」

小武的小手放在下巴,偏著頭道:「回姑娘,據我所知金巧閣是京都城裡數一數二的飾品店。
它除了有賣自家做的首飾珠寶之外,也接訂製單,所以有些人會拿一些在別處買的玉石請他們做加工,聽說裡頭有幾個巧匠的製品頗受宮裡頭娘娘們的喜愛,一年之中總會被請到宮裡好幾回呢!」

「真的嗎!那太好了。」靈兒的笑意更盛,「那我們趕快去吧。」

小武見靈兒已經迫不急待地要走出門,急道:「姑娘,小武幫妳換件常服再出門吧!」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