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戰事 – 之四 – 驚人的事實 Ver.2

靈兒一路上將僅有的二個多月的記憶細細地回想,「穿越」二字有如天外飛來一筆那般、愣是以燎原之火之勢由一個小小閃光閃進她的腦海之中,就在瞬間讓她回想起了好幾部與「穿越」有關的言情小說。

她的杏眸圓睜,發抖的手不由得掩住因恍然大悟而呈圓形的嘴。

這怎麼會呢……也太過荒唐了吧!

無怪乎自己總覺得格格不入的呀!

可若真是如此……自己還真是個蠢豬一頭,到此處兩個多月才發現到這個事實。

那麼……自己該不會是像那些小說裡所說的……並非是這時代的人?

所以……自己是死了之後靈魂穿越過來的?

現在的這副身軀又是哪個倒黴鬼的?

王爺對自己的態度是因為這身子的原主嗎?

可她想了一想又覺得不對,自己醒來後也是照過鏡子或是見過水面上自己的倒映很多次,所見的這張臉一直都是自己印象中的那樣呀!

何況那些近身的戰鬥技巧如若不是從小就練上,這身體也不可能如此的隨心所欲吧!

雖然她不如晨練時遇到的暗衛們,可近身對上侍衛們,她也還是能過上幾招的。

其他像是野炊她行,繡花她是向周夫人學了才會,可若是扯到天耀時下流行的衣裳或裝扮,她就只有頭痛的份兒。

如此說來,自己真的穿越了?

那自己究竟是從何而來?

自己對於所謂的皇權相當不能適應,是因為原本她所處的那個社會是無需動不動就下跪行禮的開明世界?

可若她真的是穿越而來,這裡的人若是知道了她的身份或者是因她的一些行為想法認為事出反常必有妖的狀況下,會不會把她當作妖女,然後像某些黑暗年代的作法那般,把她綁到柴禾上燒死呢?

再說這些好像為時已晚了,她方才可是言之鑿鑿地說出自己從前的座騎都有用馬蹬馬鞍的事……倘若她能早些注意到這些差異就好了。

靈兒十分懊惱,畢竟她若能早些注意到,即便在金閣寺出事的時候是王爺底下的人救了她,她也一定不會因為經歷了這些因緣際會就願意到王爺底下當差的。

她從前看那些言情小說時就曾想過,如若有一日,自己真遇到上這種事,在回不了家的狀況下,最好的辦法就是同其他的平頭百姓一般安安份份地過完一生便是。

出風頭的結果就是招惹到那些位居高層的人,如再站錯了隊伍,恐怕這輩子就都不得安生了。

要是嚴重一些,還可能是不得好死!

靈兒的腦子裡風馳電掣地轉著,當她終於歸納出結果,她的面色煞了白、背後所流的冷汗將她背上的衣裳都濡溼了。

「妳怎麼了?」

昊天策覺得附近有不穩的呼吸,回頭就見靈兒面無血色、額上都是虛汗。

他關切地道:「是不是因為昨夜在毯子上睡,所以著涼了?」

靈兒還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之中,未聽進昊天策的問題,昊天策見她未回,著急了起來。

這女娃娃可是他五弟託負的人,要是真怎麼了的……那可不是鬧著玩兒的。

按往例來看,他的這位五弟生起氣來可是無人能安生。

昊天策一把就將靈兒打橫抱起,他的這個動作讓靈兒從自己的思路中抽離出來,自她認識昊天策以來,從來見他都是溫潤如玉、風度翩翩的樣子,第一次看到他如此失態,有點訝異。

「瀟瀟,去請軍醫過來。」

「啊?」靈兒注意到昊天策讓瀟瀟去請軍醫是為了自己,她擰眉揮著手開口道:「殿下,我沒事的,請殿下放我下來。」

「不行,妳是嶺兒託給我的。瀟瀟,快去請軍醫。」

「是。」

昊天策並不管靈兒的意願,聽到瀟瀟應了聲,就直接把她抱到帳內的床榻上。

再有人進到主帳裡來的時候,竟是昊天嶺領著軍醫進來的。

 

昊天嶺甫到駐紮地,就聽聞瀟瀟去請軍醫來幫靈兒看病的事,他當即把馬丟給了雲頎,自己帶著軍醫到主帳去瞧瞧狀況。

昊天策似笑非笑地看著蹙著眉進來的昊天嶺道:「嶺,你來得可真是早呀!」

「她怎麼回事?」昊天嶺冷冷地道。

「你先讓軍醫看過再說吧!我們先到外頭說兩句。」

昊天策帶著昊天嶺來到了帳外,把馬蹬、馬鞍的事情都說了一遍,昊天嶺的面色是愈聽愈沉。

待到昊天策說完,昊天嶺沉吟了好一陣之後,只是丟下了一句:「知道了。」

昊天策看著他進帳的背影、覺得他的反應有些怪,在思忖了下,無法想出什麼,便也跟著他進了帳。

 

二位王爺在帳外談話時,靈兒的腦子裡一直轉悠著一個念頭:自己既然已來到這裡,就得想辦法自保才行。

說到自保,她立時就想到之前在百草堂看見的硫磺與火硝,只消用那三種素材依那些比例,就可以做出那樣東西了。

只要能成功做出那東西來,在危機來臨時,她或許能憑藉著那東西逃脫或者是假死,所以……眼下一定要先想辦法弄來材料做出那東西才行。

至於王府,目前似乎是只能先待著了,可陪王爺出公務就難免會遇到「那些人」……

現在想想似乎更能明白一些事情。

昨日在仙雅樓裡,赫連皇太子說的話應該是挑明了向自家王爺要自己,可王爺的做法……應該是不願放人的意思,所以才那麼明顯地去堵那位驕傲的皇太子,可將來呢?

據自己這幾日的觀察,她現在跟著的這位王爺算是靠譜,可在這個皇權至上的社會裡,保不準哪日便有個什麼因由,自己就會同個物品一般被「交易」出去……她一想到這裡就一陣後怕。

不行!不論遇到什麼難題,就是該努力克服,即便是到這條命的盡頭為止,也依然不能輕言放棄!

加油呀!靈兒!

她給自己打氣著。

靈兒想了想,覺得家裡自小大概就是這樣教自己的:自己的命運是掌握在自己手中,不論如何都不能輕易放棄。

她想,只要自己努力,定能避免這樣的事情發生,不然自己寧願一生孤老,也不要像個物品一樣被大人們交易。

但……只靠努力行嗎?

還記得金閣寺的慈雲大師贈言說:事已至此,請姑娘莫急、莫愁、莫怕。

這是早有預言嗎……?

慈雲大師的意思是自己有機緣遇到好人、好機會?自然也有這能力去做些個什麼事、避免些什麼嗎?

如此說來……眼下唯一的好選擇便是乖乖地待在自家王爺的麾下,對待機會到來吧!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