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戰事 – 之十 – 新武器入手 Ver.2

「雲頎,傳令下去,就地紮營。」

「是。」

「王爺,這兒是算長安集的領地吧?再行軍半日不就到今日預定抵達的虎狼關,現在就要紮營?」

昊天嶺笑了笑:「行軍這種東西,除非情況很穩定、又帶的不是大軍,否則經常是計劃趕不上變化的,得看情況適時調整行動方針才行。」

靈兒不甚明白地眨了眨眼,他的雙眸含笑看了她一眼,便下了馬。

許是離了京都的這些日子以來,昊天嶺為了「鷹眼行動」殺伐果斷,靈兒許久未見他露出笑容了。

因此他今日的這一笑,雖未如往日嘴角噙著一縷笑般地邪魅,她也還是被晃花了眼。

她在馬背上怔了一怔,隨後才趕緊跟著下了馬。

 

不多久,雲頎去而復返,不遠處軍士們已開始井然有序地紮營。

昊天嶺見雲頎回來,從袖袋裡拿出了一張密密麻麻的字條給他道:「雲頎,讓運糧官到長安集裡採買這些東西,你順道帶靈兒進集子去買她需要保身的那些東西。」

「是,雲頎領命。
丫頭,我們走吧!對了,記得帶上妳的那張小紙條呀!」

 

長安集是天耀境內、於虎狼關之前的最大集子,因臨近國境,卻無虎狼關邊關的緊張氣氛,因此成為各國商隊越過天耀國境之後,作為商品買賣地點的首選。

由於各國商隊頻繁進出的緣故,這裡販賣的東西除了天耀特有的商品之外,也能見各種充滿異國風的各類物品。

據說有些在天耀都城內販售的稀有高價品,在長安集卻能以極少的銀錢就能入手!

大約也是因這些緣由,集子裡到處都能見到各式的異國風情,甚至有些客棧只做某些商隊的生意呢!

雲頎帶著靈兒進了長安集後,先走了一趟這中土大陸上最大、最火紅的「連鎖商舖」——凜懍堂,在那處,他採買了昊天嶺及靈兒清單上所有的東西後,便帶著她七拐八拐地來到一處看來似是民居的地方。

靈兒方才在凜懍堂為那間商鋪的規模驚歎,這會兒被雲頎帶到這間看似大卻樸素的民居,便覺得這兒是不是也有什麼新奇的玩意兒。

她在等待人來開門的這一小段時間裡,忍不住開口向雲頎問道:「雲大哥,這裡是……?」

「等會兒妳就知道了。」雲頎並不回答,直接賣了個關子。

一會兒,門應聲開了個小縫,雲頎將一塊小牌子遞了進去。

小牌子進門,不到半盞茶的時間,門就被啟開成能容一人進出的大小,雲頎毫不猶豫地進去,靈兒當然是跟在他身後進門。

他們穿過了院子,來到了一間廳堂之前,裡頭出來一老一少向雲頎行禮。

「雲爺,許久不見了,主子要的東西都製好了。」

「好。」雲頎點了點頭,回了半身向靈兒道:「丫頭,我來為妳引薦一下,這位是沈老爺。」

「沈老爺?」

「對,他是京都赤羽分營裡聶將軍手下沈師傅的父親。」

雲頎又向靈兒介紹沈老爺身旁的孩子道:「沈老爺身旁的這位自然就是沈小弟了,沈小弟是沈師傅的二兒子。
這沈氏一家從上到下、從老到幼都是製作武器、機關的高手。妳可別看沈小弟才十歲,那七件組就是出自沈老爺及沈小弟的手筆。」

靈兒向沈老爺及沈小弟行了個禮,「靈兒在這裡見過二位。」

「姑娘客氣了。」

靈兒又再次向他們鞠躬,引得沈老爺十分緊張。

雲頎一向是御王殿下身邊佔有極重要地位的親衛,他能聽從殿下的吩咐帶著這位姑娘前來,可見這姑娘的身份也是不低。

唔……這還是這些年來雲頎帶來的第二位姑娘呢,只是不曉得這位姑娘是否也與先前那位一樣,是個明事理的……最怕就是這位若是個驕縱的主,一但蠻橫起來……

沈師爺一想到此,便趕緊想阻止靈兒的動作。

他伸手制止靈兒道:「姑娘這是做什麼?咱們可是第一回見……」

靈兒微笑道:「靈兒真是要感謝師爺及小少爺,因為你們的七件組,可是救了靈兒及嘉柔帝姬的二條姓命呢!」

沈師爺一聽,一顆懸在嗓子眼的心落了回去,他樂嗬道:「呵呵,那原本只是老夫帶著孫兒做著玩兒的東西……
沒想到被主子拿去之後還真是派上用場呀。」

他說到此處,將靈兒上下打量了個遍,在見到她腰上掛著的七件組時,他不禁道:「看來,七件組現在的主人就是妳吧……那此次訂製的東西也是主子為了妳而特別訂製的了。」

「特別訂製品?
是什麼東西呢?」

沈老爺淡笑不語,他請二人入座,並示意沈小弟去拿東西出來。

沈小弟聽話的往裡間走去,當他再出來時,手上拿了一個布捲、一柄長度大約一尺的短刀以及一條捲起來的鞭子。

他將這些東西放在八仙桌上後便立在了沈老爺的身旁。

沈老爺站在桌邊,在桌上慢慢攤開布捲,六隻全長約三寸的黑色短刀立時躍入了眼簾之中。

這些短刀是全黑色、一體成型,尾端有一孔洞。其中有五隻是雙面刃、餘下的那隻則是像小刀的樣式。

在布捲的另一角,裡頭有二十隻左右的銀針被收納在那處。

「主子的信裡要求老夫打造一套防身的東西,當時信中說了那防身之物得要輕薄短小、便於攜帶,又說是女子要用的,所以老夫就打造成這個樣式。」

沈老爺指了那把像小刀的短刀道:「這小刀,也許哪日妳去打獵時可以用得上。」

「這些短刀看起來好像暗器呀!」

「咳咳,老爺子就是專幫王爺的暗衛營製武器的大師,不過這真的比較適合妳用。」雲頎從袖中抽出一隻短刀在靈兒的面前晃了晃,那短刀明顯比布捲上的大了一、二號,他道:「這個對妳一個女娃娃來說真是太大了點。」

「這倒是,布捲上的看來確實是比較合我的手。」

「這邊的這些銀針,功用很多,且看妳如何使用了。」沈老爺指著那些銀針換了個話頭,話落,他伸手往一旁拿起了桌上那柄看來平庸無奇的短刀。

那短刀的刀鞘是以木頭做成,上頭無任何花紋、亦無任何裝飾,能看見的,是刀鞘的邊緣有兩處開孔,約莫是方便使用這短刀的人在有需要時能在那處穿繩。

沈老爺將刀鞘調轉了個方向,靈兒就見那刀鞘上竟是有著兩把刀柄,那兩把刀柄的末端皆呈微微的扇形放射狀,待她仔細一瞧,那刻的,可不是朵蓮花麼。

「來,姑娘妳的雙手來各握一把刀柄,將刀抽出來。」

「好。」靈兒站了起來,依沈老爺的指示,把雙手伸了出去,握住了刀柄。

雲頎從旁見她雙手握好在刀柄上,那刀柄末端的蓮花就恰好露出在了掌心之外,靈兒握著刀柄的手感很好,她緩緩將刀從刀鞘之中抽了出來。

刀身一離開刀鞘,便見刀身與刀柄幾乎同寬,刀尖處是如斷掉一般的斜口,刀身為銀色,上頭有著如水波浪的花紋,刀鋒部份由刀尖至刀柄只開了一側。

這兩把刀的樣式將近相同,差別只在於長短。

長的那把未及一尺長,短的則如匕首那般長。

靈兒見狀,立時感覺到沈老爺的用心良苦。

説到刀劍這類的武器,便有所謂「一寸長、一寸強,一寸短、一寸險」的說法。

這話彷彿是在告訴選擇以刀劍為武器之人,在承重範圍內要儘量要選擇愈長的刀劍在對戰中愈能佔有優勢。

可實際上,一寸短、一寸險的同時亦是一寸小與一寸巧,因此沈老爺設計的這雙刀是讓人能分開使用、也能合著用,如此,在戰場上時,長短刀就能互相彌補對方的缺點。

沈老爺似是看出靈兒十分喜愛這刀,他和藹地道:「這是折花子母刀,可以削鐵如泥。」

靈兒點點頭,她轉著手腕、試著甩了甩刀身,那重量對一個女孩子來說剛好。

她又再試了會兒,歎了一句:「這雙刀簡直是藝術品吶!」

沈老爺遞上刀鞘,靈兒將折花刀收入鞘中,轉頭盯著那條鞭子,雙眸閃閃發亮。

說實話,甩鞭這絕活並非一日就能練成的,而她,一見著這鞭子就覺得親切、一見著這鞭子就知道自己會使,並且,還清楚知道自己的能力到哪兒。

因此,相比那折花刀,她十分渴望去摸一摸、甩一甩那鞭子。

沈老爺見到靈兒的眼神笑著道:「姑娘可是會甩鞭?」

在雲頎的好奇目光中,靈兒竟是點了點頭。

「那好,咱們就來試試姑娘的程度。」

沈老爺將長鞭交給靈兒,帶著雲頎及靈兒到院子裡。

她們在院裡站定時,沈小弟帶了二個下人推了個酒罈子過來。待酒罈被安置在院中的石凳上,沈老爺示意靈兒可以試鞭了。

靈兒估量長鞭的長度後,拿著長鞭走到酒罈前一段距離的地方,她揮動了兩下以掂量鞭子的重量及力度,便一鞭甩了出去。

那鞭子一出,騰空直向酒罈而去,啪──地一聲,鞭尾不止是正中了罈子,還把酒罈給打得裂成兩半,空氣裡頓時充斥著酒香味。

沈老爺很滿意地點點頭,「不愧是主子選中的人,如此能力也不會埋沒這鞭子了。」

靈兒眨了眨眼,一時不明白沈老爺話中「主子選中的人」的意思為何。

在她還沒想透之前,沈老爺已上前來指著鞭子的幾處道:「這鞭子是強化過的,這幾處製作時都攙了金屬,雖不能如折花刀一般削鐵如泥,一般的兵器卻也是很難傷得了它的。
坦白說,這並不好做,希望姑娘能多珍惜。」

「靈兒會珍惜的,多謝老爺子的用心,這些都是靈兒不可多得的重要保命武器。」

沈老爺頷首,轉身進了大廳。

靈兒回身,將鞭子直接收在腰上,她將把手放在後腰易握的位置上,在搭上外袍後,那鞭子看上去只是一條特別花俏的腰帶,並不容易讓人瞧出個什麼來。

收好了長鞭,她也跟著進了大廳,雲頎已是將其他東西都收拾妥當。

他一見她進門便道:「沈老爺,軍中還有要事,我們就先告辭了。」

「嗯,還勞煩雲爺代老夫向主子問好。
噯,雲爺及姑娘要走了,小子去送送客。」

「老爺子不必客氣,送到這裡即可。
告辭。」

靈兒及雲頎作了個揖告辭,離開沈家回了軍營。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