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戰事 – 之十五 – 收復關城 III Ver.2

幾人得令往前去探查。

然而,他們才前行沒有幾步,赫然來了一波箭雨。

那些箭皆是出自弩弓,密集的程度及力道令人難以招架,即便是那些人已立即反應過來、拿出隨身的武器來擋,也還是有人躲避不及受了傷。

未前往探查的人,有幾個快速地往弩箭射來的方向去探查,那些受到箭雨攻擊的人則在箭雨結束後小心翼翼地靠近原本那顆吊著陳明的樹的位置。

可那裡哪還有什麼大樹,原本那顆樹的位置連帶周遭一個範圍的樹呀、草呀都已經消失,只餘一個光禿禿的大凹洞在那裡。

探查的人越過大凹洞就見懸崖處已坍塌了一部份,他們揣測原先的那些會是掉到哪兒去,便到了懸崖旁察看。

果不其然,從懸崖上方往下俯瞰,可以清楚看見那條原就不寬的谷道上,現在堆滿了不利於士兵通行的斷樹殘枝及沙石。

「主子,這附近都沒有人,弩箭是事先安排好的。」去查弩箭由來的人首先回來稟報探查的結果。

「主子,那不知道是什麼東西做成的陷阱,讓吊著陳明的那顆樹、其方圓一丈以內只剩下一個大坑,很多飛出去的東西都掉到北門外的谷道裡,谷道現在呈現封閉狀態。」

這群人的頭領在看了一眼周圍的部下後,哼道:「哼,御王到底是派了誰來,這人倒真讓陳明做了個盡責的誘餌。」

他能帶在身邊的,到底也是自己的精銳,可突來的一個強勁風壓就損失了約四分之一的人,另外約四分之一的人是受了或輕或重的傷,真教人一口悶氣哽在胸口發不出來,著實有些惱火。

領頭人沉吟了一小會兒,認為安南關裡的情況應該是有變,立刻發了一道命令道:「清點人數,退回關口北門,叫人開關門儘快清理谷道。」

於此同時,懸崖之下的瓮城守城軍軍心已是沸騰起來,就在懸崖上方驚雷聲大作的時候,城牆並瓮城上的火把突然被一隻隻羽箭帶來的沙土給熄滅,接著城頭上的北原軍開始受到黑衣人的攻擊。

一部份被困的守城軍得到了武器,配合黑衣人刺殺了瓮城馬道上的敵人往上衝去,再從或明、或暗的通道往已重新掌握在己方的武器庫,將武器重新發放給所有的人。

當城牆上的火把再度被點燃的時候,牆頭上的戰鬥均已結束,安南關北門的控制權在損失極少的情況下被重新奪回。

領頭人在懸崖上看到下面燈火的狀況,心中清楚這個關口已經沒救了,他當機立斷道:「子瑧,發射響箭通知關外的人準備轍退。」

「是,主子。
需要通知鄧將軍嗎?」

「哼,那個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傢伙,如若不是母妃請託,本王子何需帶他來。
進關的功勞給他就算了,如若不是他好大喜功,想在兩軍對峙時才殺了俘擄來挑釁天耀軍以助長北原軍的威風,如何會變成眼下的這般景況!
不管他,我們走!」

「是!」

 

此時安南關南門之外也相當熱鬧。

早前,鄧晉為了與南門外平原上已列好陣型的天耀軍對抗,率軍出了南門。

只是他才出南門不久,安南關的城防軍亦是從南門裡衝了出來。當是時鄧晉靠近南門的中軍軍陣甚至還來不及調頭防禦,而他原本想在兩軍對峙時第一個斬首立威的安南關守城徐將軍更是在一片混亂中被救走了。

靈兒一直在敵樓上觀察著,鄧晉的前軍加上中軍的人數其實將近有三萬三千人,在這樣以肉搏戰為主的時代,三萬三千人對上剩下一萬的守城軍及一萬的援軍,於人數上明顯是有利的。可鄧晉在被前後包夾的狀況下,未戰就已在士氣上先弱了一截,這場戰役誰贏誰輸其實還很難說。

咚!咚!咚!

帶領天耀援軍的許將軍瞅準了時機下達了出陣的指令,戰事在軍鼓打響時正式拉開序幕,靈兒就見許將軍的大將軍旗開始不停變幻旗號,南門外的天耀軍陣型也隨著不同的擊鼓聲不停變換著。

這個時代對於兩軍對戰時的陣型十分重視,陣勢若用得精妙,不僅可以縮短兩軍交接的時間、減少士兵的傷亡,有時候甚至能以少敵多。

可陣型本身是一門很深奧的學問,即便是多年鑽研也未必真能領略其深奧、瞭解透徹。就算是能知其一二,在戰場經驗不足的情況下,還是很難用得出神入化。

靈兒不是真的很懂那些陣法,只能說是盡力去配合許將軍的要求、達成防守的各種目標以及下令城防軍協助並圍勦那些被許將軍陣型衝散的人。

雲頎跟在昊天嶺的身邊多年,自有一定的程度,當然在她身旁協助她發號施令。

鄧晉那方的將領應變速度明顯地跟不上天耀這方,以至於陣型不停被破壞,無法以最堅強的軍容來同天耀軍對戰。

二個時辰之後,北原軍的頹勢已然成形,最後那些北原士兵大約是連平時的五成實力都發揮不出、就敗下陣來。

當鄧晉被俘的時候,靈兒也收到小組回報北原十四王子楚秀成將北門外的軍隊撤走的消息,心裡不免佩服起自家王爺,王爺果然料事如神呀!

不過……

「你說什麼?你確定那人是北原十四王子?」

「是,屬下再三確認的,那領頭人確確實實就是北原十四王子。他們中了陷阱之後損失了七位,最後離開的二十五人之中受傷的有八位。」

雲頎蹙眉說道:「果然,我果然沒認錯。」

靈兒扭頭看向了雲頎,她記得此次除了赫連帝國因其左相與北原十四王子楚秀成勾結的因素而預先讓人察覺一些事情之外,在各國都還看不出任何端倪的時候,自家王爺僅憑著鳳鳴軍的事情掀出北原十四王子在天耀埋的眾多釘子。並且,他還從那些釘子的嘴裡得到的情報推論出北原十四王子在短期之內將興兵侵犯天耀。

所以自家王爺才會除了立即傳軍令到東北邊關加強防守之外,還親自領了全天耀素質最高的赤羽營之中的三萬大軍前往坐鎮。

由於北原這十四王子一直在北原與天耀及赫連三國交會邊境集結重兵騷擾,昊天嶺除了帶大軍壓陣,原想也想過要派刺客先行試探這楚秀成的功夫,只是一直無法確切知曉他的所在位,所以那些刺客並未成行。

沒想到她們的運氣這麼「好」,四更天時見到的那群人頭領原來就是北原十四王子。

她還記得那人穿著黑色的夜行衣,因為沒有覆面,就著朦朧的月光可以見到他生得白淨的臉。

那形容十分像是一位不相干、路過此地遊玩的白面書生一般,在那群如同飄過的鬼魅之中格格不入,難以將他與這陣子一連串事件的始作俑者聯想在一塊兒。

「雲大哥,照這樣說來,當時情報上說無法確認北原十四王子的所在位置,是因為他根本就不在那些軍隊之中,他掩人耳目悄悄地帶人潛行進雪國與天耀的邊境並親自領軍打下的安南關?」

「嗯,看來只有這樣的推斷才是合理的。」

靈兒蹙眉想了想。

她其實在收到彙報說領軍進關的人不在關內以及陳明不忠國家的消息時,她就斷定會有人依著陳明的記號來找她們麻煩,也就是在那當下,她就決要定讓陳明去做誘餌,想著運氣好的話,能直接挫一挫對方的銳氣。

只是這樣的一個念頭,竟讓北原十四王子這條大魚就這樣浮出水面。

可惜這條魚滑溜得很,並未這樣就上岸,他轉了一圈又回到了水裡……

「立刻將這個消息傳給王爺,瞧瞧能不能撒個網什麼的。」

「是。」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