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戰事 – 之十二 – 失守的關城? Ver.2

靈兒同雲頎在臨時紮營處安排好一些事便出發往北,昊天嶺的大軍則繼續揮兵東北前往虎狼關。

這安南關距離她們出發的臨時駐紮地大約是一日的路程,可搭配銀星這樣的駿馬及其他優秀的軍馬,只消半日,他們一行已能遠遠地見到屬於小山城的安南關。

陳明見到那熟悉的依山建築鬆了一口氣,目光再轉向前方那個穿著裙裝騎馬的女子,眉眼間不禁流露出不屑的神情。

他心中腹誹著:哼!這樣重要的軍情派這樣的小女娃娃去有用嗎?這傳說中的戰神御王是不是在皇城裡待了太久,久到多年沒打仗所以腦子都進水了,派這樣的小女娃娃出來,誰會聽她的話呢!

騎著銀星在前方的靈兒並未理會後方的陳明腦子裡想的什麼,她打量著前方的路停下馬兒道:「全員裹馬腳!」

「是。」

以布裹好了馬蹄,一行人再出發沒多久,靈兒就帶著一眾從官道改道至小山丘上繞道。

她們上了小山丘,藉著地勢遠望安南關南門前方的平原,那處並未見到任何軍隊駐紮的影子。

靈兒見此情景並未停留,她直接率眾策馬往更深山裡去。

進入山林沒多久,靈兒勒馬,所有人便跟著停下來,她翻身下馬道:「現在起,我們棄馬而行。」

「姑娘,那馬兒該如何?」

「別擔心,銀星會帶牠們到附近休整,撤退時咱們再與牠們會合便行。」

「是。」

安南關左右的山上林木茂密,十分不利大部隊的行軍,乘馬在這裡行走也很勉強,除了難行致使速度緩慢,更因為樹林中濃密的枝椏而不好載人,因此隨行的雲頎對她棄馬的舉措十分贊同。

話說靈兒在出發前見到那二十位親兵的時候,忍不住長舒了一口氣。

不為其他,只說這些親兵幾乎都是在府內晨練上見過的熟面孔一事,就讓她立刻在心中瞭然昊天嶺的苦心良苦。

據她所知,這些人中的其中十位是屬於王府內的親衛,另外十位則應該是暗衛扮的親兵。

而這些人的本事,因為曾一同晨練過,她當然會有一定程度的瞭解。

王爺要他們跟隨自己,正是在兌現他先前對自己所承諾過的:會盡力保證她的安全。

她想,有這些強力幫手在、再加上自己解析現場情況時不出錯的話,王爺交付的任務,肯定是能順利執行。

更何況,出門在即,自家王爺還讓他的親衛長雲頎親自陪自己走這一趟……

這樣的安排於靈兒來說,除了讓她對這趟任務吃了顆定心丸之外,她也覺得自己一定要好好地完成這次的任務才行。

騎馬與步行行軍根本上是兩個在速度上差距頗大的方式,可陳明先前騎馬的時候還能保持在靈兒身後二位的位置,在她們一行徒步進入森林之後,身為一般士兵的他卻是明顯是跟不上這群御王府精英們行進的速度。

他從一開始在隊伍的第三位到身邊走過一位又一位的親衛,腳步逐漸落在隊伍的最後方,到後來,他已是脫離了前面的那群人,跟著就是愈差愈大的距離。

陳明原想著自己帶著別的心思,不跟著這些人也無所謂,可當他看見靈兒一直是走在前頭那群人中頭幾名的位置時,一股不甘心冒了出來。

他追趕了好一陣都追不上前頭的那群人,最終是賭氣,乾脆落下了面子,讓自己當隊伍的最後一人,還時不時停下來用一塊一邊有著銳面的石頭在樹根隱密處做上記號。

「姑娘,陳明即將落在我們探查不到氣息的地方了,需要派人盯著他嗎?」

「他已和敵方聯絡上了嗎?」

「回姑娘,他沿途是做了些記號,不過敵方還未看見那些。」

「記號是長何樣式?」

「是長得如此。」一位本是暗衛的親兵拿起一塊石,在樹皮上畫出陳明的記號。

那記號有刻痕十個一數,看起來共二十二痕,另外還有一些符號跟箭頭。

「好,我知道了。
我這邊還是會故意讓他知道我們前進的方向,但我需要一個人偷偷地回去盯著他,待我們確認集合地時在他下記號前逮住他,誰能處理這事?」

「屬下隱蔽與傳令最好,請姑娘交給我。」

「好,石大哥,麻煩你了。另外把他下筆的這幾橫多添些再處理掉。」她指了指方才的石頭上的某個記號。

「是。」

「現在請各位套上短外袍。」

「是。」

靈兒抬腳在一塊大石上將裙擺處收攏,裙裝立即變成一件俐落的騎裝。

其他人皆套上臨時用麻布袋改成的短外袍,那上頭還有她臨出發前畫的一些嫩綠及柳黃的線條交錯。這些線條與靈兒身上的衣裳類似,秋香的底色搭配嫩綠與柳黃的枝柳在這片剛進入盛夏的林子裡成了最好的保護色。

近二個時辰之後的黃昏時分,她們已經抵達安南關左邊的懸崖林地。

由那處往下一看,安南關哪裡有戰事,底下一片平靜得很。且因她們居高臨下,下面的任何動靜都一目瞭然。

城牆上的巡哨正常,可能會是戰場的地方未見任何痕跡,遠方及城內炊煙裊裊,實在不像有軍隊紮營,倒是像是平常人家在做晚飯的樣子。

靈兒仔細地瞧了一會兒,無聲地嘆了口氣,與旁邊的臨時副手對望了一下,便打了個手勢,所有的人立刻悄無聲息地往後退至先前勘查好的地點。

雲頎與石衛一臉陰沉地帶著被綁住的陳明到那個集合地的時候,靈兒她們也才剛抵達。

靈兒看著雲頎輕輕搖頭,雲頎丟了塊樹皮給她。

她一看,樹皮上的依然是一樣刻痕十個一數,共二十二痕,可還有一些不同於先前的符號與箭頭。

靈兒看完那些瞪了陳明一眼,之後將樹皮翻到背面,拿出包裝精美的碳條在樹皮背面寫了一些內容,接著指了兩個原本是暗衛身份的親兵。那被指到的二人一領命,帶著樹皮去往山下找昊天嶺後續派過來的援軍將領了。

靈兒示意雲頎先把陳明點了聾啞穴又弄暈丟在某棵樹的下方,便要所有的人都上樹待命休息。

一眾按照指示,足尖一點就上了樹。

至於靈兒,她雖會一些拳法功夫,卻完全沒有內力,無法如其他人那般上樹,只能用自己會的俐落身法爬上去。眾人見識到那不同的上樹身法,表示驚奇與讚賞。

彼時雲頎正好料理了陳明之後也瞧見了,他心中將那方式暗暗記下,決定之後拿來訓練沒有內力的士兵。

他上樹後掠到靈兒身旁的樹幹上輕聲的問她:「真的是……?」

靈兒點點頭道:「是,目前看到的狀況,整個關口前後都落入敵方的手中了,戰場被清理得很徹底。不過就是做得太完美了,反而是個大破綻。」

她指了指幾處道:「那些地方都是做給我們看的假象。」

「那接下來妳想怎麼做?」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