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戰事 – 之十九 – 應變 Ver.2

靈兒一行就此算是躲過了這劫,可那位十四王子看來並非是會輕易放過她們的人,她同雲頎邊走邊商量,最後決定先往附近某座小山丘上,從那裡取道至楓林小鎮。

她們之所以決定採用這條路線,主要是這條路線幾乎全線都走在山丘上,一直到楓林小鎮附近時,才需離開山丘、走一小段平原到小鎮。

在這期間內,楚秀成若是追上來,她們多數的時間都很容易由制高點發現敵方並取得絕佳的位置來反擊。

只是有一好、沒兩好,她們選這條路,定是會比自家王爺要求的時間略晚才能抵達小鎮了。

兩權相害取其輕的情況下,眼下她們無從得知北原軍隊在哪裡、自己人數又少的情形下,靈兒認為,確保身旁這些御王府精英的安危是首要考量。

在時間與安全之間,她選擇安全為上。

 

「雲大哥,現在能不能和王爺聯絡上?讓那些北原軍隊在天耀境內蹦躂的感覺真是不好呢。」

「恐怕要天亮之後了,若現在就用響箭,也是讓我們的位置曝光。」

靈兒咬了咬唇,「只能用響箭麼?
還是咱們先派人去楓林小鎮通知王爺?只一、二人的話,應該會比我們現在這樣更容易隱匿行蹤。」

雲頎思忖了一會兒,面有難色地道:「丫頭,妳曉不曉得王爺為何要派我們這二十一人來跟著妳?」

「咦?不是因為那二十位弟兄是府裡親衛、暗衛中武功最好的麼?有他們在,我們的任務才容易達成。
至於雲大哥你麼……不就是王爺怕我經驗不夠,所以讓雲大哥你帶我的麼。」

雲頎暗地裡吁了口氣,敢情是因為王爺那樣說過,所以這丫頭的眼中,就覺得這次隨她出來的人都是府裡武功最好的。

雖說這些弟兄在府中的排行並不算弱,出了府門、放眼京都該是武功中上乘的,可事實上,在這用人之際,府內真正厲害的那群,早就散佈到各地出任務了……在不然怎會要自己來壓陣呢。

丫頭若是知道於他來說,什麼樣才算是上乘的功力,可能她的下頦要驚得落下了吧。

他語重心長地道:「妳弄錯了,王爺既派了府裡武功高強的二十人,又還讓我跟著妳,為的就是要確保妳的安全,咱們現在離楓林小鎮也不是很遠,怕就怕平原上的那一小段路會再遇上那十四王子。
若真真遇上了他,以先前他那大陣仗恐怕得費不少人力才能將妳送到小鎮上去。
咱們人已經夠少了,要現在再派出人先行,即便是少了一個,也怕是到時不能把妳完整地送到鎮上去了。」

靈兒聞言,眉頭不禁蹙了起來。

雲大哥的意思是,若她們一行真遇上麻煩,為了要送她到王爺指定的地點,府裡的這些弟兄們就得用自己的性命為她鋪路?

「雲大哥……」

「好在這季節天亮的時間也早,大約再一個時辰就天亮了,只要天一亮,咱們便有其他手段能與王爺聯繫的。」

靈兒點頭:「那好,咱們還是先上路吧。希望楓林小鎮沒事。」

另一頭的楚秀成在馬上則是氣得狠,他若面上有兩撇鬍子的話,恐怕那鬍子現下都已是氣到捲了、歪了。

他暗道自己或許還是太輕敵,他在一見到那名不起眼的柔弱女子時,首先便是瞧不起了。

可御王身邊哪個會是真讓人省心的?

就如先前做出陳明那樣陷阱的人、或是……現在一路回想起來,做那陷阱的人,不是雲頎就是那名女子。

一日裡能遇上二次那樣的狂風也是不容易,只是這回他看清楚了,那風,很可能就是那女子扔出的小小瓶子造成的。

當時無人在意她所扔出的小瓶,當然無人去阻止她。可那小瓶一落地,眼前的景像立時就如他在懸崖上聽到、看到的那般:驚雷聲大作、飛砂走石還有氣流壓迫,結束後地面上也是個大坑。

這樣的武器不曾聽聞御王在戰場上用過,難道是新做出來的東西?

這回再遇上,自己和當初在懸崖上的那二十四人因為有那次經歷,他們在第一個聲響時就立刻將馬兒往後趕。

可惜他未料後面雲頎又丟了二個小瓶過來,所以自己的那二十四名精銳還是有人在後二次的強大風壓中受傷,而其他的騎兵更不用說,只能用損失慘重來形容。

楚秀成瞇起了眼眸道:「小隊長清點人數!」

「是。」

「子瑧,現在就派二騎快馬趕往還未至國境紮營的三千騎兵傳令,要他們立即趕至楓林小鎮前會合。若是他們先見到雲頎那一行人,定要攔住他們。」

「主子,下格殺令嗎?」

「雲頎他們應該是要去楓林小鎮與友軍會合,讓他們阻斷情報,盡可能地活捉那女子與雲頎。」

 

楓林小鎮是一個十足的邊境小鎮,它可說就座落在雪國與天耀交接的地兒上。小鎮內及小鎮周圍種植了大片的楓樹林,因而得名楓林小鎮。

在盛夏的這個時節,小鎮地處在這中土大陸地理位置偏北的地方,可遠遠望去依然是一片鬱鬱蔥蔥、詳和安寧。

這樣的寧靜靠的不是鎮子裡的武力,在小鎮裡,平時根本就無駐紮的城防軍,在同樣都是屬邊陲的城鎮中,它的戰略位置遠遠不如鄰近的兩個關口那般重要。

主因是它既不如安南關那樣易守難攻,也不同虎狼關那般、是同時掌握通往幾個地區的交通要衝,它憑藉的只是一個自然的天險,一條蜿蜒在楓林小鎮北方、將土地區分為天耀、雪國及北原的激流:汨沱河。

汨沱河一如既往地怒江滔滔,可平日一向恬靜度日的小鎮居民們早在二日前便接到光武帝的緊急命令而全部撤離,徒留空蕩蕭瑟的景物。

空寂了二日的小鎮在今夜迎來了天耀及雪國的軍隊,讓這夜裏顯得是異常地熱鬧。

一位長得冰清玉潔又帶著英氣的將軍向昊天嶺抱拳:「御王殿下,這是我雪皇的密令。」

「花將軍辛苦了。」昊天嶺接過密令展開一看,便笑道:「分流合擊,接下來還要請花將軍多多幫忙!」

「御王殿下太客氣了,北原欺人太甚,侵擾我國子民,其罪當誅,還請殿下襄助。」花將軍說完又是對著昊天嶺抱拳道:「本將就先回去佈置了。」

「將軍請。」

花將軍離開後,昊天嶺蹙眉往安南關的方向望去。

照說目前掌握的一切都與計劃或安排相符,算算時間,再過幾個時辰就能再見到靈兒一行,可先前與花將軍會面時,他心臟猛然的一個加大幅度的跳躍,讓他感覺事情的安排上似是有什麼不妥。

他仰頭望向天空,今夜的下眉月即將西沉,再一個時辰就要日出了,天上夾雜著許多快速移動的雲朵,稀稀疏疏的星光時不時從雲的縫隙中露出臉來。

昊天嶺進了臨時的書房、快速寫好一封信並蓋上大印,在吹乾後摺好、放入信封後輕道一聲:「來人。」

「殿下,有何吩咐?」

昊天嶺把信交給進來的士兵道:「將這封信用八百里加急送回去給皇上。」

「是。」士兵得令拿了信躬身退了出去。

「冥殤。」

一個鬼魅似的影子在昊天嶺還未說完自己的名字,就出現在他的跟前道:「主子。」

「天一亮就將小白頭放出去。」

「主子是擔心……?」

「嗯。去吧。」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