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戰事 – 之九 – 靈兒的小結論 Ver.2

用過午飯,靈兒於休息時間帶著銀星去溜溜,她一方面讓銀星盡情地奔跑,一邊趁這機會回想了一下早上與雲頎的談話。

第一,連雲頎都說自己是個受寵的丫頭,這表示在其他人的眼裡,王爺對自己確實是比他人要好一些。

第二,在雲頎的回覆中可以確認自己的這張臉是第一次出現在王爺的生命中,所以自己和原來住在鈴蘭園的那人應該全無相像,甚至,可說是毫無關聯。

依照先前在王府內觀察到的,王爺對於原本住在鈴蘭園的那人應該是很上心的。

不止所有的東西看來都是用最好的,且那人目前不在王府內,東西卻都還是維持著原樣,只純粹將園子封了起來並在府內列為禁忌的話題。

雖不曉得究竟是如何的過往才會變成如今這副模樣,如若有一日那人回來了,是不是這一切都會解除、恢復原樣?

原以為許是自己長得像那人亦或是自己就是佔用了那人的身體,所以才能受到王爺特別的照顧。可就目前所知的看來,長得像或者是借了那人還魂的這個推斷是要被推翻不成立的。

哎呀!線索實在太少,難以推理。

靈兒赫然又發現了自己的一個前世的習慣,她想自己從前應該很喜歡做一些推理相關的事情、或者是經常會看一些推理方面的書籍,所以常不由自主地推理了起來……

像數日前在城頭上聽到鳳鳴軍的事時,腦子也是同樣不由自主地轉起來,該不會是曾經看過太多推理小說吧!

再想到之前自己去殮房看到一些扭曲的臉孔並未有太多感覺,真不知自己前世究竟是個怎樣的人。

是個法醫?

還是個送行者?

唔……明日就要同大軍一道出發了,自己想那些亂七八糟的事也無用……只是臨到頭要出發了,自己卻一點兒也不忐忑,反倒很習以為常,這點也是奇怪得很呀!

真希望所有的事能早一日想起來。

不過現在首要的還是這趟出去要想辦法在戰場上活下來才是最重要的!

靈兒從樹下站起來甩甩頭,又為自己加油打氣了一番,才騎著銀星回營地。

 

趴在床上養傷的羅將軍見到來人激動地掙扎著想爬起來行禮,來人卻比了個手勢示意他不用起身。

「羅將軍,本王看在你忠心的份上,給你一個將功折罪的機會。」

「殿下,不論是什麼,卑職都是萬死不辭。」

「很好,半月後你的傷也好得七七八八了,到時會有一批重要的軍需品,需要由你親自押送到前方給本王。」

「是,卑職領命。」

「記住,這件事本王只相信你。千萬別辜負本王的信任。」

「是,殿下。」

 

翌日,天才大亮,昊天嶺就帶著三萬大軍出發,往東北方的虎狼關而去。

這一路上,陸續也會有不少兵馬從其他城池出發,預計一個月後集結在虎狼關的大軍總數將會超過十萬。而整個天耀東邊的重要關卡也將佈滿重兵,隨時能再支援東北方幾十萬大軍。

靈兒騎著銀星在一個小山坡上瞭望,小山坡下的隊伍浩浩蕩蕩,看起來各種人都有。

可若要說到軍種則明顯能區分出四種,分別是步兵、弓兵、騎兵及戰車兵,只因這四種兵幾乎是壁壘分明地走著。

她還發現,一般軍人行軍都是用走的,能見到騎著馬的,通常不是騎兵便是帶了官職的。

忽然,她瞧見有一批人馬快速地先大軍而行離去的背影。

憑著警覺的本能,靈兒扭頭問雲頎道:「雲大哥,我方才見了有一批騎著非常優質軍馬的人策馬而去,他們是要去哪兒呀?」

「妳是說看起來輕裝上陣,身上看起來只帶了弓劍及匕首的人?」

「對!」

「那些人呀,是斥候。
斥候是專門處理軍隊的情報收集、監視等等任務的人,通常都是騎兵中騎術特別好,功夫又有兩把刷子的才能擔任的職位。」

「騎術特別好、還要功夫有兩把刷子的?」

「是呀,有時重要的軍情伴隨著重大的危險,他們若只是跑得快,沒些技術功夫傍身的話,訊息如何能傳遞得回來?」

靈兒點點頭:「嗯!原來如此!」

既開了話匣子,她就接著又問道:「還有這幾日的觀察,怎麼我們大軍裡頭沒有運糧草的車子呀?」

「運糧草的車?那些車通常都放在城鎮裡頭待命的呀!」

「放在城鎮裡頭?」

雲頎拍了拍自己的額頭道:「對厚!我都忘了妳這丫頭是第一次隨軍出來,咱們倆因為是王爺的近侍,所以我們的吃食有專人在負責。
其實一般軍士的吃食是由他們自己揹著幾日份的糧草、肉乾等等,到營地的時候再將自己揹的糧食交付給伙食班的人統一煮食,有時候若因為戰事沒有紮營,可能休息的時候,就自己吃自己揹著的東西。
至於,輜重方面,就是由戰車隊的戰車或是少數的載貨馬車來處理。」

「疑?為什麼呢?」

「因為如此便不需額外動員許多非軍士的人,也較不拖累大軍的行徑速度。運糧車通常是在軍隊已離開自己的國家又或是運糧官到駐紮附近的城鎮收糧草時才會派上用場的。」

「原來是這樣,真是長知識了呢!」

「所以妳也不知道一般的城鎮其實不太歡迎運糧官以外的軍士進入囉?」

「耶?為什麼?
我看王爺統管軍隊井井有條,進城鎮紮營應該還好吧?」

雲頎伸出食指左右搖擺:「嘖嘖嘖!那是咱們家王爺的軍隊才如此,不是每個軍隊都這樣好嗎?」

他又道:「在戰爭時期,戰場上的軍隊常常打得物資嚴重缺乏的情況,一但有機會進到城裡,即便是自己國家的軍人,也容易因餓得狠了做出許多失控的事情,這便是為何補給線很重要的原因了。」

「嗯……這倒是。
想來若是敵人的軍隊進城了,後果就會更嚴重了吧……?」

「是呀!那種殺紅眼的狀況下,常常就是直接屠城掠奪城裡的東西了。」

「好可怕……」

「聽冥殤說,妳先前曾問過他,在王爺之下當差是否是值得的。」

「嗯……那時我不清楚王爺是個什麼樣的人嘛!」

「現在妳知道了吧?
如果沒有王爺,天耀現在的領土不會如此完整。想當年三國聯軍的戰況可是激烈得很,還有後邊兒那些沒有盡頭的邊關騷擾、試探,若不是王爺出面,不曉得有多少無辜百姓會因為那些喪心病狂的人屠城而死。」

「嗯……」

「也許妳們女人家會覺得戰爭是以暴制暴,可若咱們沒有武力平衡的實力,百姓永遠是第一個受害的。」

「明白。」

雲頎輕笑了一聲,給聽了講解的靈兒出了道題:「丫頭,妳知道嗎?咱們王爺的麾下從未有人曾對任何城裡的任何東西動過不該動的任何一根手指。可即便如此,咱們王爺基本上都還是選擇在城外紮營,為什麼?」

「是預防萬一嗎?」

「不是。」

「那是因為……?」

「主要是王爺怕進城會去擾了城鎮的正常防務。」

「原來……」

「不過王爺也不是不管那些城鎮的防務,他還是會讓人去秘密探察,順道瞭解一下地方有沒有陽奉陰違之事。」

靈兒看著前方在馬上英姿煥發的身影,不由得又多了幾分佩服。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