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戰事 – 之三 – 無人知曉 Ver.2

打自工匠們一早看見了靈兒的圖紙之後,個個兒的眼神拔亮了起來,那亢奮之情雖難以言表,可從他們時不時互相交換一下對於圖紙上東西的想法,還一面處理一早採回來的竹子情形,就能知道他們完全已是進入了摩拳擦掌、磨刀霍霍的高度興奮狀態。

工匠們分成幾組在處理那些竹子,主要的程序是將竹子先銑去外節的部份削成適當厚度的竹片,刨至不硌手致傷的程度後,再用火烤著,於適當的時機彎曲它。

這功夫急不得,還得在這炎熱的天氣中忍受火燄的溫度。

可工匠們的面上實在是看不出他們以此為苦,反倒是滿臉期待的形容。

 

靈兒在用過早膳後跟著昊天策一起到工匠們的聚集地。

工匠們居住及製作器具的區域在駐紮地裡算是比較特別的。

因他們制作指定的物件時往往需要一定的環境條件配合,故駐紮軍的幾個營地裡,幾乎每一處都會有他們專用居住的居室及制具專用的制具室。

這些居室及制具室並非採用帳蓬,而是一整排具備不同功能的屋子。

當她到制具室時,領頭的工匠因為對於彎折這門手藝特別出色,正親自烤彎竹片。

一旁利用等待時間討論圖紙的工匠們見靈兒來了,便圍了上來,想詢問她一些細節。

他們對於這樣的東西能出自這個年紀不大的少女之手,對她實在是好奇得緊。

「姑娘,這草圖是妳畫的?」

「是的。」靈兒微笑點頭回答。

「妳有給這些部件起名字嗎?」

「有的。」

「那妳說這嘞叫什麼?」

「這是馬蹬。」

「那這個呢?」

「那是馬鞍。」

「這些看來似乎都很好用,對於讓人能穩定坐在馬上應該可以起很大的幫助,姑娘妳是如何想出這樣的東西呢?」

「唔……我從前騎的馬上都配有這些,不過……」靈兒在圖紙上比畫了一下:「這幾處大多都是金屬的製品……」

她說了這話之後大家都譁然了。

靈兒姑娘說她從前就一直在使用這樣的東西,可他們這些隨軍的工匠不僅未曾在戰場上見過有人使用,事實上是從未有人見過這些。

看著工匠們的反應,靈兒也傻了。

怎麼可能會沒有人看見過這些平常的用具呢!

她回憶了一下她失憶後與馬兒有關的事情。

唔……最早的時候,是在金閣寺見到各種不同裝飾的馬車,後來……她也乘過馬車。

而自己真正開始在天耀騎馬則是在王府與銀星相遇之後。

其實她也不明白,銀星彼時是如何接受自己的,牠還會主動表示與自己的親暱,還在她上下馬或者騎乘的時候配合她,再加上她在城內騎馬的時間也短,因此雖察覺到有什麼地方不對勁,卻是一直無法掌握到那要領是什麼。

直至昨日她整整騎了兩個時辰的馬,長時間的騎乘下她才發現原來問題是存在於:怎麼這裡的馬只用了轡頭與障泥?

所謂的轡頭就是由馬嘴咬著的馬嚼子與套在馬頭上、延伸讓人容易控制馬匹行動的韁繩所組合而成。

障泥則只是放置於馬背上垂至馬腹二側如同厚毯子的織品,讓人在乘馬時能坐得比較舒服之外,也能用來遮擋馬兒行動時所揚起的塵土或泥水。

可這與她從前所體驗的完全不同。

印象中,她單純騎馬時也經常是什麼都不掛、就直接上光馬背去奔馳,可那僅止於自己經常騎乘的那匹馬。

因她自己的馬,平時都是自己在照顧,默契上自是不容分說。

可若是要做某些馬術活動,例如障礙跳躍,那一定是全套裝備都得掛上去的。如此活動過程才能較為安全,也能更為精準地執行動作。

銀星是個特例,大約是她同牠特別有緣,所以與牠相識之後,有兩次是直接什麼都不用就騎在牠背上,卻默契十足得似是搭檔很久了,她自然就不會想到裝備有不齊的問題。

於是她在確認問題後,就趁著帶銀星去營地馬廄休整的時候在那兒轉了一圈,發現偌大的軍營裡竟也沒有那些裝備。

她覺得奇怪之餘,想到或許是這裡沒有人會製作馬蹬,又想到自家王爺說隔日要帶自己去赤羽營,在不清楚那路程需要幾個時辰的情況下,她怕自己會半路脫力摔下馬,所以才想說至少在出發去赤羽營之前先弄個馬蹬來。

有了馬蹬,她騎馬時身形能穩定點,累了在馬背上「釣魚」時有個能踏的蹬子也較不容易摔下來。

昨夜因為她不確定自己在馬上的時候,能否有辦法做腰帶的調整,才請瀟大哥幫忙做個實證。

後來即便是瀟大哥順利試成,她還是比畫了很久,才將自認為可用的設計圖給畫出來。

可她未料到自己還未想好材質要用什麼來克服,圖紙就已經被拿走去做試作品了。

現在又知道這樣的東西在這個國家或鄰近地區是從未出現過的,那自己到底是如何知曉那些東西的呢?

靈兒心底起了重重的憂慮,眉頭皺得如同打了個結一般,昊天策在一旁見到,覺得有些不詳的預感。

「沈師傅,你們預計何時能將成品做出來?」昊天策的聲音打斷了正在思索的靈兒。

沈師傅將手上彎得差不多的竹片放在一旁,略想了一下,做了個揖才回答:「回殿下,傍晚以前應該就能做出初步的成品。若是要整個細緻地做好,大約需要三日的時間。」

「好,那傍晚時,就先試試能否如我們預期那般的好用。」

「是。」

昊天策轉身向靈兒及瀟瀟道:「我們先回主帳吧,有些事要派你們去做。」

「是。」瀟瀟及靈兒立即應道。

一路上昊天策同瀟瀟大步流星,靈兒則若有所思、臉色凝重,三人就這樣各有所思地回到了主營帳。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