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安排 – 之四 – 周夫人的觀察 Ver.2

經過這些日子的觀察下來,周夫人可以確定靈兒失憶前應是某大戶人家的女兒,甚或是出身於世家。

雖然有時候她會說些讓人聽不懂的話,但總結來說她那身大家閨秀的談吐與氣質不假,學起那些個繁瑣的禮儀規矩,亦是能很快就學到位。

這些並非是一朝一夕就可隨手捻來,總是需要時間的累積與沉澱才能展現出來,因此周夫人認為她的出身必定是不低的。

可她的出身雖是不低,她身上卻是絲毫看不出有被嬌養過的痕跡。

砍柴生火野炊之類的她行﹑削竹做玩具她也行,自己還曾見過她在做些小木刻呢!

可只要是回到了房裡做女紅,她卻只會最簡單的。

光是要繡朵小花,就教了好幾日,她才領略過來。

於自己來說,這倒是個稀奇事。

即便自己是出身於將軍府、做為一個曾隨父兄上過戰場的將軍女兒,她也不至於是鎮日只學騎射。

琴、棋、書、畫外加女紅哪樣不是打小學起、哪樣不是被要求要精通!

唔……若想在京都的大戶人家裡頭,找個靈兒這樣年紀卻是連繡個入門花樣也不精通的女孩……想來是很困難的吧,似是不曾聽過有這樣的人家。

且看這孩子至少也有十六歲了,卻還一副很天真的形容,這身形嘛……看來還是個處子,實在是蹊蹺得很。

在這個年代許多大戶人家的女兒早就在十五歲的及笄禮之前就許了人家,通常在行過及笄禮之後或者在及笄當日與婚禮二禮齊辦。

到了十六歲這年紀,有不少都已經生了頭胎當娘親了。

既然靈兒的談吐與氣質皆能稱得上是上乘,按說她的母家應該是非富即貴,如何到了這年紀還未有婚配……莫非是有什麼隱疾在身?又或是家中的爹娘太寵愛了?

周夫人看著這會兒正掀起馬車上的窗簾好奇看著窗外景色的靈兒,又想到自家主子自那件事之後的一些特異行為,她暗暗地搖搖頭安慰自己,或許是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吧!

 

靈兒是第一次坐這樣的馬車、又是第一次離開金閣寺,她整個人好奇得緊。

還沒上馬車前便先把馬車裡裡外外看了個遍,又問了車伕有謙關於馬車的一些構件及功能,最後還同有謙討論起照顧馬兒的事情來。

還好御王府的人都被調教得很好再加上這些日子以來大家也都相熟了,是以靈兒問了一些明顯為雞毛蒜皮的事,他們也未顯露出任何的不屑不耐。

只是養馬的事情很繁鎖,主要是馬伕在照顧,這些有謙亦不是全懂,只好同靈兒說回府後找時間再向她引薦馬伕。

馬車最後終於在夫人丫頭們都上車後緩緩出發、行駛在金閣寺的主幹道上。

車輪咕嚕咕嚕地轉動著,兩旁柏樹青蔥蓊鬱襯映著樹下的花花草草以及一處處美不勝收的禪意景致都在往後遠去。

靈兒看著窗外,心中又回想起方才同慈雲大師及慶長藥師道別的對話。

那還是她住在金閣寺二個多月以來頭一回見到閉關出來的慈雲大師。

寶相莊嚴又紅光滿面的慈雲大師一臉慈祥地說道:「老衲之前吩咐過智心同姑娘說過的,在此依然還是那句話。
凡事皆有安排,事已至此,姑娘莫急﹑莫慌﹑莫怕。
還望姑娘多珍重。」

慶長藥師則是道:「姑娘不論過往如何,於金閣寺獲救都彷若新生了。
願妳今後能平安喜樂,與我後會無期!」

他的話音才落,便聽智心在一旁跳腳道:「那是與藥湯後會無期吧!希望靈兒姑娘妳有空還是能多回來走動走動,順道做些有趣的東西給我玩。」

小藥童道:「智心,你這是只想著姑娘給你做東西玩吧!」

在場所有的人聞言都笑了出來。

靈兒回想甫到一個段落,發現馬車正要駛出金閣寺的大門,她回頭看著彎延上山的幹道默默地道:「金閣寺,再見了。我會努力開始面對屬於我的未知,希望有機會再見。」

 

馬車走在回京都的官道上,夾道兩旁可見半人高的樹叢。

樹叢寬大的綠色葉子上開滿了許多花,這些花群聚成一大簇一大簇像繡球的花團。

「小武、小琰,妳們看,好漂亮的繡球花呀!」靈兒一下子就認出來這些是繡球花。

「真的耶!靈兒姑娘,真的是好漂亮、好多顏色呢!」

「疑?姑娘,這花兒一叢叢地確實是長得像繡球,不過,我們都稱這種花為紫陽花,繡球花是……?」

「嗬嗬,是我給這種花兒取的別名啦,這是紫陽花沒錯。」

「疑?這些花怎麼依著順序是紅色、藍色及紫色……」

三個姑娘一起湊在窗口看著窗外漂亮的景色,小琰指著已經有點遠的金閣寺大門道:「怎麼愈接近大門,花的顏色就愈紅呀!是特別栽種的嗎?」

「妳們猜猜看為什麼?」

靈兒挑了挑眉,一副賣關子的形容,待到兩個小丫鬟看著她,小臉上均是在期待她能說說為什麼的時候才道:「那是因為土壤酸鹼度的關係,愈酸的土壤種出來的繡球花愈紫,繡球花基本上可以種來作為土壤酸鹼度的檢測劑。」

「呃?什麼酸鹼?土也可以吃麽?吃起來會酸酸的嗎?」

小武的小臉已是皺成了一團,約莫是聯想到吃酸梅的經驗去了。

「呵呵,不是的。
土壤的酸鹼度和土壤的肥沃度有關……」

靈兒一邊講一邊發現兩個小丫鬟的頭上好像有烏鴉飛過去,她趕忙換了個說法:「就是土地的種類會影響我們種米糧時的收成。
如果米糧能種植在合適的土地上,收成一定就會比種在較不合適的土地上好,那如何要知道現在要種植米糧的那塊土地適不適合種稻呢?
若能先種植紫陽花,我們就能以紫陽花開花時的顏色知道這土地適不適合。
以我們每天都在吃的稻米或者小麥來說,它們適合種在能開出粉紅色或紅色繡球花的土地上,種在開出紅色繡球花土地上的莊稼會比種在開出藍紫色繡球花土地上的來得多。」

「真的假的?原來是土的性子讓花的顏色不同。」

打小就生活在都城裡的兩個小丫頭哪裡聽過這樣的事。

她們即便是入王府前生活在家裡的時候曾與母親、兄姊捻花惹草,可那一切都是自自然然水到渠成,哪裡會想到原來土也有所謂酸鹼,這些性子會影響收成和花的顏色。

她們覺得這說法很新奇。

「周夫人,那些紫陽花好美唷,小琰能下車去摘點兒紫陽花上來麼?」

「小琰,」鞏毓靈有些為難地出聲道:「那紫陽花整珠都有毒,妳的手還是別碰上去比較好唷。」

「這樣呀……好吧。」小琰一臉遺憾地放棄。

小武見小琰的面色不佳,便開口道:「嘿,小琰,妳看遠方,那兒的花顏色是混雜的呢!」

於是,馬車內的氣氛再度熱洛了起來,她們三個又嘻鬧了一會兒,發現夾道兩旁已由繡球花變為芒果樹,沒多久馬車就穿過金閣寺山腳下的小村莊往京都而去。

 

由於配合周夫人的狀況以及靈兒拜別兩位大佬,所以她們出發回京的時間較晚。

尋常只需宿上一晚的路程變成得在路上宿上二晚,所幸金閣寺從來都是著名景點,因此沿途有三個客棧可供夜間落腳。

第一夜,靈兒因為旅途上的興奮,所以睡不著。

可第二夜她依然是失眠了,並非是因為人還興奮路途上的所見所聞,而是她對隔日即將進城、入王府一事感到心中忐忑不安。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