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安排 – 之十一 – 定安親王 I Ver.2

瑾王與御王一行趕到定安親王府時,王府正陷入大火之中,火光映得已經黑了的夜空發紅。

靈兒仰頭見到這府邸大門上的牌匾寫著「定安親王府」,有些疑惑。

她記得周夫人曾說過定安親王是天耀王朝三個異姓王中最受百姓讚揚的親王,在天耀已經世襲罔替了幾代,是天耀開國的功臣之一。

這定安親王一脈最初會與天耀帝有所交集,是當年天耀開國皇帝危急的時候,一隻自稱是鳳鳴軍的私人軍隊幫了他。

後來這支私軍又協助他推翻了前一個荒淫無度的王朝,所以開國皇帝上位後就封當時的鳳鳴軍統率為輔國將軍。

這位聰明睿智的輔國將軍並未如外界所預期的那般,挾軍功驕傲起來。

他韜光養誨,不送女眷進宮或是同什麼高官聯姻。他只在國家需要時才會出來,尤其像外敵入侵需要帶兵打仗或者是清理瘟疫災區這類別人不願意做的事,他總是不由分說地出面幫皇帝處理。

皇帝感受到他對皇室、對國家的忠誠,後來便封他為定安親王。

再後來皇帝祈盼天耀能在這定安親王一族的守護下更為穩定繁榮,便宣旨讓這爵位能代代世襲下去。

每一代的定安親王如開國的天耀帝所祈願的那般代代傳承,一直都是天耀王朝的中流柢柱、安定著人心。

只可惜定安親王傳了幾代之後,人丁逐漸凋零。

這一代的定安親王鳳鳥恭平只生了兩個女兒,一向與定安親王琴瑟和鳴的定安親王妃早逝後,定安親王也未再續弦,待兩個翁主都出嫁,王府的人口也終於從極盛時期的七八百人減至四五十人而已。

到底今夜定安親王府因何出事?

靈兒著實是不解。

她嘴裡叨唸著東方、定安親王鳳鳥恭平、鳳鳴軍……毒殺……假死……突有一道閃光於她腦中晃過。

僕從們在雲頎的指揮之下將一桶桶的水送進去滅火,雲頎一看到昊天嶺過來,立刻靠上前報告狀況。

「王爺,您料事如神,定安親王已經被捕押送皇宮了。」

「嗯。
勵眾堂那邊的情形如何?」

「冥殤還沒回來。」

「火還要多久才能滅?」

「大約還要半個時辰。」

「四哥,麻煩你把親王護送進宮。
雲頎,你回府以最快的速度調人到四個城門守著。
我先到城門去瞧瞧。」

「好。」昊天策溫潤卻毫無遲疑地回答,扭頭向自己的貼身侍衛道:「瀟瀟,你別跟著我找定安親王了。

你拿著令牌用最快的速度進宮,直接召集禁衛統領及下面的小隊,讓他們依『紅色警戒』戒備。」

「是。」

話落,昊天策立刻調轉馬頭往皇宮的路上奔去,瀟瀟向昊天嶺行了個禮朝皇宮方向出發。

雲頎大約知曉事情的嚴重性,快速地答了:「是。王爺。」

他向副手交代了兩句,找了匹馬趕回王府。

 

紫宸殿內氣氛一片沉寂。

這片沉寂在足足三刻鐘後才終於有人出聲打破。

「定安親王,朕真沒想到竟然是你!」

定安親王一臉傲然地跪在地上直視著光武帝。

「你欠朕一個解釋。
為什麼?」一想到從小的許許多多,光武帝真的無法理解。

「微臣沒什麼好說的。」

「你為什麼不說!
咱們這麼多年的情分還不夠讓你相信朕?」

鳳鳥恭平語氣諷刺地說道:「皇上您是天子,說的話是聖旨,微臣怎麼敢不信?」

「那你給朕說說,到底是為什麼?
為什麼要做出這種大逆不道之事?」

鳳鳥恭平一字一句地道:「哼!大逆不道?
微臣自認為一生都奉獻給國家,甚至是我們鳳鳥一族一直以來都是為國為民,忠於皇室。
可你是如何對待我們的?
婉兒不是你殺的嗎?
我們鳳鳥一族的男丁是如何凋零的,你會不知道?
現在連馨兒、玥兒你也不肯放過。
我被你欺騙了這麼久也是夠了,我要用最簡單的方法讓這個國家換個皇帝又不驚擾人民,金閣寺不就是最容易的麽?」

光武帝怒極反笑道:「朕沒有,你信不信。」

「微臣很想相信。

但是,證據都有了,臣不得不信。」鳳鳥恭平直視著光武帝那漆黑的雙眸。

「證據?你認為那些是可以相信的證據?」

光武帝實在是太生氣了,這位老友怎麼如此地……蠢,是關心則亂嗎?連證據是真是假都拎不清了。

他深吸了一口氣,讓心情平復下來說:「要不要讓朕的證據也來說說話?」

鳳鳥恭平未接話,只是氣憤地瞪著光武帝。

光武帝也不惱,直接拍了拍手,昊天策帶了兩個女子從前殿的側門走了進來。

兩個女子一開始走得是婷婷嫋嫋,但是,當她們的視線一見到跪在書案前的半百男人時,她們直接哭著跑了起來。

「爹爹!」

兩名女子不顧一切地跑向了鳳鳥恭平,連在光武帝面前該有的禮儀也忘了。

鳳鳥恭平激動得眼睛睜得老大,緊緊抱住兩個女兒確認她們是真真實實存在,才放開她們道:「馨兒、玥兒,妳們……妳們沒事?真的是妳們?」

「爹爹,還好御王殿下到的及時,不然我們一家都回不來。」

「什麼!」

「爹爹,我們家也是。
是瑾王殿下親自去救的我們,玥兒還真真是差點兒就再也見不到爹爹了!」

鳳鳥甯玥一想起那段,淚如雨下,身子也抖得如糠篩一般。

就這樣父女三人抱成一團,兩位愛女就這樣很突然地失而復得,讓定安親王這樣剛毅的鐵血男兒都忍不住老淚縱橫了一番,好一會兒才發現自己在皇帝的面前失了態。

「愛卿,我的證據如何?
馨兒及玥兒的丈夫、還有孩子們都還在偏殿等著傳召呢!
需要召他們進來嗎?」光武帝雙手插著腰問道。

鳳鳥恭平顫顫巍巍地低頭認錯:「罪……罪臣知罪。」

「說,你的計畫是什麼?」

「罪臣原本是協助將東方府中、原北原鄧府子孫救出之後,準備連夜離開到靠近赫連邊境與北原十四王子會合。」

「朕許你留著的那些親兵呢?」

「回皇上,在城外,罪臣沒有動。」

昊天策進了紫宸殿後一直立在書案旁,此時瞥見到了殿門外有著瀟瀟匆匆前來的身影。

瀟瀟與他的眼神一對上,就朝昊天策做了一些手勢。

昊天策見那手勢後蹙了蹙眉,他旋了半身向光武帝行了個禮以打斷他的問話。

「父皇,方才收到的消息,鳳鳴軍在東城門外造反了。
五弟現在已在城牆上指揮了。」

「這怎麼可能!

皇上,罪臣並沒有下令!」

光武帝走到鳳鳴恭平面前,將手放在他的肩膀上,嘆了口氣說道:「恭平吾友,我相信你。
但這局勢看來已脫離掌控,等到事情處理完,朕會為你想想辦法……」

「罪臣……罪臣謝皇上!罪臣立刻前往處理。」

「我們之間有什麼好謝的!快去吧!」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