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安排 – 之八 – 自己的座騎自己馴 Ver.2

驀地,昊天嶺收了他的笑,說了句「真是個小傻瓜」就離開她的身前,走到一旁的太師椅坐下。

他彈了個響指,雲頎隨即從門口走了進來。

雲頎甫進門便瞥到那件落在地上的紫紗外袍,他識相地撿起來拍一拍,直接擱在自己的小臂上走到昊天嶺的面前。

「什麼事?」昊天嶺的聲音清冷,邊說還順道將自己的衣裳給理了理,彷彿先前並未發生過任何事,依舊是那個淡漠的御王殿下。

「王爺,大理寺牢裡的那些人都死了。」

「哼,終於等不及了呀!
四哥呢?」

「已經在查了。王爺要去瞧瞧嗎?」

「嗯。備馬。」

昊天嶺伸手將雲頎手上的外袍接過,往身上一披,兩人一前一後就要離開同生閣。

他將要走出房門時覷了眼靈兒,發現她還呆愣地坐在椅凳上,便說了句:「貼身侍女,快點跟上。」

之後,他也沒管靈兒有沒聽見,大步流星的就是往馬房去了。

靈兒看來雖已滿十六歲了,卻是還未經男女之事。

都說少女情懷總是詩,方才那種情形,她的一顆少女心被昊天嶺的聲音動作壓制得動彈不得,也無經驗該如何反應才是適當。

當下的她,只覺腦子裡一片零亂而思緒則是被攪得如同一鍋漿糊一般。

她的心臟好不容易在昊天嶺與自己的距離加大才落回原來的位置,身體的熱度也退了下去。

可她對於自家王爺的行為依然困惑。

小傻瓜是在指自己嗎?

自己哪裡傻了?

靈兒還在認真思考的當口兒冷不防地聽見昊天嶺在喚著自己,才察覺到四周的旖旎氣味已被他離開身前時瞬間冒出的冷氣給掃了個精光,她瞬間從椅凳上彈了起來衝了出去。

至今仍穿不慣的長裙有些絆腳,她拉了拉裙擺露出腳來卻還是被門檻給重重地絆了一下。

她索性回屋子裡將裙子從裙頭處往下摺了幾折,再拉下繫腰繩重新綁了綁才再出門。

只是當她再出門時,廊上已無人影,靈兒只能憑著先前小武帶她進來時的記憶,小跑著往大門的方向去。

很幸運地,她跑沒多遠,就見到昊天嶺同雲頎的身影,她當下就是鬆了一口氣。

昊天嶺見她跟上便將手放在唇邊吹了個哨音,冥殤如同鬼魅一般,赫然出現在昊天嶺的身側。

「冥殤,明早開始,靈兒就加入府裡的晨練,十五的時候帶她去暗衛營切搓一下你那晚見到的那個劍法。」

「是。」

「雲頎暫不能走,你讓人去傳令讓禁衛軍停止休沐,立刻整隊鞏固皇宮安全。
去。」

「是。」

冥殤應聲的餘音還在,人卻已在轉眼間消失,那武功讓靈兒看得好生佩服。

 

三個人到馬房的時候,馬房已將昊天嶺及雲頎平常騎乘的馬兒給準備好了。

雲頎看見三個人只備了二匹馬兒,在看了眼馬夫後,再扭頭向靈兒挑了挑眉。

馬伕見狀立刻明白過來,原來這位隨著主子一塊兒來的女娃也要一道出去。

他於是將靈兒上下打量了一番,轉頭欲進馬房裡挑馬。

「趙椼,不用挑了。
靈兒,妳去挑一匹合妳眼緣的。」

靈兒突然被昊天嶺點名,她不自覺地望向了他,可他正轉頭同雲頎說話未與她對視,她無法從他面上猜測什麼,只得道:「是,王爺。」

她走進了馬廄,在裡頭挑了好一會兒,方指著馬廄最深處的一匹馬問道:「王爺,我想要那匹黑馬,可以嗎?」

昊天嶺抬眸、循著她指的方向望去時,那黑馬的眼神也看了過來,一人一馬四目交接、直接對上。

那馬通體的黑色毛髮均勻透亮、身體結實,且其背寬腰窄四肢強健有力、五官立體,額上有一撮類似十字形狀的白色毛髮,再搭配上那眼神裡滿滿都是桀驁不遜。

嗯,她的眼光不錯,這是匹比上其他軍馬更為優異難得的好馬。

昊天嶺還未回答,馬伕便緊張地道:「姑娘,萬萬不可呀!那馬還未完全馴化,任何東西上牠的背,牠都會很爆躁,您小姑娘騎恐怕會有危險。」

「王爺,我想試試看,可以嗎?」靈兒眼裡透露著堅定,她看著昊天嶺的雙眸以眼神詢問他。

昊天嶺眼睛眨也不眨地道:「給妳一柱香的時間。」

「還請借我馬場!」

「用吧。」

「多謝王爺。」

靈兒歡快的去為馬兒套上轡頭便牽那匹馬到馬場裡。

她們才來到馬場的邊緣,馬兒便撒了蹄子跑動起來,靈兒一覺察牠要跑,就是直接放開了韁繩讓牠去。

接著,她自己也跟著牠進了馬場。

她在馬場上跑在馬的內側,陪著牠跑。

馬兒的速度快,她就跟著快;馬兒放慢速度,她也跟著放慢。

到了第二圈的時候,遠遠看去,靈兒在笑著,好像在跟馬玩。

不過,這時一人一馬的情勢似是已倒了過來,靈兒若是跑快,馬兒就配合她的速度跑快,她放慢速度,馬兒就跟著慢。

後來,她幾乎是用走的,馬兒卻過來用頭蹭蹭她、推著她往前走。

她左手半抱著馬頭、輕拍馬的臉頰好像說了句什麼,馬兒便猛地將靈兒一甩,她就這樣抱著馬脖子被順勢甩上了馬背,馬兒立即在馬場裡頭狂奔了起來。

靈兒初初被這突如其來的速度給嚇到,但更快的是她身體的反應。

她身體前傾弓起,上身盡量往馬脖子方向靠,手緊緊地抓著馬兒的鬃毛,好像不是第一次經歷這樣的事情。

到後面她拉著韁繩、直起了身子,開心地享受暢快奔馳的感覺。

這是她自清醒以來,第一次感到自己終於能反手掌握住些什麼,不再只能一味處於被動、被命運推著走。

馬兒又再跑了二圈,終於在靈兒的指示下往馬場旁的圈欄走去,在昊天嶺面前幾個跨步的距離停了下來。

馬伕很有眼色地立馬搬了上下馬用的下馬凳過來。

靈兒踩著凳子下了馬,理了理裙子才走到昊天嶺及雲頎面前。

昊天嶺勾起了唇角道:「不錯,這馬就賜給妳了。
牠還沒有名字,妳給牠起個名字吧!」

靈兒緩了緩氣息、挽了一下耳邊的碎髮笑道:「銀星。」

她驟地想起還未對昊天嶺道謝,便連忙行了個禮說:「多謝王爺的賞賜。」

昊天嶺點點頭朗聲道:「好了嗎?」

「主子,已經給靈兒姑娘上好障泥了。」馬伕恭敬地回答。

「嗯。出發吧。」

三人往馬兒方向走去上馬,銀星在靈兒還未走到自己面前就先主動靠了過來。

馬伕怕小姑娘不便上馬,搬著笨重的下馬蹬過來時,銀心卻朝靈兒噴了噴氣,先一步又用了先前的方式讓靈兒上馬。

靈兒摟著銀星的脖子拍拍牠又說了說話,馬兒乖巧地跟著前面的兩匹馬離開。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