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安排 – 之五 – 桃花臨溪 Ver.2

離開金閣寺的第三日,馬車又穿過一個小村的官道,在一個叩嘍之後行駛在一座橋上。

靈兒往窗外望去見到了下方河道兩旁開滿了石菖蒲。

她想,這兩日的路上沒什麼適合摘採的花,眼下好不容易看見了無毒的石菖蒲,便忍不住地想滿足一下小琰想摘花的心情。

她向周夫人開口說道:「周夫人,下面的菖蒲花開得極好,我們能不能下去摘一些呢?」

「原來是到了桃花臨溪。眼下也快中午了,進城還需要一個時辰,我們不如就在此處休息一下吧!」

車外的有謙聽見周夫人的聲音便回了聲「是」,在過了桃花臨溪橋之後便將車往橋的岸邊趕。

這條溪夾道兩岸都為桃花樹,故此處在春季有桃花可賞,於夏天有桃子可以吃,所以在橋的兩岸各有幾個小茶房可供賞花摘桃的人休憩。

且桃樹全身是寶,這些個小茶房便會採新鮮的桃花桃子等來製作小品提供給客官使用,周夫人就是打算帶著幾個小姑娘在其中一間茶房用午飯。

這個季節的桃花都謝得差不多了,入眼所見便是結實累累的桃花樹。

小琰與小武下了馬車不停地望著桃花樹上的桃子流口水。

靈兒下了馬車倒是有些神色鬱鬱,她方才聽周夫人說再一個時辰就到了京都,心裡頭有些悶悶感覺,不知該如何抒發,因而想找個藉口去溪邊溜溜。

她躊躇了一小會兒還是開口道:「周夫人,看來上菜還需要一些時間,不如我就先去摘些菖蒲回來吧!」

「不必,老身已經吩咐石衛去挖了。」

「讓石衛去挖?」

「是呀!妳們喜歡花,但石菖蒲好用的地方是它的根莖可以入藥,所以讓石衛去挖,每個人都能得到想要的,皆大歡喜。」

靈兒聞言有些失望地垂了眸子,目光卻瞧見周夫人握起了自己的手。

周夫人溫和地說道:「瞧妳眼下都泛青了,是昨夜又沒睡好?
別擔心,皇城不是什麼猛獸,王府也不是什麼鐵籠,妳若是想知道自己是誰、家人在哪裡,在皇城裡接觸的人多,要找到像妳這樣氣質的人家機會才比較大。」

靈兒感覺心裡似是踏實了些,便點點頭微笑道:「謝謝夫人,希望能借夫人吉言。」

「嘿!這位夫人還有小姑娘們上菜了!這是夫人要的桃花蜜茶,還有這些是五穀飯、清炒桃花豆苗、桃花酒燉肉、桃花山藥雞湯。」

店小二在此時適時地上了菜,每端上一道還順便介紹了一下菜名,末了還道了句:「客官您們請慢用!」

「靈兒妳身體才剛復原,多吃些桃花製的東西可以化瘀活血。」說著周夫人就幫靈兒佈了些菜,「小武、小琰妳們最近到了有些水腫的時候,也多吃些。」

「多謝周夫人。」

靈兒口裡道著謝心裡卻覺奇怪,周夫人幫她佈了菜,對小武及小琰就只是口頭提醒而已。

她不好拂了周夫人的好意,也不好當著二個丫頭面前開口問周夫人,只好低頭吃菜邊偷瞄小武及小琰的表情。

「謝謝周夫人提醒。」小武跟小琰一臉開心,各自挾了幾筷到自己碗裡,並未有靈兒所想的異議。

幾個人坐在小茶房吃,石衛依周夫人的吩咐挖來好幾株菖蒲之後,身形一閃便消失無蹤,車伕有謙則是端了一碗公到馬車旁看著馬兒邊吃。

一會兒的功夫,小茶房內的人就將盤底吃個朝天,尤其是兩個小丫鬟不知怎麼地沒拿捏好分寸,把肚子吃得圓滾滾、直打飽膈。

周夫人怒嗔了她們倆個一眼,然後把她喜愛的桃花蜜茶喝了兩壺之後,一行人才出發回府。

 

馬車接近京都的城門口時,周夫人收拾起玩興的心,向靈兒介仔細地介紹了京都城的狀況,才讓有謙進城。

只是這馬車正要進城時,靈兒又覺奇怪了。

她見城門口排了一長隊伍,排著的人個個手上都拿著一白色條子在等待,可她們的馬車直接越過那些人進了城門。

因為這不同於其他人的特殊,靈兒在馬車經過城門時,特別往排隊在前頭的那些人瞧。

她瞥到排隊在第一位的人正拿著手上的條子給門口的侍衛看,侍衛將那條子反覆看過又與那人說了幾句,才將條子上的字抄到一個厚本子上,再讓那人在厚本子上蓋了手印後,那人才能拿回條子往城裡頭走。

靈兒奇怪地開口道:「所以那些人到底是在排什麼?」

「姑娘不知嗎?那些人是在排隊進城。」

「排隊進城?
那為何我們的馬車不需檢查就能直接進城?」

小武滑了一下,她坐好後道:「因為我們是乘周夫人的馬車進城的。
周夫人是皇帝陛下親封的一品誥命夫人,駕車的又是御王府的侍衛,所以我們不需像那些人一樣拿著路引排隊進城。」

「原來如此……」

靈兒的小臉兒掛上了幾分陰鬱,她暗道:還真是個階級分明的社會呀……想來在這裡掌握特權會是件很重要的事。

就在她正要往深處想時,忽聞小武道:「終於回來了。」

靈兒連忙往車窗外看,想知道自己接下來會住在一個什麼樣的地方。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