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安排 – 之二 – 禮儀教室 Ver.2

待在金閣寺養傷的日子,最重要的除了養傷,當然就是周夫人這趟來的目的——禮儀教化。

在接觸周夫人之前,靈兒還真不知這世上竟能有如此有趣的禮儀教室。

周夫人的年紀其實已四十有二,但保養得宜的她看來才三十出頭。

見過她的人開初很容易會因她淡漠嚴肅的外表而卻步,這點可從她年輕時候有著冰山美人的稱號看出些許端倪。

只是同她相處之後,有緣人便能明白她的好,知道她只是外冷內熱又護短。

靈兒初初也是被周夫人的雷霆手段給嚇了一跳,這甫一見面便不容分說地把小藥童趕出門外、將自己抓去洗澡上藥的這種事,大概也只有周夫人這樣強勢的女子才做得出來。

那時她還以為這位夫人會像模糊印象裡的什麼姑姑那般,嚴厲地要求一個還在拄枴杖才能走動的人做一些高難度的禮儀動作。

她未料,後來並非如此。

 

這日在周夫人住的禪院裡,靈兒正坐在一張繡墩上,她眼前則是一副攤開的巨型地圖。

那地圖讓原本能擺上幾套茶具的石桌上再無一處空位能置物,部份地圖邊緣還沿著石桌的桌面落在了邊緣之下,隨風輕輕地搖晃著。

靈兒聚精會神地瞧著天耀王朝國界以北的那片遼闊土地,彷若進入無人之地,四周靜得只餘蟲鳴聲。

好半晌,坐在一旁的周夫人才開口。

「靈兒,上次老身曾提到同我們友好的是北方的雪國,妳猜猜諸國之中誰與我國的關係最為交惡?」

「以之前夫人說到殿下長年在北方征戰的事情看來,是東北方的北原國嗎?」

周夫人頷首,「沒錯,是北原國。
那妳知道為何北原國會如此喜歡打仗嗎?」

靈兒的手撫在地圖上北原﹑天耀及雪國的三國交界處,不一會兒道:「因為……搶資源的關係嗎?」

「唔……搶資源……這個說法不錯。」

周夫人又道:「那為什麼他們需要搶資源?」

「這北原國的地理位置差不多同雪國,可他們北方有一個幾乎快同國家一般寬闊的大湖,那位置的大湖……想來是終年冰封的吧,至多是每年夏季才真正溶冰,他們無法像天耀一般能有廣闊的土地農耕,所以才會一直想要往溫暖的南方擴張土地。」

「沒錯,北原國的生活確實比起天耀辛苦多了,他們的子民從小就在冰封的土地上生活。
不過,自從他們利用同琮瓍及赫連三國聯軍的空隙佔了琮瓍的部份土地之後,現在多數的子民都遷徙到逐水草而居的土地上,生活上已經改善很多了。」

「咦?那為何雪國同樣是半年以上的冰封情況,卻不會侵略其他國家呢?」

「很好,妳注意到重點了。
其實每個國家的國情都不盡相同,雪國自是有他們的手腕,所以不需要靠侵略別人就能成為這世上最富裕的國家……」

周夫人每日都會向靈兒講述許多這片土地上的事情。

除了天耀王朝的歷史地理、人文風情,還會說說天耀周邊有著什麼樣的國家,其人文地理又如何,後來甚至是比較各處的禮儀是如何因地制宜的演變而有所不同。

周夫人就如同是一部活動書庫,不止博學多聞能有問必答之外,還相當擅長說故事。

她每每總是能把每個事件的細節說得繪聲繪影,讓人像是親身參與了一般。

而周夫人最令靈兒崇拜的一點是她不設限許多事情的對錯、亦不直接給予答案。

她總是耐心地儘量提供事情的各個面向讓靈兒有自行推敲揣摩的空間,最後再來就各自的觀點一同討論。

這事最大的好處就是讓靈兒能很快地掌握整個自身所處的環境與狀況,在掂量事情時能從較宏觀的方向來衡量。

這讓靈兒在閒暇時甚至想過,那位御王殿下是否就是受到了周夫人的影響與啟發才能有今日的成就。

至於所謂的禮儀與應對進退更是不如靈兒開初所想那般,得反覆練習枯燥的禮儀動作。

她在周夫人的日日薰陶之下,早已將那些禮儀在不知不覺間刻入了自己的骨子裡。

 

這一日離祈福活動結束有一個月了,周夫人正在院子裡品著茶,忽有一道黑色身影從院門外轉了進來。

周夫人聽見聲響,垂眸分了一杯茶。

待她將那杯茶遞給對方的同時,她道:「冥暗衛長來了呀。
王爺有什麼指示嗎?」

冥殤向周夫人行禮道:「主子怕夫人帶來的書都看膩了,讓屬下帶些過來給您解解悶兒。」

「哦?王爺真是有心了。
你是待會兒就走?」

「是。
看過靈兒姑娘的狀況就回府覆命。」

「嗯……你回去同王爺說,王爺的眼光很獨到,這位姑娘老身很喜歡,以她現在的智識能夠入府了。
只是……」

周夫人說到此處頓了頓,目光直直地看向了冥殤。

冥殤見狀,低頭問道:「夫人需要什麼?」

「老身聽說當時是你救下的她?」

「是。」

「既是如此,希望你可以勸勸她。」

「是,屬下知道了。」

 

「靈兒姑娘。」冥殤在禪院的角落找到正在做著復健動作的靈兒。

「阿!是冥殤大哥。」靈兒開心地向他打招呼。

她拿起絹帕擦汗道:「大哥是何時來的?」

「才來而已。
妳恢復得如何了?傷還疼嗎?」

「就剩這腳還不能完全承力,其他都好得差不多了,謝謝你的關心。」靈兒笑著道:「今日怎麼有空來金閣寺?」

「主子派我送些書過來,等會兒我就要回去了。」

「喔?殿下讓你送書來給周夫人的?看來我有新書可以看了。」

靈兒看來很開心的樣子,只是笑了一會兒她的神情轉為在思忖著什麼,冥殤看著她卻並不打斷她的思路。

半晌,她開口道:「冥大哥,能不能請你幫我個忙?」

冥殤笑看著眼前這個同他小妹一般年紀的人道:「什麼忙?在我能力範圍內我一定幫!」

她垂眸道:「我想請你幫我向殿下道謝。」

「道謝?」

「是呀,如若不是他派了周夫人還帶了藥及這些衣裳來,我恐怕不會恢復得如此好呢!」

「這樣呀,我還以為是什麼事呢!
妳怎麼不親自向主子道謝呢?」

靈兒輕笑著道:「殿下是個高高在上的存在又日理萬機的,我只是個小小的平頭百姓,如何能得見天顏?」

她邊說還邊從懷裡摸出了個雕刻物,「冥大哥你在殿下身邊當差,要見他自然是容易的,能托你將這個帶給殿下嗎?」

「這是……?」冥殤接過那個東西仔細一瞧,那是個木頭製的文鎮,圖樣是帶著蓮葉的蓮花,刻得栩栩如生。

「這是我閒來無事時刻的,或許王爺看不上眼,但是我一片真心刻出來謝謝他那日贈我的青蓮,也感謝他讓周夫人來。
麻煩你轉交給他。」

「妳不想入府嗎?以妳的資質若是在王府以外的地方當差是辱沒了妳的能力。」

「我……」她躲避了冥殤的注視,好一會兒才抬起頭來對著他的眸子道:「冥大哥,你覺得在殿下底下當差……是值得的嗎?」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