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刺客 – 之四 – 接風宴 I Ver.2

初夏末了,此時的天氣已是炎熱,昊天嶺回府就先去沐浴,打算在晚上的接風宴前再處理些公務。

靈兒趁著昊天嶺去沐浴的空檔胡亂吃了點小武放在小几上的點心,就忍不住趴在那兒小睡了一會兒。

貼身侍女的差事並非只是端茶倒水那麼簡單。

昊天嶺在處理公務與議事的時候,她得全程隨侍。

有時研墨、有時奉茶,有時候還得幫忙做記錄。

萬幸的是,只有正式公文之流的文書是用毛筆書寫,筆記這類多是用自家王爺的發明——包裹精美的碳條來寫。

不然有時候內容一多、語速一快,抄寫速度實在很難跟上這些人。

書房裡,昊天嶺做什麼、說什麼、下什麼指令都不會避著她,也不怕什麼機密會外洩,靈兒才隨侍二日便覺得這事將成為她的新困擾。

雖說她覺得王爺是「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可若此時上天能給她一個願望的話,她覺得自己許願的內容大約會是希望「耳朵能關起來」。

所有人都清楚,王爺是那麼尊貴又是天耀的戰神,身負的責任自然是大,所以他每日都得知道許多事情,才能從而預防、或合宜地調配許多事物。

可那些需要進王爺耳裡的事,怎可能是什麼稀鬆平常之事呢!

自己現在上了「賊船」、知曉了一般人所不知的事,自己卻還只是個容易任人揉捏的小角色,如若不能繼續依靠著王爺,恐怕是一前腳離開,便是不知會被誰帶到哪兒嚴刑烤問、最後死無全屍吧。

可她偏生不能「非禮勿聽」,畢竟她還得做筆記呢!

此外,她希望儘早能找個時間同王爺單獨談談。

她入府二日,還未見差事的契約條款,可她彷若是已置身在核心之中,這讓她揣揣不安。

只是王爺一直在忙,她也不敢開口。

昊天嶺身邊多了個貼身服侍的人,能輕鬆點的大約就屬雲頎了。

靈兒做的那些,原本都是他得負責的。

近日因為她在的關係,王爺砸下了很多府外的事情給他,他必須趁王爺在府內無需額外顧忌些什麼的時候,到外頭去辦這些吩咐下來的事。

 

人在宮裡頭的光武帝,因驟失了好友,其實打心底並不想辦什麼接風宴,尤其是定安親王的出殯一定得排在後日的天中節之前,他很想在今夜偷溜出宮去陪陪老友最後一晚。

可眼下與赫連帝國之間的關係微妙,而赫連皇太子前來的其中一個理由是探望其二十來年前嫁過來和親的姨母——現在的德妃。

所以還是得辦個接風宴,好顯顯國威、刺探敵情以及讓皇太子看看他的姨母在天耀過得很好。

聰明如光武帝,辦這種無趣的宴會當然丟給下面的人來處理,既然迎接是派了昊天策,那辦宴會就丟給二皇子昊天道吧。

如此一來,自己只要負責晚上出來吃吃飯、說說場面話就行。

這說不定,還能提早溜出宴會離開皇宮,反正主辦的昊天道會頂著嘛!

而且昊天道的母妃就是德妃,相信他們母子倆會將這事操辦得讓德妃有足夠面子的。

光武帝哼著小調,暗暗地稱讚了一百遍自己的聰明機智,向著身旁道:「高德勝,快去幫朕準備些好酒!」

 

傍晚,昊天嶺要靈兒換了一襲以湘妃色為主的同款衣裳,便帶著雲頎和靈兒進宮了。

這宮宴的抵達時間是一門藝術,它總是能讓人輕易地看出眼下整個圈子裡身份的排位順序。

除卻主辦人,通常是愈晚進場的人身份愈高。

也因如此,眾人一般都會依照身份踩著點進入舉辦宴會的場所,以免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又或是讓人看輕了去。

昊天嶺雖位高權重,可人卻比較恣意又無人可逼迫他,故這類宮宴他要麼不是來得比較晚,就或者是乾脆不來,那些所謂人與人之間的交往事宜,他一向交給他那溫潤的四皇兄處理。

昊天策對於有無參加這些宴會並不在意,不過賣光武帝的面子都會出席。

只是離席的時間,就得看他母妃是否有出席。

若靜貴人會出席,昊天策通常早早就進宮覲見他的母妃,然後到了宴會前陪著母妃入了席次,才到自己的食案上。

如母妃提早離席,他也就跟著送母妃回寢宮去了。

至於今日主辦宴會的昊天道看得出緊張,早早就在大殿裡頭指揮或者接待已經到來的使節團。

 

昊天嶺抵達舉辦宮宴的大殿時,宮宴已經快要開始,他到的點正踩在光武帝進場之前。

他一襲紫袍,隨意地走到自己的席次,在軟墊上坐了下來。

昊天策見他來了,只是簡單地舉了舉酒杯示意。

靈兒與雲頎因是侍從身份進宮,所以只能在大殿外等候,亦或是在側殿與偏殿交會形成的花園裡走走。

通常這時候,因為各家主子才進了舉行宴會的大殿,尚且不需侍從們侍候,所以認識或熟捻的侍從們就會聚在一起聊聊。

雲頎見瀟瀟在側殿的另一側,當然就走過去同他說話,靈兒沒認識什麼人,她就候在了側殿門口附近。

不多時,一聲莊重威嚴的通傳響起:皇上駕到。

殿裡原先交談的聲音立馬停止,在短暫的窸窣聲後大殿裡就是一片寧靜。

這靜默維持了好一會兒,直到有個沉穩大器的男聲說了些話才被打破,接著絲竹管樂聲響起,顯然,宮宴由此正式開始。

這宮宴一開就將近二個時辰,原本靈兒好奇看著一些殿外的雕刻、裝飾已走到離側殿門口有些距離的花園,當她發現有人開始從大殿裡出來醒酒更衣,她迅速地回到了大殿門口的附近候著。

不一會兒,昊天嶺也出來了,靈兒見他作了個手勢,自己便繼續在那兒候著,雲頎跟上自家王爺的腳步進了偏殿去。

又過了一會兒,嘉柔帝姬被貼身侍女給扶了出來。

帝姬看來有些醉意,即便是侍女扶著她,她也依然是搖搖晃晃的。

侍女怕帝姬支撐不住,扶著她打算往另一頭供女眷休息的偏殿方向走。

主僕二人就這樣經過了靈兒的面前,靈兒低眸閉氣不想為酒氣所醺,只是才垂眸,她的雙眸驟然被一道不甚明顯的反光給閃了一下。

雖說宮裡頭難免都會見到人戴著許多飾品,可以位置來說不大可能會如此將光「刺」入她的眼眸,她覺得這不尋常,立即抬眸、警覺地往四周望去。

她目光一抬,入眼就見一黑衣人影朝著嘉柔帝姬衝去,她腦子還未反應過來,身體已然是往帝姬身後跑去。

「瀟、瀟瀟大哥,有刺客,要支援!」靈兒跑動之間,仍不忘以餘光在四周找尋援手,她瞥見在另一側殿門口等著昊天策的瀟瀟,便是本能地叫著此處唯一能信任且又認識的人的名字。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