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刺客 – 之五 – 接風宴 II Ver.2

靈兒衝到嘉柔帝姬跟前的時候,對方那人的手離帝姬已是不到半拳的距離。

帝姬與侍女亦是明顯感受到後頭有人接近,便回了首。

這一回首,主僕二人就被那人的氣勢給嚇得兩腿軟、一起跌坐在了地上。

這讓靈兒正好抓到了刺客的一個空門,她順勢扣住那人的手臂脈門,在對方瞬間施力不能的當口兒,她身形一矮且將那人的手臂往下一拉,提膝就是朝對方的下身攻擊。

對方連忙掙扎地向後一退,以另一手抽出明晃晃的刀身就是往下一落。

靈兒的身後是先前跌地腿軟離不開的帝姬主僕,身前則是刺客的攻擊,她退無可退,只好左手往七巧組件上一握,將小匕首給拿了出來,右手又將頭上的玉釵拿下來,兩手交會、合力用巧勁一起擋住了那刀,也因此和對方打了個照面。

靈兒看清了對方的眉眼,忍不住擰著柳眉道:「是你!」

「哼!」

對方冷哼了哼,靈兒餘光見到有更多的黑衣人在此時從後頭圍了上來,與她對峙的這位立即加大了向下的力道。

她手上的玉釵雖只是輔力之用卻也因扛不住刺客的力道而硬生生地折斷,她只好將玉釵轉了個方向,繼續用二手一起擋。

圍上來的黑衣人提刀是見人就砍,靈兒瞥見附近已有數人傷亡,她心急如何護著身後這主僕二人及自己全身而退時,感覺到身體因緊張而生出多餘的力量。

她當機立斷利用左腿蓄著的力一撐,將對方向下的力道往側邊引去,那刺客因為失衡略略有些踉蹌,靈兒利用這機會拉起了帝姬想往後退。

對方穩了穩身形,旋了半身獰笑砍了過來。

靈兒見自己與帝姬定是躲避不及,果斷將帝姬用力往身後一推、又挺身擋在了帝姬與刀子之中。

赫連嘉柔被附近冒險靠近的宮人給接住,她回眸,見到那黑衣人揮刀的力道之猛,不禁嚇得瑟瑟發抖。

為刀鋒首當其衝的靈兒眼裡,黑衣人的動作在此時已不知為何變成了極其緩慢的動作。

可即便如此,她的身子只能盡其可能地往後退,卻是完全避不開。

眼看刀尖就要落在自己的身上,靈兒的瞳孔一縮,只覺命將休矣,心中有些孤絕遺憾。

驟地,一道優雅輕飄的藏藍色身影入眼,擋住了靈兒與刀鋒的對視。

風馳電掣間,咣噹聲響了數聲,黑衣人的刀子被折成了幾段落在地上,人也被一掌給擊飛,靈兒的危機就此解除。

瀟瀟領著殿外的禁衛軍迅速地將黑衣人全包圍了起來,靈兒見狀,立即從宮人手中扶起了帝姬往一旁退去,把戰場直接交給男人們。

 

殿外的動靜影響到大殿裡的宮宴進行,絲竹管樂聲戛然而止,有不少人出來確認狀況。

赫連宸是頭幾個從大殿裡出來的。

幾位在禁衛軍包圍網中的刺客一見到他出來,不畏包圍圈的傷害,拼著受傷也要衝出來攻擊他。

赫連宸從一旁護著自己主子未參戰的護衛腰上拔出了一把刀反擊,再加上其他護衛出手,現場廝殺聲一片。只是片刻光景,這些黑衣人就死的死,重傷被抓的也突然死了。

昊天道皺著眉頭指揮人處理現場,赫連宸的目光快速地在人群中掃過,一下子就發現臉色一片慘白的嘉柔帝姬被人扶著、站在偏殿門口附近的檐下,他連忙趕過去察看帝姬是否有傷。

「柔兒,妳還好麼?」

帝姬主僕似是被嚇傻了,赫連宸問了半晌沒問出個結果來,他索性不問了,直接檢視自家妹妹有沒有事。

赫連宸仔細地查了一番,帝姬看來沒事,僅是有些受驚,可她的衣袖上卻有著血痕。

他循著血痕,才發現那並非是帝姬的血,應是在帝姬身旁、扶著帝姬的人手背上傷口渡過來的血。

眸光再度沿著傷處往上,一張臉躍進了赫連宸的眼簾裡。

「妳是茶樓上……御王身旁的那位姑娘……」赫連宸點了點頭,「妳做得很好,辛苦了。」

他看著她的臉覺得她與當時在茶樓初初的那一眼印象略有不同,現在的她看來不似在茶樓上的柔弱,而是剛毅堅強。

赫連宸鬼使神差地道:「妳的手還好嗎?」

靈兒因為赫連宸的話,低眸望了望自己的手,才見到小臂上有道傷口。

那道口子約莫是她以玉釵擋刀時,玉釵斷掉落地的過程中劃傷的。口子其實不深,只是有些長,所以血才會在扶著帝姬時流到了帝姬的廣袖上。

「這是靈兒該做的。」她垂目行了禮道:「只是靈兒失禮了,還請皇太子恕罪。」

「不礙事,妳下去處理傷口吧。」

「謝皇太子。」她行了個禮便告退,只是一轉身就看見一雙溫潤的眸子在望著自己。

靈兒向對方行禮,「多謝瑾王殿下救命之恩。」

昊天策點點頭道:「瀟瀟,帶靈兒去包紮。」

「是。」

嘉柔帝姬原本在赫連宸的扶持之下要去側殿休息一會兒、再安排回驛館。

她自先前被驚嚇到現在才終於是緩了過來,在緩過來後的第一件事,便是以崇拜的神情同自家哥哥說起靈兒方才的行徑,可她話說到了一半,那嘰嘰喳喳忽地就沒了聲。

赫連宸低眸,就見帝姬一瞬不瞬地看著前方。

「柔兒?」他順著赫連嘉柔的目光望去,見到靈兒正在向瑾王行禮。

他身側的赫連嘉柔被赫連宸這麼一喊,回過了神。

她依稀記得方才就是這道藏青色的身影為她們真正地解了圍,於是她忍不住上前道:「多謝瑾王解圍。」

昊天策方才雖有出手,但衣袍依然整齊、滴血未沾,面色如常的他看不出絲毫戾氣,像個翩翩謫仙。

此時他因嘉柔帝姬的道謝,目光溫和地望向她,這一眼,就讓嘉柔帝姬原本因驚嚇而蒼白的臉飛快地泛紅起來。

不過昊天策的眼神並未停留在帝姬身上,他很快就將目光轉往她身旁的赫連宸。

「帝姬沒事就好,恐怕等會兒皇太子還得好好地管教管教底下的人。」

昊天策語氣含了一絲冷意,「帝姬請在偏殿稍等會兒,自然會有人安排帝姬回驛館。本王先行處理善後,告辭。」

話落昊天策轉身離開,赫連嘉柔的目光追隨著他,直到他進宮宴大殿看不見為止,可她的小手放在心口處,覺得自己的心臟跳得厲害。

赫連宸攥起拳,他如何不明白昊天策的意思,雖然禁衛軍讓參加宮宴的賓客攜了武器進宮,可這些刺客是他們使節團裡的人。

正因使節團來參加接風宴,才把這些刺客也給帶進天耀的皇宮裡頭。

明面上這天耀皇宮的安全有問題,可若外人知道這裡頭的名堂是堂堂赫連帝國的皇太子被自己帶來的侍衛長刺殺,這臉面赫連帝國可是丟不起。

 

瀟瀟帶了靈兒到偏殿角落的一個小房間去上藥,以免衝撞了其他貴人。

那傷處被瀟瀟仔細地灑上了藥粉,汩汩而出的血才被完全止住,這時,昊天嶺同雲頎剛好推門進來。

這兒畢竟是在宮裡,人多眼雜,因而靈兒一見昊天嶺進門便要站起來行禮,他當下做了個手勢,瀟瀟便立即施力,示意她坐好以繼續處理她的傷口。

「靈兒丫頭,還好嗎?」雲頎揣度自家王爺對靈兒不一般,見王爺未詢問只好由自己來開這個口。

「多謝雲大哥關心,只是皮肉傷還好。」

靈兒笑笑地回了雲頎,接著還是站起來斂了臉上的笑,嚴肅地向昊天嶺行禮道:「靈兒倒是要向王爺認個錯,王爺下午才賜的玉釵,靈兒這會兒就弄壞了。」

昊天嶺低眸看著靈兒前臂上的傷口,眼裡閃過一絲陰騺,「玉釵再做就有了,不需上心。
只是那玉釵是特製品,不會輕易斷的,方才是怎麼回事?」

「回王爺,有刺客攻擊嘉柔帝姬,那些刺客是赫連使節團裡的人。」

昊天嶺口裡問著,手也沒停。

他的大手把靈兒的手從瀟瀟手中接過來仔細察看,待他握了好一會兒又上下仔細地瞧,確認只有那道口子,他才從瀟瀟手上接過紗布,幫靈兒包紮。

靈兒覺得昊天嶺握著她的手的感覺有別於瀟瀟,她有些尷尬地想將手縮回來,可他堅定地握著不容她抽手。

氣氛上有點兒怪,屋裡又響起昊天嶺那清冷的聲音。

「妳確定?」

靈兒立時被分散了注意,認真地道:「是的。
與我交手的那位雖然矇面,但眼神與特徵我不會看錯。
在茶樓上的時候,我見他就站在第三輛馬車的右後方第一個位置。還有另外一位後來覆面的布掉了,也是那時所見站在使節團末尾的侍衛。
全部的黑衣人總共有十五名,身手如何可能要問瀟大哥。」

「嗯。瀟瀟?」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