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初遇 – 之二 – 金閣寺 I Ver.2

自少女醒來之後,照顧她的人從小沙彌換成了小藥童。

雖說是照顧,可一整日下來也只有三餐及端藥湯的時間會前來。

又因小藥童每日的功課都很重,少女不好意思再加重他的工作,因此身邊的事情多半由她自己處理,亦或是等小藥童來時再請他轉告給在寺院裡工作的僕婦幫忙。

金閣寺內之所以有一些僕婦在此當差是因金閣寺是天耀王朝的皇家寺院,又,金閣寺離皇城京都乘馬車僅整整二日的路程而已。

所以,除了平時在寺裡修行的僧人之外,常常會有各種香客前來。

這些香客之中不乏許多皇親國戚、達官貴人,為了應付這些經常前來參拜的貴客、又須避免僧人因一些不必要的接觸致使無法安心修行,最後只好請了一些受過宮裡訓練的僕婦在此待命及伺候。

這些僕婦須負責所有貴客們的起居,尤其是那些貴客的家眷,比如千金貴重的小姐們或是異常挑惕的夫人們。

當然,這些僕婦在此時亦成了少女的好幫手,畢竟她是女孩子,有些事還是不方便小沙彌或小藥童處理的。

 

日子又飛快地過去半個月,少女雖未曾想起自己的身世,但當初斷得最嚴重的左腳骭骨已恢復到只剩下一點點鑽心的骨裂痛。

她每日卯時就會自主地起床,到院子去打一套拳法。待收了拳法後接著施行復健手法了解自己身體復原的狀況。

這些她都會,只是她疑惑著自己為何會這些。後來她想大約這些是同自己身世有關,所以才不記得了。

她想既是如此,就待她想起的那一日,畢竟再糾結日子還是得過,復健還是得做。

慶長藥師自她醒來後每隔一日會過來為她把脈、檢查斷骨的地方,他每次都讚她做得很好,甚至還同她交流復健的方法。

 

這日又是一個晴天,少女晨起還是在院子裡練拳及復健。

少女的一套拳正打得火熱時,忽見遠方來了許久不見的小沙彌,她便將拳法斂息復位。

做完這些,小沙彌也近在眼前了。

「智心,好久不見了,今天怎麼突然來找我?」她笑著向小沙彌打招呼。

「姑娘,我是來通知妳三日後皇家要到本山寺舉行一年一度、為期三日的祈福法會,屆時將會有許多貴客出席,想請姑娘配合一些事情。」小沙彌也笑著回道。

「喔?請說。」

「這次來的貴客比以往多很多,為了集中保護他們,要調用姑娘這邊的禪房,還得請姑娘收拾一下,移動到下邊兒的禪房去。」

「那有什麼問題呢!」少女微笑回答,「請你稍等我一下,我把我的東西拿一拿同你一道下去。」

少女回到禪房,說是收拾其實也沒幾樣東西。不過幾件這些天來穿的粗布衣及一件上下連身且上面有著些許割痕再加上好幾處洗不去淡色血跡的奇怪樣式的衣褲而已。

她摸著那件衣褲的一角,回想起慶長藥師那日拿那件衣褲及另一樣東西給她時,同她說過的話。

「姑娘,這兩件東西是老夫救妳時,妳身上所穿戴的。
妳這回受傷嚴重,可身上卻未有什麼傷口,應是得自這奇怪衣褲的保護……
這衣褲雖已著人洗過,可這些血跡如何也無法清除掉,就算是它保護妳的功績吧,妳留著這衣褲,也許將來還有用處。
至於這小機關……老夫從未見過,不知能否借老夫賞玩幾日?」

彼時,她一見到那件連身衣褲便知道其主要功能是防衝擊,額外也能一定程度地抵禦刀傷、刺傷。

可這樣的一件衣褲是如何會穿在自己的身上……她不清楚……

而慶長藥師口中的小機關其實是一隻腕錶。

她當時想著慶長藥師既是救了自己的恩人,他對這錶有興趣,乾脆就送給他做為謝禮吧。

可當她真拿著錶想給藥師送去時,莫名的一股錐心之痛自心間傾瀉而出,讓她的腳遲遲邁不出屋子裡。

她猜測這錶對自己應當是有極其重要之意義,便將其留在了身邊。

直到這幾日她右手恢復得差不多,她才將這錶重新戴回手腕上。

少女拿了條素色的包巾,將僅有的幾件粗布衣放在上頭,最後放上那衣褲。她將包巾打了個結後,就拎著包袱同智心一塊兒出發。

小沙彌看起來蹦蹦跳跳地領著路,卻很體貼地沒有走得很快,這是少女第一次從熟悉的禪房小院的小門離開,在金閣寺中移動。

「欸?智心,這兒是你們說的二重殿吧?我看還有路是往山上走的,所以往山下走是一重殿還是三重殿?金閣寺到底有幾重殿呢?」

「啊?妳在這兒住了這麼久竟然不知道?」

小沙彌歪著頭想了想,打了個響指:「對厚,妳一直在那個禪房小院養傷,身邊又沒什麼人陪妳……
啊!對不起,又戳到妳的傷心事。」智心摸了摸自己的光腦袋。

「不打緊,你別放在心上。」

「嗯……從何說起好呢……?
這其實與當初建寺時的事情有關。妳知道我們寺院是皇家寺院吧?」

小沙彌見少女點點頭便繼續道:「一般皇家寺院因為都是依著皇家給的銀子來維持寺院,所以是不開放給一般香客的。
但我們寺院在建寺之初,建寺的麟光帝便稱寺院也需開放給一般香客參拜,所以當時建寺的工匠為了一些安全上的考量頭疼很久。
在考察過許多地方的工匠最後來到這兒,聽聞民間傳說這山有龍盤踞,當時又有人見到山頂上有鳳凰,那工匠一聽這地兒有如此多的吉兆,當然立馬就讓選定了這座山來蓋寺院。
而且巧合的是,這地點一決定,那主事的工匠就有如醍醐灌頂一般,竟在一夜之間就將整個寺院的大殿、禪房等分佈的圖全畫了出來。」

「哇!這也太神了吧!」

「神奇的事不止一樁,那主事的工匠將寺院依著山由上到下劃分成五個區域,也就是現在的一重殿到五重殿,待到寺院蓋好眾人便發現每個大殿的分佈位置就如同之前所傳言的龍身之處,山頂五重殿那唯一的禪房正好落在龍首之上。」

「嗯,所以那個禪房應該是給皇帝住的地方吧?」

「沒錯。三重殿之上只有達官貴人可以進住及參拜,依照身份,愈貴重者住得愈高,所以我們陛下當然是住在最頂端的禪房才能合襯陛下的身份。
當然,這樣的配置方式也能方便每種身份的人安全上的安排。」

「當初規劃這裡的人想得很周全耶。」少女自言自語著。

「是呀,那位工匠對於禪房的安排也很有獨到的見解。」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