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傷 02 – 思路

坐在工作臺前,面對著一堆預定在今晚該寫完的程式,我下意識地摸著右手藥指上的戒指發呆,這戒指,是我第一次用程式領到的薪水買來犒賞自己,算是當做禮物的,但其實,這還隱含有另一個含意…

「RoRoRo~RoRoRo~」老實說~不知電話響了幾聲,才把我從空白的世界裡拉回到現實來,我懶懶的把電話筒拿起來:「摩西摩西…」開場白還沒講完,電話彼端劈頭就說:「芸芸~芸芸~快快…快幫我開門啦~門鈴按了半天也沒人回我~我拿了你要的書來了~」「噢噢~知道了!」我大夢初醒,丟了話筒,趕快把門打開,曉娟在門外已經快被書壓扁了。

「ㄚ~不好意思~我沒聽到門鈴聲!」我很抱歉地趕快幫忙曉娟把書給提進門。
「妳在做什麼ㄚ?芸」
「沒ㄟ~我也不知道我在做啥…腦子裡一片空白…看來我快和小丸子的爺爺差不多了=.=|||」抬頭看了一下牆上的鐘「完蛋了~這麼晚了~結果程式一句都沒動><” 看來今晚得熬夜了…」
「呵呵~芸芸~你不是一向晚上十一點都還在說『我的夜才正要開始』現在也不過九點半而已,況且今天是星期五ㄝ~」曉娟幫忙我把書上到書架上,一方面好奇地把幾本原文漫畫拿了下來「這個是….?」
「喔喔~那個是來自遠方,我前幾天特地跑到台北新光三越的書店買的原文書,很好看唷!你要不要拿回去看看」
「唷~不簡單唷!日文進步這麼多,都可以看原文了~」
「曉娟,不要挖苦我了,我的等級只有看圖說故事而已,哈!」我一邊走向工作臺「ㄚ~該好好工作了!這樣明天才能好好地休息」
「嗯?工作狂明天要休息唷?太陽是不是打西邊出來了?」曉娟一面打趣的說,一面打開電視,連轉幾個西片台看看有沒有什麼好看的片子
「只是約了幾個網友上battle.net打DII,最近累了,想好好休息一陣子」
「怎麼了?工作做累了?還是另有隱情ㄚ?」曉娟突然往我這邊湊過來,一面尖笑「嘿嘿~」
「做啥~你在笑啥?還嘿嘿咧?」我裝得一臉無辜樣還學她尖笑的樣子,假裝不懂她的意思
「西園寺最近跑妳這裡跑很勤唷~」曉娟搭著我的肩
「有嗎?妳怎不說他是常跑到十二樓去找妳?」
「嗯~這點我是承認,他是常上我那裡去,不過,他開口畢口都在問芸芸是不是喜歡這個,是不是討厭那個的!」曉娟繞著我,用芭蕾的舞步轉了一圈「還是我們西園寺先生不合我們芸芸小姐的胃口呀?呵呵~」
「@@~阿咧~」我呆了一呆「曉娟~妳調侃我唷~」我站了起來~想抓住曉娟這個頑皮鬼。
「我還知道西園寺星期三的時候跟妳表白囉!」
「阿~」我紅著臉,追著曉娟跑,在屋裡追逐了一會兒,我和曉娟坐在懶骨頭上。
「芸芸,那妳覺得呢?」
「嗯?什麼?」我想了一下「喔~妳是說我要不要和他交往ㄚ?」
「是呀~」
「我不知道耶…,曉娟,妳我認識這麼多年了,妳也最瞭解我了,看著我這樣在感情路上跌倒、爬起來,耀龍的事…我…我覺得自己沒有勇氣再去愛另一個人了…」
「哎…我瞭解,的確,那樣的痛,是任誰也承擔不起的…但是既然人家開口了…你總也得給人家一個回答吧…」
我腦裡一片空白,只是下意識的說「娟~讓我想一想吧…讓我想一想…」

X X X X X

「現在時間:下午三點五十分」曉娟響亮的聲音從電話裡發出來「我們來去逛街吧!」
「啥?太突然了吧?我正在牛牛關耶~」我用脖子夾住勉強接起來的電話「哇~牛媽媽跑過來了啦!」在玩DII時,為了怕以後無法再開啟牛牛關,得小心地把牛媽媽引到打不到的地方,以免她老人家不小心掛了~這樣以後就不能再進牛關聽有趣的牛叫聲@_@,可是~牛媽媽卻偏偏在我正忙的時候,衝了過來><”,只好帶著我的野蠻人,先殺出重圍再說,不過,等我的亞馬到了安全的地方時,電話已經在椅墊旁搖搖欲墜,差點兒就要跟地磚打kiss了。
「摩西摩西~?」跟線上的伙伴道別後,我才拿起電話,不過對方已經掛上電話,只剩下「嘟‧嘟‧」聲,我歎了一口氣,將電話放回它的家。
門鈴就在這時響了起來,不過,我不用看也知道是誰-一定是曉娟直接從樓上下來要把我帶出門了。

「芸芸~我來啦~」曉娟果然精神奕奕地站在門口「唷~你才下線,有點慢ㄋㄟ,不管,給你三分鐘換衣服,出門了~」曉娟走了進來~一屁股坐在我的御用椅上,動著我的滑鼠。
「阿~三分鐘?怎麼夠嘛~又不像男生在當兵,我還三分鐘戰鬥澡咧!」
「反正你快一點就是了~司機在樓下等了呢!」曉娟打開瀏覽器,在網路上看新聞。

在曉娟的威脅利誘下,總之,以我少見的速度出門了!並且被曉娟「塞」進在樓下等待的車子裡,為什麼說「塞」呢?因為我連坐上誰的車子還沒看清楚,就被曉娟趕趕趕地坐到車子裡了,她很粗魯的把我往車子裡送、關上車門,然後鑽進副駕駛座的位置,車便開了。

憑藉著車上的香味,我就知道這台車的主人是誰,但我並沒有急著開口,因為後座的另一個位子上有樣更吸引我目光的東西,那是一個約40cm 見方的的精美漆盒,漆盒的底色是黑色的,上面繪有生長在湖邊的鳶尾花,鳶尾花的花色是紫色的,而白色並閃耀著特殊光芒的的湖水看來是用貝殼鑲嵌上去的,做工看起來相當精緻,因為貝殼鑲嵌的部份非常平整,沒有多餘的部份,也沒有不符合鑲嵌形狀的凹槽,我一度以為那個湖水也是用顏料畫上去的,所以如此平整,一直到它閃著貝殼特有的光芒,才知道那並不是畫上去的。

「好美的漆盒呀~」我不禁讚嘆
「是呀~我也是這麼覺得」曉娟附賀著「學長說是他今天要帶去台北送人的!」
「喔? 話說回來,我們今天要去哪兒晃晃? 娟? 」
「妳問問我們今天的司機先生呀~」曉娟一臉小妖精的樣子

這時我的眼光才向前,看著駕駛座右上方的照後鏡,從後照鏡上看到西園寺那雙清澈的眼睛,「學長~今天換你做東!? 我們要去哪兒呀? 」
「嗯…曉娟說想去京華城逛逛,她說妳很久沒出門了,想找你一起去,又碰巧她今天中午遇到我,所以就開車,我們大家一起去!順便想拿那個漆盒去送給一個人…」西園寺說著似是而非的答案,平常冷靜的他,今天講話顛三倒四的。
「對咩~對咩~妳都足不出戶的,難得週末出來逛逛街嘛!不要老是陪妳的牛媽媽~」曉娟也在旁邊搭腔。

好吧~曉娟都這麼說了,只好順其自然囉,事實上,從星期三西園寺對我說了那些話之後,我就一直儘可能避免和他碰面,目前,我還是打算對他還是持著敬而遠之的態度,直到我心裡想清楚為止,適度保留一些空間,我想這樣對我或他都好。
往台北的路並不遠,一路上雖然大家有說有笑,但我的心思卻跟著鬱藍的天空飄得好遠好遠…。當車子快下交流道時,曉娟的手機響了。

「喔?換成First Love?」這是我很喜歡的日文歌曲,所以我能在第一時間就反應過來。
「不是啦~我有設定,這個聲音是小健打來的~」曉娟從包包中把手機拿出來,「喂?我們快到了~你就在涼州街口等我們…我坐的車號是XXX-XXXX」

小健是曉娟的男朋友,從對話聽來,小健應該也會跟去京華城,以小健的幽默風趣或許呆會逛街時比較不會產生無謂的尷尬吧!我想。

未完 — 待續

本文曾發表於 PCHome 個人電子報 藍苑 2004-07-05 第四十期電子報中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