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二十二 – 再從兄姊

抓、抓抓、抓抓抓。

馬車裡一直傳來指甲在皮膚上摩擦撓癢的聲音,一個女子的聲線在靜默的此處響起道:「前方的路到底探好了沒有,真是受夠了這種躲藏的日子!」

馬車外的人恭敬地回道:「主子,請妳再忍耐一下,探路的人很快就回來了。」

「還有沒有清水,本宮的臉又開始癢起來了。」

「附近有……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二十一 – 我的妻

蕭鳴鴻聽昊天承一下子說她好、又一下子反口說不算好就坐不住了,他蹙眉急道:「殿下,毓靈她到底是怎麼了?」

昊天承見他著急要下床榻,趕緊起身按住了他的肩頭道:「放輕鬆,她、她現在其實就在這座王府裡。」

「她就在這兒?」蕭鳴鴻激動了起來,又似是想到什麼道:「不對,她既然也在這裡……這裡是安全的……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二十 – 她在這兒

蕭鳴鴻點了點頭,微笑道:「恭喜殿下了。」

意外聽見蕭鳴鴻如此坦然地道喜,只是位居在「守護」位置的昊天承還真是不曉得面上該是怎樣的面目才是合適的形容。

他張了張口,喉頭發出的聲音卻只是幾個不成意思的音:「誒、噯這、不、我……」

蕭鳴鴻看著眼前這外貌看來甚是冷情、眼下卻有如是毛頭小子慌……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十九 – 言謝

正伸手打算強迫蕭鳴鴻的夜承影,被昊天承的大掌按住了雙肩而不得不停了下來,她回眸不解地道:「你做什麼?」

昊天承搖了搖頭,「這樣吧,妳在旁邊指點,我來幫他換藥吧。」

「阿?」夜承影狐疑地看著昊天承,食指朝著蕭鳴鴻點了兩下,又指向了昊天承點了點道:「你……你不是……?」

昊天承將自己的……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十八 – 蕭鳴鴻醒了

屋子裡所有的人都看著夜承影,夜承影看著廳門道:「我馬上過去。」

「承影,我陪妳去。」

夜承影扭頭看向了昊天承,見他都已經站了起來,她眼珠子轉了轉後才點了點頭。

她徑自往門那處走,昊天承緊跟在她的身後,臨出門的時候,夜承影回頭向屋裡頭的一眾道:「你們先用膳吧,我去去就回。
藥人以及……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十七 – 白費工夫

夜承影又再看了好半晌,特地從那沓紙中抽出了其中幾張在書案上,其他的則放置在了一旁。

「嶺兒,我記得你有張四十九陣在中土大陸上的分佈圖吧,那圖現在在哪兒?」

昊天嶺從一旁的案几架拿出一捲畫卷,將之展開放在書案上。

「嗯……」夜承影將圖紙上用來排序用的號與那畫卷上的號一一比對位置後,把……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十六 – 毓靈丫頭是弟妹

「咳咳,你還曉得你現在正抱著我?
你在這江湖上行走了也有不短的時間了吧,說說看,你有見過在『守護』之位的人在眼下這樣的情景抱著被守護之人的?」

昊天承被夜承影如此一說立即面紅耳赤,那雙鐵臂一鬆、手腳忙亂得不曉得該放哪兒,只能連連說著:「抱、抱歉。」

夜承影覷了眼面前的男子轉身吁了口氣,……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十五 – 應否

夜承影聽著他的話一愣。

他的那番話說得如此誠摯、認真,連過往會在自己面前出現的那種輕佻都一整個被收斂起來。

一個大丈夫能放下所有的驕矜說出這樣的話語是不容易的,尤其夜承影十分清楚這昊天承對人對事一向是有多麼地強勢、霸道的情況下,她的心亦是聽得那些話語而一顫、一顫地,至今仍未平復過來。……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十四 – 必須將他給推遠

夜承影走到了門前,手扶在了把手上,她忽然淡淡地道了句:「我替弟兄們謝過師弟了。」

昊天承看著她的背影,心頭緊了緊,他向前跨了一步,正要開口,又聞夜承影的聲音道:「可師弟把嶺兒留在京都裡就跑出來,萬一嶺兒出了事該如何是好?
你想見嶺兒被廢武功、被鎖在石牢裡麼?」

昊天承聞言愣了一愣。……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十三 – 激動

念一說到這兒時,屋裡的幾人已經是聽聞到了由遠而近的腳步聲。

「嘖!念十他們沒守住麼!」

他們三人刷——地起身,匆匆往門的那處去。

只是房門才開,他們的腳步便慢了下來,在夜承影覺得奇怪的時候,她已經被一個溫暖的懷抱給緊緊鎖在了懷裡。

來人將她抱得很緊,他的頭窩在了夜承影的頸窩上……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