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世事總難盡如人意 – 之七十二 – 青燄

坦亞微微勾起了唇角,夜承影微笑地看著她又道:「撐著,我馬上就把那些爛釘子給拔掉,我們一起出去!」

話落,夜承影抬眸,要撐起上身行動時,坦亞輕輕地開口道:「藥……師,我不……我不會……」

夜承影蹙眉垂眸,想到她的下頦還未復位,便道:「別說話,我先幫妳接上下頦,忍著點。」

話音還未歇,……

繼續閱讀…

十四、世事總難盡如人意 – 之七十一 – 修羅化

那二排牙齒,上下加總起來,統共四隻的犬齒已然變長,要說那些是獠牙,已是不為過。

夜承影急急地再往坦亞的頭上看,果然額角向頭頂的延伸處,左右各有一隻似牛的犄角正在冒出頭來。

夜承影看見坦亞變成了這個樣子,她的胸口疼痛萬分,覺得裡頭正跳著的那顆心都要碎了。

她的手握住了坦亞的手臂,激動……

繼續閱讀…

十四、世事總難盡如人意 – 之七十 – 闖入密室

出於保護的心態,蕭鳴鴻在看清密室裡頭那些人的作為時,他第一時間是伸出手捂住了夜承影的雙眸。

夜承影在他的手蓋住了自己的眼眸時,已瞭然了那暗室裡頭,必定是正上演著極其殘忍的惡行。

可她們到底是到這兒來救人的,怎能不冷靜地看清狀況呢?

夜承影用力地掰開了蕭鳴鴻的手,親眼見到了坦亞的慘狀……

繼續閱讀…

十四、世事總難盡如人意 – 之六十九 – 密室

夜承影點了點頭:「對,如此進去,同時能將那真氣層補上,那處便也不會進水……」

她揉了揉眉心,「畢竟我們只有三人,進出的時候只專心應對一方會輕鬆點。
我想,方才安挅已指明了那密室的位置,又那房間多半是以真氣所做出,我們不驚動外面的那些人,直接攻其不意地進入暗室……是我目前能想到最好的方式…………

繼續閱讀…

十四、世事總難盡如人意 – 之六十八 – 穿透

安德莉雅在真氣磚上落腳,心臟處不曉得為何一直在不停地砰砰亂跳著,她蹙著眉頭、按捺著那感覺開始專心地找坦亞。

修苒陪著安德莉雅站在那處一小會兒,就見安德莉雅的面色既興奮又急。

安德莉雅伸手拉扯著修苒的衣袖,一手指著綠洲中心,修苒頷首,趕緊帶她回到了夜承影那處。

「如何?」

「找……

繼續閱讀…

十四、世事總難盡如人意 – 之六十七 – 整個都是

「這樣……其實我也送了一個寧芙過來,正安置在選妃的營帳裡……所以這會兒就用不上了……」

「真的麼?」幻影的唇角勾起,「真的還有一個寧芙在這處?
其實寧芙的數量是多多益善的,現在啟陣的這個寧芙巫力很強,是不需要再搭一個寧芙進去……不過既然還有發現寧芙,就交給我們,我們會將她們集中,好好地使用的……

繼續閱讀…

十四、世事總難盡如人意 – 之六十六 – 陣在綠洲

「卡洛、卡洛,妳還在這兒麼?方才姐妹們在空中繞了會兒,發現綠洲那處好像有個魔法陣在啟動耶!」

卡洛婆婆聞言,驚疑地轉往營帳門口去,「真的假的?可他們不是要有寧芙才能進行儀式的麼?難不成我選的這個不是寧芙?」

「不曉得耶,會不會是有別的寧芙被送進來?要不要先去瞧瞧?」

「當然!」卡洛……

繼續閱讀…

十四、世事總難盡如人意 – 之六十五 – 陣在啟動

「不,我能肯定,那蠱一定是別人下的。」

「為什麼?」

「懂蠱的人,是斷不可能在自己身上養連枝蠱的,除非那人是以連枝蠱要牽制別人。
可若是如此,那體內的連枝蠱就一定是母蠱,可藥師體內的蠱分明是條子蠱。」

修苒聽聞安德莉雅所言,眉頭糾成了一團,她抿了抿唇才道:「……好,我曉得了。」……

繼續閱讀…

十四、世事總難盡如人意 – 之六十四 – 有很多蠱

蕭鳴鴻蹙眉,瞧了眼四周,與修苒找了個暫時的遮蔽處。

他們到了那兒,蕭鳴鴻垂眸就要為夜承影擦掉嘴角的那些血。

那血似有不少,他抬手拿衣袖為她擦了幾下,血還在涓涓地往外溢出來。

更讓他擔心的是夜承影的眼神看起來有些飄忽與渙散。

他想,莫非是她先前下的那針是下在什麼大穴上麼?……

繼續閱讀…

十四、世事總難盡如人意 – 之六十三 – 似是另一人

「貞兒!妳可終於從那個小面首的懷裡下來了,妳是想好了要同為夫的一塊兒回去吧?」段羽恒大喜地拍了拍手。

夜承影抬眸瞧了一眼站在防禦障壁上的修苒,小手朝上空一揮,修苒順應著她的意思,腳在障壁上輕敲了二下,便進了防禦障壁。

修苒落到了地上,面無表情地站在夜承影的左前方,手中握著那把匕首,以保護……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