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公主襲來 – 之四十五 – 去往郡主府

小武拿過一件外袍罩在鞏毓靈的肩頭上:「郡主,小心……。」

「現在什麼時候了?」

「回郡主,現在是申時初三刻。」

「嗯……那我得快些了。小武,謝謝妳一直以來的照顧……我現在就趕緊過去郡主府……。」她撐著身體搖搖晃晃地站起來,小武趕忙扶著她。

鞏毓靈揮了揮手示意不要小武扶著,又將……

繼續閱讀…

十一、公主襲來 – 之四十四 – 下了血本

滿臉深刻皺紋的老人欺身向前,伸出那看起來有如風中朽木的右手靠近昊天嶺的胸口正中微下的部位後手一抬,掌心便正對著他。

不一會兒昊天嶺額上便開始冒汗,他面上表情無波,半垂著眸子巍然不動如山,唯有袖中攥緊了的拳頭在昭示著他的忍耐。

隨著老人的手逐漸往上移動,老人清淡無波卻不混濁的眼神隨之跟著放……

繼續閱讀…

十一、公主襲來 – 之四十三 – 孰重孰輕

御王府的情報網自前一夜瑾王下了命令後就開始在找自家主子,可命令下了八個時辰都還未能找到自家主子在哪兒。

冥殤當機立斷,在午時把兩張字條放在信筒裡再綁於小白頭的腳上,將牠放了出去。小白頭飛得很高、很遠,卻也費了近兩個時辰才在一座山谷俯衝而下。

彼時昊天嶺帶著文嫣公主並幾個隨從在一座有著奇怪……

繼續閱讀…

十一、公主襲來 – 之四十二 – 氣急攻心

鞏毓靈在震驚悔恨之中不曉得自己最後是如何離開玲蘭園的,她跌跌撞撞踉踉蹌蹌地走在路上,整個人神識渾渾噩噩又覺每走一步她的世界都在崩壞。

腦海裡不停地穿插的是從小父親慈愛的片段、家人和樂的形容、艱苦訓練的往事,一直到了父親生日宴會的那一夜……接著畫面快速切換到昊天嶺對自己一幕幕的過往,那些看起來在……

繼續閱讀…

十一、公主襲來 – 之四十一 – THE DAY

「天嶺……。」她輕聲念著他的名字,朱唇又再次地碰觸了昊天嶺的唇,「本宮真的好喜歡你呀,你可千萬別辜負本宮……。娶了我,我們殺回去夏立做皇帝吧。從此你便是夏立的皇,本宮便是你唯一的后……。」

她的唇與昊天嶺的相貼在一塊兒,她伸出香軟的小舌描了他的唇型,想進到他口裡時,昊天嶺突然伸手攬住她的腰。一……

繼續閱讀…

十一、公主襲來 – 之四十 – 看星星

雲頎並冥殤飛快地回到御王府,到了合歡園雲頎啟動了機關,暗格開啟後裡頭只有一封他未曾看過的信。

雲頎檢查了一下,見那墨跡是自家王爺的,顯然那信並非是回信,於是便將信放回去,關好了暗格準備回瑾王府。

「我們去問問小武吧,確保那些信真是被郡主給拿走了。」

雲頎拍了一下頭道:「冥殤,還是你……

繼續閱讀…

十一、公主襲來 – 之三十九 – 信件

「也沒什麼,覺得自己該讓讓位子了。」

「讓位?讓什麼位?不是再有四日,妳同嶺哥哥便要大婚了?」

靈兒抬眸看著雪晴,苦笑著回:「靈兒自是知道自己的斤兩,不想擋了文嫣公主的路……。」

雪晴蹙眉道:「妳這是什麼話,嶺哥哥同文嫣公主不過是逢場作戲罷了!如何會有什麼擋路一說?況且,妳想想,嶺……

繼續閱讀…

十一、公主襲來 – 之三十八 – 情報 II

「文嫣公主原先並非是夏立國的長公主,真正的長公主應該是夏文瑀。她們倆是對長得幾乎一樣的雙生子,據說在失蹤以前只有她們的生母——明妃才能辨認的出來。

她們是在現任的夏皇登基二年時的秋天出生的,於夏皇登基五年時的宮變被送出宮避難,那位皇叔除了進攻皇宮之外,亦四處佈了人手要抓夏皇的子嗣,因此夏皇在疏……

繼續閱讀…

十一、公主襲來 – 之三十七 – 情報 I

夏文嫣在靈兒走出書房帶上門後道:「天嶺,你不會真答應她吧?聽起來你承諾了她不少,你若是答應了,就變成一個失信於人的人了,本宮覺得這樣不大好。」

昊天嶺走到夏文嫣的面前攏了攏她耳畔的碎髮到耳後去,柔聲地說:「是嗎?」

「是呀,君子重信,一諾千金,不能輕易毀壞的。本宮沒想到你已經有了未婚妻子……

繼續閱讀…

十一、公主襲來 – 之三十六 – 好戲上場 II

這真是奇怪了,明明昨夜才見過的呀!如何會是這樣的情緒?

是因為昨夜他的溫柔?

自己竟是如此地貪戀他的溫暖……?

她在這一刻才發現自己對於他的感情竟已是這樣地深。

可靈兒的理智很快地回籠,因她不可避免地見到昊天嶺如沐春風的和煦目光落在他的前方、落在那美人兒身上,那個真切的形容讓……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