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打道回府 – 之四 – 制情蠱

隔日一早用過早膳,慶長藥師便受昊天嶺所託前來為靈兒診脈,表面上是來瞅瞅她是否須要更改藥方子,實則昊天嶺是為了同藥師尋個機會秘談。

「藥師,靈兒需要換藥嗎?」慶長藥師才為靈兒診好脈,昊天嶺便開了口。

慶長藥師瞧了他一眼,正色道:「嗯。可能需要殿下幫忙找幾味藥……。」

「好。」昊天嶺扭……

繼續閱讀…

六、打道回府 – 之三 – 信任

不多時,慶長藥師出現了,落座在其中一個位置上,靈兒思忖了一小會兒便轉頭過去看著昊天嶺。

昊天嶺見她的眸子裡滿滿都是詢問及希冀,他未說什麼,只是笑著伸出手握住她的手,另一手則從菜盤裡挾了一筷塞進她嘴裡。

酒行了一輪,昊天嶺朝一旁的侍女招了招手。

「殿下有何吩咐?」

「去拿一壺果……

繼續閱讀…

六、打道回府 – 之二 – 賞賜

雪后回別莊後的翌日酉時開了個小型的慶功宴,此次主要是宴請邊境的守城大將之外還有天耀這方參與此次戰事的皇子將領。

昊天嶺當然是依著雪后的吩咐攜了靈兒出席。

昊天嶺、昊天道踩著雪后出席前的點來到舉辦慶功宴的未央居所的正廳。

正廳裡頭已經滿滿都是此次的有功人士,正不分國籍、你濃我濃地坐在……

繼續閱讀…

六、打道回府 – 之一 – 何謂十四子

身著玄色戰甲的昊天嶺看起來沉靜得如一汪深潭,嘴角卻揚著一縷似笑非笑的弧度,眼眸裡似是只有她一人。

昊天嶺正要開口,驀地轉過身去抱了拳,同時靈兒也行了大禮。

「靈兒見過雪后陛下。」

「好、好,乖孩子,免禮。」

「謝陛下。」

「天嶺,靈兒也是這場戰事的重要功臣,明個兒晚上的……

繼續閱讀…

五、戰事 – 之七十四 – 包容

「這幾日妳且先在此養好傷,待青木城的事安排好,我們就能回京都。」

靈兒急急地將口裡的小菜咽下後道:「嶺,你要放我在這兒?」

「這處目前都是我的親兵暗衛在佈防,楚秀成因為傷重,先前已秘密被送回北原了,這處是安全的。」

「噢,可……。」

「妳就在此處等我,乖。」昊天嶺撫著靈兒的後……

繼續閱讀…

五、戰事 – 之七十三 – 用心

雪晴虛弱地在玄冰上醒來,眼睛在室內轉了一圈,房內只有小梓守著,未見到昊天策。

她疲憊地閉上了眼,眼角一滴滴晶螢的液體不停落下。

又失敗了,而且,這次還被策哥哥給發現了……。

可自己真的很厭倦這個世界,每次入睡,她都希望自己再不用醒來……。

誰知道她整宿整宿都在那些日子的惡夢之……

繼續閱讀…

五、戰事 – 之七十二 – 滿溢的杯盞

那時她的血已是像個湧泉一般大量地從傷口噴出,要止住那血並非他所說的那樣輕鬆。

他先點了經脈讓她的身體進入類似龜息狀態好降低出血的速度,另外又給她餵了顆護住心脈的藥。

可他自己並冥殤雲頎幾個暗衛親兵身上的上好金創藥已是倒光了在那傷口上,那血卻仍舊是突破了那些藥粉形成的屏障繼續汩汩地冒出來,……

繼續閱讀…

五、戰事 – 之七十一 – 紅鳳菜

不多時門口傳來侍女的問候聲,小芽出去外間再進來時後面跟著幾個侍女及兩位小廝。

兩位小廝搬來一張較床榻略高的矮几,進來後將矮几安置在靈兒的床旁。

後面幾位侍女各端了一個托盤,盤上有一道精緻的菜餚。她們將這些菜一盤盤地放在小廝安置的矮几上。

靈兒瞧了瞧,總共是四菜一湯,基本上都是自己愛……

繼續閱讀…

五、戰事 – 之七十 – 我的名字

小芽在淚泉別莊方備好一切欲出門迎御王時正巧見著他抱著靈兒進來,小芽有些驚訝。

靈兒的臉色唇色慘白,上身的衣裳是整片觸目驚心的血跡,小芽請昊天嶺先將她抱進去屋內,自己則親自跑了一趟別莊的庫房。

庫房裡的狀況可說是一目瞭然。從門口可以直接見到最內側的牆角,只剩下少數的東西,如有半人高裝著香油……

繼續閱讀…

五、戰事 – 之六十九 – 寧死不從

她蹙眉看向昊天嶺:「王爺您的手……。」

「脫臼了。現在好了。」那聲音回得清淡,可先前受過骨傷的靈兒卻能想像得到那有多疼。

「呃……。小芽!」靈兒蹙著眉喊道,小芽便聞聲過來。

「小芽,麻煩妳先回別莊去準備一下,王爺一到先沐浴然後讓軍醫來為王爺診脈。」

「是。」

「銀星!」……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