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十 – 巫女的傳承

念一見狀,也只能閉上嘴,倒是小五問道:「這毒如此難解……得以藥師的血為引麼?」

「嗯。」

「那……」小五壯了壯膽子又問,「藥師妳說要想辦法處理那些藥人……豈不是也要……放血?」

夜承影看了一眼小五,目光又回到缽裡,唇角勾了勾,似是有些愉悅地道:「所以我說了,噓!
懂了嗎?」

小五及念一不是沒看見夜承影左手的藕臂上那幾道尚「新鮮」的口子,再加上先前小三所說的……他們與小三互相對了對眼,三人的眉頭不禁糾結成團。

「乖阿,誰都別說阿。」

夜承影見落進缽中的血量足了,直接在傷口上撒了藥粉止血,再胡亂按上了紗布就當是包紮了,她把袖子恢復成原狀,攪拌缽裡的東西。

她攪了一小會兒,忽然道:「有人來了,可別說漏嘴了。」

夜承影言罷不一會兒,就有人輕敲了房門道:「藥師,安挅回來了。」

「進來吧。」

門後,說話的聲音是安挅沒錯,可開門時,坐在離房門最近的念一卻不覺地防備了起來,他道:「妳是誰?為何使用安挅的聲音迷惑人?」

小三及小五覺得奇怪,起身往房門那處望,就看到一位先前未曾見過的女子。

那女子……額,應該說是個女娃吧……

一個約莫才及笄的琮瓍丫頭。

她看起來雖然穩重,可那稍顯圓潤的小臉蛋上脫不了青澀童真的感覺。

在她頭上,左右各有一個用髮辮團成的丸子,上頭再飾以紅羽及紅瑪瑙珠子製成的流蘇飾品,身上的衣著是窄袖的交領襦裙再加上半臂的罩衫。

那半臂的罩衫如深海的靛藍,上身、窄袖的杏黃與襦裙上的橘紅皆是多數琮瓍人所喜愛、代表著火神與水神的顏色。並且,衣襟、袖口及裙角上亦繡上了不少的火燄圖騰。

三人雖說也是看見了在丫頭身後等著覆命的念三、念十,可對於這突然出現的陌生女子還是無法放下戒心。

念一看向了念三開口道:「念三,這是怎麼回事?」

「哎呀,你們不用這麼緊張,那不就是安挅丫頭嘛,讓她進來就是了。」

「這、這真的是那個安挅?
藥師,你是說安挅其實是個丫頭?」

「是呀,丫頭只是因為年紀小,不方便行走在外頭,就喬裝成了一個有些年紀的婦人罷了。」

「啊!丫頭可真厲害呢!」

「呵,你們幾個大男人懂什麼。
丫頭,藥材都拿到了吧?快進來吧。」

安挅向屋裡頭的三位男子笑了笑,便快步走進來,坐到了夜承影的身側,把藥材一一放在身前。

「藥師,殭蠶就剩下這麼一丁點兒了,夠嗎?」

「嗯……確實是有點兒少,沒關係,就這樣吧。」

「好,那要不要安挅幫什麼忙?」

「這藥需要的藥草我都搗得差不多了,等下我把妳帶來的這些加進去,妳同我一起去幫大夥兒上藥吧。」

「好的。」

夜承影一邊秤藥,一邊把藥加進缽中,待到她再攪動那些藥時,她道:「坦亞……坦亞讓我去琮瓍找德亞,她說德亞應該知道鎮國巫女在哪兒。」

「真的嗎?」

「嗯。」

安挅想了一想道:「我印象裡……說德亞以心頭血占卜出巫女大人在南方的事情,是由大祭司中的大祭司長古縝宣布的,可當時以德亞心頭血畫出巫陣並記錄其結果的是司徒大祭司。
若按我們先前所推論的,大祭司之中或者神殿裡真有叛徒隱瞞什麼的話……說不定德亞真的是知道咱巫女大人在哪兒的……」

「那妳曉得德亞人在哪兒嗎?」

「不知道耶,按一般來說,寧芙都是住在神殿後山的一些小偏殿裡,那兒我自小到大只去過二次……若藥師要去,安挅可以陪藥師去。」

「那好。
不過我得先回京都一趟,安置好那些受傷的人,再過去。」

「好的,那安挅是與藥師先一道進京都麼?」

「妳有什麼安排嗎?」

安挅抿了抿唇,神色有些哀傷,頭也低了下來。

夜承影未聞她的聲音,扭頭瞧了她一眼,輕輕地嘆息了一聲道:「回北方後妳先與我回京都吧,到時安置好傷患,我再帶妳回琮瓍。」

「藥師……」安挅的聲音輕輕,還明顯帶了點哭腔。

夜承影伸手按在了她的頭頂揉了揉道:「雖說坦亞因為青燄可能已魂飛魄散,可我還是想上火神島為她祈福,但凡有能讓她還存留一絲一縷魂魄的可能,我都想試上一試……」

安挅痛哭失聲了起來,夜承影將安挅攬入懷中,清清淺淺的聲音低低地道:「乖……我知道妳的傷痛,我也同妳一樣痛……哭出來吧,哭完了沉澱了哀傷,明日才好再向前行。」

屋內的三名男子悄悄地退了出去,一個往北傳訊,一個去看一下佈防,另一個則去安置弟兄們的屋子巡一下病況。

安挅不敢在夜承影的懷裡哭太久,她曉得受傷中毒的人還在等著藥師的藥,夜承影拍了拍她的肩,繼續秤藥倒入缽中攪拌。

待安挅抽抽噎噎得差不多,夜承影突然問道:「安挅,妳今年年方十五?」

安挅搖了搖頭,「安挅今年十六了。」

「十六麼……那妳六歲的時候……不,妳自小有聽過鎮國巫女的一些事吧?」

「巫女大人嗎?藥師指的事什麼事呢?」

「原本我是想在回可多爾港後再問坦亞的,可她……」

「藥師想問什麼呢?安挅知道的,定會和盤托出。」安挅拿出了棉帕擦了擦眼淚,側頭看著夜承影。

「嗯……」

好一會兒,夜承影才道:「我過往其實不曾注意過鎮國巫女在成長期間是如何學習與遊歷的,妳能給我講一講嗎?」

「唔……安挅的族人裡只出過二位巫女大人,不過,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藥師應該曉得吧,巫女大人的傳承與一般的巫女不同,一般的巫女是出生時便帶有巫力,進而經過學習一些智識與方法讓體內的巫力愈來愈強,也懂得巫力該如何應用。
可巫女大人則不同,在同一時間裡,普天之下的巫女大人只會有上那麼一位,若要出現第二位,還得要現任的巫女大人歿了,祖巫才會讓屬於巫女大人的印記落在新一任的巫女大人身上。
因為不曉得祖巫會讓這印記落在誰人的身上,因此當現任的巫女大人歿了之後的第三個月,帝君、神殿等就會開始派人出去尋找新任的巫女大人。」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