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十四 – 必須將他給推遠

夜承影走到了門前,手扶在了把手上,她忽然淡淡地道了句:「我替弟兄們謝過師弟了。」

昊天承看著她的背影,心頭緊了緊,他向前跨了一步,正要開口,又聞夜承影的聲音道:「可師弟把嶺兒留在京都裡就跑出來,萬一嶺兒出了事該如何是好?
你想見嶺兒被廢武功、被鎖在石牢裡麼?」

昊天承聞言愣了一愣。

夜承影的話裡,字字句句都是怕嶺兒在自己未陪同的期間出了「事」,結果真被師門給拘了回去、廢去一身所學,可實際上那話裡不也是在為自己擔憂嗎?

畢竟,自己現在是嶺兒的監督,他若真是出了事,自己也得與他相同……

她……是在意自己的吧,可她為什麼就是要這樣拒人於千里之外?

「承影……」

夜承影看著門板,聲音裡聽不出什麼起伏與情緒:「昊天承,我再說一次。
我夜承影是承了天命的爛命一條,在天命未完成前想死也死不了的,除非天意再不讓我活,否則,實在是無須你為我如此擔憂。」

她頓了一頓又道:「我不是個值得你掛在心上的人兒,也不適合你……」

昊天承蹙眉,他聽不得夜承影如此說,兩步就又從後頭將她抱住:「承影……」

夜承影眨了眨眼,罕見地沒有掙扎或撥開他的手。

她由著昊天承抱著自己,這讓他有些欣喜,只是他正想開口,她的聲音冷冷地響起:「或許我沒辦法改變你的想法,但事實就是這樣,我們倆沒可能的。」

抱在夜承影身上的雙手動了動,她不急不徐地道:「你別急著否定。」

她深吸了口氣:「說真的,我們之間差了不曉得有幾百歲,你在我眼裡就像是個小毛孩一樣,你說我有可能喜歡上一個小毛孩麼?
姊……夜承光會變成如今這樣,都是我當年當孩子時所犯下的過錯,這一錯就這樣錯了幾百年,到現在還是沒辦法把這錯給補過,你說我有可能去想那些情情愛愛的東西麼?」

昊天承緊緊地抱住她,企圖以這樣的方式給她些力量並阻止她繼續說出絕情的話語。

他將自己的下頦放在了她的頭頂上道:「承影,那些我都知道的,可那不是妳的錯、那不是妳的錯!或許只是因為天命走到了會發生那種事的時候而已,我可以與妳一起面對的!」

夜承影不是第一次聽昊天承如此說了,是什麼時候開始的呢……?

上一次麼……?

不,是在很久很久以前,他就說過同樣的話了。

他總是喜歡對自己說:我們一起面對、我可以同妳一起面對……

夜承影想了想,貌似是在昊天承第一次向自己表白失敗的時候,他就認定自己的拒絕是因為與夜承光對立的關係,故而就把那事給提出來說了。

他說知道自己為何總是如此冷情地將人拒之門外,他翻過師門裡的古籍,知道自己當年的那點兒破事。

可他不曉得的是……

那一日,就是在昊天承表白的那一日,她在逆光中看見了似是鍍上一層金的他,她才知曉眼前這個自己在數百年間以來、唯一一個在與夜承光對抗的事情外、第一次覺得有趣的男孩,就是朱諾在預言裡所說的那個男子……

那個自己心愛的夫君,卻是會在與夜承光最後「那一戰」時,為自己重傷,先自己死去的那個男子……

雖說她早就知曉自己的命與運是同夜承光牽連在了一起,自己註定在「那一戰」會有個完整的結束,就算是自己的丈夫不會先自己死去,可再如何,在那一戰之後她都不會留在這世上,而被留下來的人終究是會心傷,她不應該與任何人有任何交集……

因此,在這個聽見昊天承表白的此時,她能怎麼做?

她該怎麼做?

她想,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儘量地將他推遠、讓他離得自己愈遠愈好,自己也再不要覺得他是個有趣的人,或許這樣做,他就不會因自己而死了……

夜承影自那一日知道了預言中的男子就是昊天承之後,很長一段的日子裡,只要她一閉上眼,都還能再次看見昊天承的心臟是如何在那個預言裡被貫穿的。

尤其在昊天承纏著自己的日子,她經常在睡夢時會被他死時的那一幕給驚醒,最後,她不堪惡夢折磨,只好向師父自請離開師門,到處遊歷、磨練醫術,也好遠離昊天承。

後來昊天承依師門的意思接手武林總盟主的時候,雖他通過了層層的推舉、比武,最後以無雙公子過關斬將,以實力取得了武林總盟主之位,卻因為年紀關係被江湖大老找荏多次,她收到消息後還是忍不住巴巴地趕去,在透過許多手的安排幫他,穩固他的總盟主地位,又避免昊天承查到為他搭把手的是自己。

如此堅持了多年,自己或許都不清楚自己對他到底是什麼意思了……

既然都堅持了這麼久……現在不也是……

夜承影抿唇,她真的很想把自己的手搭上昊天承放在自己腰上的手,甚至是她的手都已經半舉了起來,就要碰觸到他。

可她曉得自己不能,她只能狠心地拋開他。

夜承影咬著下唇,把心一橫,手只是握成拳,又放回了身側。

昊天承那低沉悅耳的嗓音又從她耳畔傳來:「承影,我心悅於妳,不是說笑,是認真的。
人生說長不長、說短不短,或許我們哪一日因為個什麼原因就死了,又或許我能與妳一起活得長長久久。
也許我總是給妳像個小毛孩的感覺,讓妳覺得我的懷抱不能給妳依靠,又或是我先前總給妳輕挑不穩重的感覺,可那些我這輩子也只對妳一人做而已。
妳曉得麼?
在我心中,妳不若旁人,妳於我來說,是個非常非常重要的人,這不論妳我年紀差距、亦不論妳我的身份,在我認定了妳之後,我只曉得,我的人生沒有妳就是一個缺月,永遠得不到圓滿。
別再拒絕我好嗎?」

昊天承頓了頓又道:「我可以肯定妳對我的感覺,就與我對妳的感覺是相同的……像我們這類的人,為了這天下時不時就得勇敢去赴死。
既然人無法避免一死,只要眼下能與妳一起、每一日同妳開開心心地過,不論哪一日這天下需要我上戰場赴死,我也都不會有什麼遺憾了!」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