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十二 – 中毒

他把那方法告訴身旁的幾人,那幾人邊執行小三的方法並告訴以三兩為一小組對抗藥人的暗衛。

這方法一落實,戰場上再被發出的血刃就全部被強迫性地落了地,藥人們因而更是瘋狂地一面發出血刃、一面拿武器發狠地朝暗衛們攻來。

就在藥人們衝上前時,夜承影朝著天空撒了鮮紅、似水滴的東西,藥人們全停了下來怔怔地看著那些自天而降的紅,跟著,有些人不動了,有些則往上躍去,要搶位在空中的那些紅。

暗衛們還顧不上確認空中那幾點紅是什麼,就聞夜承影沉聲喊道:「小心別碰到那些人的血,給我把他們的四肢都砍了!」

「是!」

一句中氣十足的回應之後,許多藥人的四肢就這樣落了地,僅剩一具身體倒在地上蠕動。

敵人們都倒下後,小三回頭往夜承影那處走,想知道她是否安好。

他走過去時,遠遠看見承影藥師把蕭鳴鴻的頭抱在懷裡,一隻手的手肘靠在蕭鳴鴻的臉上不曉得在做什麼。

待他走得近了,才知道她在自己的藕臂上劃了道口子,那口子上的血沿著她的手肘流進了蕭鳴鴻的口中。

小三有些訝異,不過鑑於與藥師們合作了多次,亦見過藥師們在治療時那些千奇百怪的方法,看多了,也就見怪不怪了。他見承影藥師無礙,轉身想指揮人去清理戰場。

「等等,所有人都先坐下來。」

「是。」

一眾聞言聚了過來,並在原地坐下。

承影藥師在蕭鳴鴻的口裡塞進了一顆白色的藥丸及幾顆解百毒道:「誰傷得比較輕的,過來。」

立時有人到了承影藥師的身側,夜承影瞥了他一眼道:「坐下來,先吃顆解百毒,然後幫我把蕭大夫接過去,別讓他吸進沙子了。」

「是。」

那名暗衛趕緊掏了顆解百毒吃下去,靠近承影藥師坐了下來。

夜承影輕輕地把蕭鳴鴻的頭放進那人的懷裡,「他傷在背後,等會兒要處理,我現在要翻身了。」

「是。」

夜承影動手把蕭鳴鴻翻了身,他背上的那些傷就這樣曝露在了眾人的目光裡。

那些口子又細又長、綜橫交錯地集中在他的背、臀上,雖然腿及臂上也有,但並不多、也不深。

讓人最為驚心的是他背脊側旁的傷口,因為深、中的血刃又多,幾乎都成了個血窟窿。

除此之外,便是中血刃的每個傷口,此刻流出的都是黝黑的血。

「藥師,怎麼回事?」

「所有人先吃解百毒。」夜承影安放好蕭鳴鴻,她站起身子向面前的暗衛道:「你也有中血刃,張開嘴。」

暗衛依言張嘴,夜承影滴了一滴自己的血到他的口裡,「咽下去,幫我先照顧一下蕭大夫。」

言罷,夜承影轉身走了一步,在修苒倒下的位置坐下,捧起了她的頭要餵血。

夜承影餵了幾滴血入了修苒的喉,修苒便清醒過來,她有些掙扎地道:「藥……藥師,修苒還行……有內力在……」

「閉嘴,喝就對了。」

修苒蹙了蹙眉,感受到了夜承影散發出的涼涼氣息,不敢再說,乖乖地喝著血。

一會兒後,夜承影覺得給修苒的血量差不多足了,她便道:「妳能動吧?吃顆解百毒。」

「行。」

「好,妳自己來,我先處理其他人。」

修苒雖然也是為了夜承影挨了數枚血刃,可中的數量不若蕭鳴鴻多及深,再加上她深厚的內力,在得了夜承影的血及解百毒後,此時竟然能坐起來自行運行藥力了。

夜承影見她沒問題也就直接起身,走到每個有因血刃受傷的人前,在他們的口裡都餵上了一滴血。

這期間她見傷口擠不出血來,拿著匕首就直接在原本的口子附近再劃一道口子。

做完這事,她站著掃了附近一圈,向憂心看著自己的小三道:「小三,你帶了多少人來?先清點人數。」

「是,方才人數已經清點好了。
有四位同袍不幸離世,敵方那五個帶頭以及部份藥人遁走了。
被砍斷手腳留下來的藥人已經集中在那處了,要怎麼處理?」

夜承影勾了勾唇,「也不怎麼處理……就是蕭大夫被他們重傷成這樣,我需要他們身上的血來做為點賠罪。」

她邊說邊往小三指的方向去,小三被她的冷笑給嚇了一跳,一個激靈爬上了他的後脊,他抖了抖,才跟在夜承影的身後。

「那些藥人身上的血是不是有毒?不然藥師怎麼讓我們吃解百毒?」

「嗯。」

「那……」

「現在什麼都沒有,只能先用以毒攻毒之法,讓蕭大夫撐著回到村子再想辦法了。」

「是。」

夜承影的雙眸裡似是淬著寒冰,在那些藥人的傷口確認了她要的是哪幾個藥人,就直接從那些人的頸子下手取血。

她拿著那些血洗了蕭鳴鴻那道最深的傷口,拿了針線把傷口隨便的縫了幾針,叫了兩個傷不重的弟兄過來為蕭鳴鴻輸了些內力好穩住蕭鳴鴻的情況。

最終,因為這樣,蕭鳴鴻才能被救了出來,現在才能趴在這處的床榻上。

夜承影看著蕭鳴鴻並不怎好的面色喃喃道:「蕭兄……你當時在想的是什麼……?
如果你因為我就交待在了那處,你怎麼回去找你的鞏毓靈……」

她輕嘆了口氣,先為蕭鳴鴻的傷口上藥,最後,把在沙漠那處隨便縫了幾針的傷口剪開,重新再細細地縫合起來。

翌日,近午時分,夜承影巡過所有還躺著的弟兄們,叫了小三、小五及念一到屋子裡頭,要與他們相商動身回北方的事。

守在村口暗處的暗衛,剛巧也是在這時看見遠方有幾位騎馬而來的身影。

他們準備要上前要阻止對方進村,卻是在看清了為首的那位時,恭敬地向那人行了禮。

那人在馬上揮了揮手,騎著馬直接往村裡去。

 

「蕭大夫的情況已經稍稍穩下,可他的身子實在是禁不起移動的折騰,再加上我們的傷員也多,這裡有馬車可以用嗎?」

「有,只是這村裡裡外外就只有兩輛……」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