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十三 – 激動

念一說到這兒時,屋裡的幾人已經是聽聞到了由遠而近的腳步聲。

「嘖!念十他們沒守住麼!」

他們三人刷——地起身,匆匆往門的那處去。

只是房門才開,他們的腳步便慢了下來,在夜承影覺得奇怪的時候,她已經被一個溫暖的懷抱給緊緊鎖在了懷裡。

來人將她抱得很緊,他的頭窩在了夜承影的頸窩上,激動溫熱的呼吸噴灑在她白皙的脖頸之上,讓她的身子不由得輕輕地顫了顫。

「還好妳沒事……」

夜承影被這突如其來的一抱,搞得神識都不曉得飛哪兒去了,一直到她聽見來人的那句「還好妳沒事」才反應了過來。她的這一回神,身子跟著就是掙扎了起來。

可惜,她是想掙脫出那個懷抱,她的氣力卻始終是敵不過對方。她企圖改以真氣箭攻擊,卻因為抱著她的那人持續在她脖頸上呼出熱氣,讓她無法集中精神,凝不出來。

夜承影氣極了,用了幾分內力吼道:「昊天承,放開我!」

這吼聲不小,門外的小三三人雖然有聽見,可他們三人只是對眼看了看,面無表情地挪動了步伐,將房門守得更嚴。

這個吼聲,亦是驚動到了不遠處、在大廂房裡照顧弟兄們的安挅,她以為承影藥師出了什麼事,連忙放下手中的事,急匆匆地往夜承影所在的屋子去。

只是,安挅跑到了那屋子的門口,卻看見小三、小五及念一都站在門外守著,她急道:「你、你們三人怎麼在這兒,方才我聽見藥師在吼什麼……」

「安姑娘,妳別急。」

念一低聲攔住跑過來的安挅,甚至還做了一個禁言的動作。

屋裡頭的夜承影聽聞到了屋外來了安挅,她趕緊把握著這機會高聲呼喚道:「安挅,妳進……。」

夜承影說到一半,聲音卻在突然間被人給截斷了似地消失無蹤,安挅有幾分急。

她不安地瞧了眼面前的念一就又想往門裡闖,念一再次擋住了她道:「聽我的,妳別進去。」

安挅的那雙柳眉擰著,她看著念一道:「可、藥師他……他在喚安挅,安挅……」

小三攬過小丫頭的肩頭輕輕一帶,安挅的臉就朝向了大廂房的方向。

「沒事、沒事,我在這兒保證,藥師在裡頭是安全的,她只是有些事得處理處理。」

「處理?」安挅不明白地抬頭看著小三。

「對!」小三邊說邊把安挅往遠處帶,「別擔心……妳聽,藥師沒再說話也沒再喚妳,妳趕快把弟兄們的藥換一換,我去催廚房那邊……」

屋裡的夜承影氣得沒處可撒氣,昊天承在方才她喚安挅的時候,終於把他尊貴的頭從她的頸窩處給抬了起來。

她以為他終於要放過自己,卻不想,他竟是不滿地直接以唇堵住了自己對安挅的呼喚。

夜承影被這吻給驚嚇到、渾身僵硬。

待到怔愣過後,她聽見屋外安挅要進來又被勸走的動靜,她想去阻止安挅離開,可她的身子依舊被昊天承緊緊地禁錮著,不能行動也不能喊住安挅。

昊天承心裡是激動的,先前收到暗衛的情報道南方沙漠這處地動,就是已讓他坐不住。

他要昊天嶺好好地待在御王府後就立即出發往南,還為了爭取抵達南方沙漠的時間,在這個不太適合滑翔翼的下雪天直接乘滑翔翼、以身體能承受的最快速度往南飛來的。

當他在暹斲勒國降落,打算找鄰近的情報網先確認南方最新的情況以準備一些物資的時候,情報網的暗衛已在他降落處找到他,向他彙報了南方沙漠的最新情況。

他一聽那彙報裡有十幾人輕重傷還中了毒,當即帶人去當地的凜懍堂走了一趟,把那處關於解毒及傷藥相關的藥材全搜刮了起來,連頓膳食都來不及用就又啟程往南飛。

現在他親眼見到夜承影無恙,自然是忍不住的激動。

這一吻終於是結束,昊天承撐起頭仔細地看著夜承影的臉,這動作讓二人之間終於騰出了一點點兒的縫隙,而這一點縫隙也讓夜承影的手足以能從二人之間抽出來了。

她的手飛快地抽了出來,一出來就是往昊天承的臉上甩。

昊天承毫不費勁地就抓住了夜承影的那隻手腕,他低低地笑著道:「師兄還是這樣……」

他的頭驀地一低,鼻尖幾乎要碰到了夜承影的鼻尖,讓夜承影不禁往後縮了一縮。

只是她縮,他便進,可夜承影還被昊天承禁錮在懷裡,她根本也不能退到哪兒去,很快地,她退無可退。

昊天承讓自己的額頭靠著夜承影的額頭輕聲道:「妳若是再叫安挅進來,我就再吻妳。」

夜承影面色羞惱,她別開了臉道:「我不叫人進來了,你放開我。」

「不放……」

夜承影冷聲道:「都說男女授受不親,我與你沒什麼關係,摟摟抱抱成何體統。」

昊天承垂了眸子,看著夜承影的左手臂,雖說夜承影不讓小三他們往上報,可他們還是盡了職責把她用自己的血餵給受傷的人的事給報了上來。

還好現在夜承影別開了頭,不然昊天承那雙眸子裡的疼惜肯定讓小三他們上報的事情露餡。

他壓抑住對她的滿腔熱情,輕笑道:「沒有關係?誰說我們沒有關係!

再不濟,我們同一個師門,雖說是不同脈,可好歹我也叫妳一聲師兄不是?」

夜承影撇了撇嘴,喃喃自語道:「師兄就可以這樣摟摟抱抱的?」

她那喃喃的聲音不大,可耳朵尖尖的昊天承聽得可是十分清楚,他不想夜承影糾結這些太多,眼下也不是逼她的時候,他只希望能早些把這群兄弟帶回北方,所以昊天承只好無奈地軟了聲,「我幫妳帶了很多藥草來……」

「所以?」

昊天承又緊了緊他的懷抱,重重地嘆了口氣才放開了她。

「去外頭瞧瞧吧,我不知道妳缺哪些藥草,就把暹斲勒首都那處凜懍堂裡的解毒藥草及治傷藥草都搜刮來了。」

見昊天承終於放過自己,夜承影趕緊理了理自己的衣袍向門的方向走去。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