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十一 – 朱諾

「這個呀,這我曉得,我正巧與妳們上上一任的鎮國巫女認識……」

「阿!藥師認識我們上上一任的巫女大人?」

夜承影的目光悠遠了起來,小半晌才道:「她離世的時候我正好守在她身邊,她請我幫忙找下一任的鎮國巫女,因為這樣,我也才曉得那印記到底是生得如何。
朱諾她……額、不對,妳們每一代的鎮國巫女在繼承了祖巫的能力後就會只用朱諾這個名字了。
總之,她當時給了我提示,讓我在三個月後往提示的地方去找,還托了我將新任的鎮國巫女給帶回琮瓍去。」

「疑?藥師既然當時有帶巫女大人回琮瓍,怎麼沒有去過神殿的後山?巫女大人是住在後山的主殿裡呢。」

「我也想去,可惜你們帝君過於盛情,我被留在了宮殿裡頭……額,幫忙看顧當時帝后的病……再後來有事,就離開了琮瓍。」

「原來如此。」

「嗯……
不過,我雖然曾帶人過去,不過,並未參與她到神殿以後的事。妳們一般對於交替後找回來的鎮國巫女都是如何辦的?不可能直接就讓她接觸神殿的事物吧?」

「因為新任的巫女大人很可能是個突然就有了強大巫力卻未曾接觸過巫卜的人,所以在將她接回琮瓍神殿後,會進行一連串的教導,就像一般的孩子上學堂那樣。
只是巫女大人除了學習普通的學識之外,她還得要學習如何控制巫力,以及一些巫女大人一定要曉得的事物,比如祭儀如何進行、祭司、神官、巫女的統管等等。
待到巫女大人將那些基礎的東西都學得差不多時,神殿就會安排祭儀,讓巫女大人受驗。
受驗的時候,祖巫們會隨機考她,若她能連過三道題目,便是受驗通過,通過後的第三日,祖巫們才會在神殿裡讓新任的巫女大人繼承七位祖巫中其中一位祖巫的能力。
待巫女大人傳承了祖巫的能力後,巫女大人就必須時不時自己出門,在中土大陸上的各處遊歷。
據祖巫所傳下來的記載,遊歷能讓一個巫女對天地環境的感應更好,對萬物蒼生能更有慈悲心,如此才能讓巫女大人的能力更為提升、在卜筮的時候更加地參透結果。
甚至,巫女大人若有機會能成婚生子,那些經歷能讓她的能力更加地成熟,那些能力在巫女大人回歸塵土的時候,會回到祖巫們的手裡,傳承給下一任的巫女大人。」

夜承影點了點頭,「所以說,遊歷對鎮國巫女來說,是一件很重要的事……難怪當年我會是在那麼奇怪的地方撿到的朱諾……
話說,妳們這任的鎮國巫女如今失蹤了有整整十年之久,許多人都已經忍不住懷疑,鎮國巫女是不是在不知不覺間交替了。
聽說不止是妳們帝君派了人在中土大陸的各地尋找,許多有能力的世家也在到處尋找,希望能因為找到鎮國巫女撈到些什麼好處。」

「是的,各地是有可能是巫女大人的消息回傳,可至今,都沒有人真正找到巫女大人過。」

「嗯……是呀……我也找了很久……都沒找到那個丫頭……」

「嗯?藥師你說什麼?」

「那關於這任的鎮國巫女到底有沒有交替過,妳的看法是……?」

安挅看著夜承影認真道:「其實巫女大人的交替在星相上是有跡可尋的,所以說,安挅不太相信巫女大人已經換人了。」

「妳們在火神島上看的星相麼?」

「是的。
雖然有些星相師說巫女大人的星子已經換過,可我們安氏一族的大長老卻說他不曾見過巫女大人的星星隕落,他說屬於巫女大人的那顆星子應該是被人給屏蔽了。
所以安挅相信巫女大人並未交替,只是不曉得她人在哪兒而已。」

「嗯……妳曉得當初鎮國巫女是如何失蹤的嗎?」

「這……藥師現在這樣問,安挅只能告訴藥師,好像所有的人都說巫女大人是十年前、在那場三國聯軍中的某場戰役裡失蹤的,可安挅小時候偷聽大長老他們說話的時候……似乎不是這樣子的。」

「不是在那場戰爭中失蹤的?那會是……」

「安挅也不曉得……依大長老的意思,巫女大人失蹤了不止十年……大長老說他在火神島上最後一次見到巫女大人,已經是十二年前的事了呢。」

「十二年前?」

「嗯……」安挅扳起了手指數了數,「沒錯,是十二年前唷。」

「嗯……好了,藥已經做好,我們走吧。」

 

夜承影帶著安挅到了附近的大廂房,那廂房裡被安置了有十多人。

門口守著的人見到夜承影的到來,紛紛恭敬地道:「藥師。」

「嗯……現在弟兄們的狀況如何?」

「有幾位弟兄已經能坐起來了。」

「坐起來的還有再吐黑血嗎?」

「沒有。」

「蕭大夫的燒退了嗎?」

「還沒……」

「我進去瞧瞧。」

夜承影進了屋,她找了其中一位還躺著的弟兄,先教了安挅如何用新製好的藥裹在那弟兄的傷處後,再讓她去幫其他的弟兄上藥,便去瞅瞅躺在屋子深處的蕭鳴鴻。

「蕭兄……我來瞧瞧你身上的傷如何,失禮了。」

她在蕭鳴鴻的床緣坐了下來,先把小手按在了蕭鳴鴻的額上探了探他現在的溫度,再為他切了切脈。

依著脈象把蕭鳴鴻的藥方子寫好後,她掀開了他的衣袍,瞧著他身上那一個個泛著黑色幽光的傷口,不免又想起了蕭鳴鴻受傷時的情形。

當是時蕭鳴鴻見那麼多血刃很突然地朝夜承影飛了過去,他毫無遲疑地邊凝了新的防禦障壁邊往夜承影的身上撲。

夜承影被他撲倒在了地上,被他以全身保護在了身下,以血肉之軀把那些衝過了真氣壁的血刃全挨下來的時候,小三亦是帶著還能活動的人,不管不顧地衝進了那些藥人之中。

那時因為緊急,根本也無法保持什麼戰陣,只能三兩暗衛各自為政,場面相當混亂。

那些藥人在他們自己頭兒的指揮下,人人以自身的血為刃,一時間空中飛舞著許多豔紅的彎月。

小三在經過了先前的打鬥發現那血刃是因為非常非常地薄,且在前頭的刃緣又帶著些微的真氣,血刃在接觸防禦障壁的時候會先以刃上的真氣在障壁上開個口子,再加之以血刃自身去抵消真氣障壁,才能穿過真氣壁攻擊到真氣壁後的人,因而小三急中生智地想出了個應對法。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