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世事總難盡如人意 – 之四十一 – 毀其容貌

夏文嫣無法相信,她分明看昊天嶺那眉眼間的形色已是想起了當年的事,可他卻還是一口咬定,從未見過自己。

她的眉頭微擰,望著昊天嶺喃喃自語道:「十五年了……天嶺,我等你十五年了,你怎能如此對我……」

「罷了……這可是你逼我的。」她咬了咬牙,決定不再繼續在這情勢下糾結,直接催動蠱毒讓他聽令於自己。

夏文嫣念著讓蠱蟲聽令的話語,不一會兒,她就見昊天嶺朝自己走了一步。她心中大喜,蠱蟲已開始發揮了作用,昊天嶺將是自己的了。

昊天嶺忽地向她邪魅一笑,夏文嫣見狀在心裡咯噔了一聲。

果然,下一瞬就聽昊天嶺開口,冷冷地道:「妳以為妳的蠱有用?」

夏文嫣聞言,心如墜冰窟。她臉色鐵青,卻不放棄念著對蠱蟲催動的念詞。

那些是她用了上萬金才好不容易得來的蠱,她還在入了手的蠱中精選了其中能相輔相生的五種蠱用在昊天嶺的身上。

雖說她並非是一次就將這五種蠱下在昊天嶺的體內,可依給她蠱的人所言,只要種進體內的是那些能相輔相生的蠱,在她催動蠱蟲之際,那些蠱所能生的效用便會一齊出現。

她曾拿人來試過那些蠱,成效是相當滿意的,無道理一樣的東西用在昊天嶺身上就會失效,他所言或許只是在虛張聲勢,以說的話讓自己心理焦慮多疑罷了,蠱蟲再一會兒一定會發動的。

可惜,夏文嫣催了好半晌,昊天嶺的身上並未齊齊展露那些蠱蟲的效用,甚至是連其中任何一種蠱毒都沒有發作。

她氣急敗壞,冷靜的形容龜裂,再也不是過往的那個高貴優雅的公主。

就在這夏文嫣不知該如何是好的當口兒,屋外有一陣腳步聲響起。那並非是夏文嫣熟悉的腳步聲,她戒備地扭頭看向房門口,門口處走進來了一個帶著陰柔氣息的翩翩美少年。

那少年面上掛著淡笑,不急不徐地走了進來,一直走到了昊天嶺的身側才站定,就帶著那雙好奇的眼眸瞧著夏文嫣。

夏文嫣被他瞧得直發毛,不住地後退了二、三步,想與那少年拉開距離。先前被昊天承打到牆腳已暈過去一陣的佐文,在此時似是感覺到了自家主子那說不出的恐懼,他騰地睜開了眼睛,不動聲色地看著屋內的情勢。

少年靜靜地瞧了夏文嫣一小會兒,開口不冷不熱地道:「想來妳就是文嫣公主。」

他略略頷首,「還好本藥師來得還算是時候,本藥師是無論如何都要趕來見妳一面才行呢!」

夏文嫣警惕地看著他道:「為什麼?」

「自然是要謝謝妳帶來的好東西呀,那五隻蠱蟲想必是妳花了重金才得到的吧?牠們可是難得在這世上露面的呢!」

「你說什麼?你如何會知道本宮的那五隻蠱蟲?」

「哎呀!咱們明人不說暗話,連本藥師是誰都不認識,還想學人玩蠱……」元谷藥師以食指蹭了蹭鼻下,富饒興味地道:「不過本藥師現在比較想知道的是妳這蠱蟲會是何人給妳的……」

「哼,你以為本宮會告訴你麼,別做夢了。」

「嗬……其實妳不說,本藥師大概也曉得是誰在養這些蠱……
本藥師勸妳一句,妳別被人騙了還不知道呢……」

「本宮被騙了?
這怎麼可能!你、你究竟是誰?」夏文嫣的面上明顯是不相信元谷藥師的話。

「本藥師姓王,名元谷,大家都稱我為元谷藥師……
其實呀,本藥師就是專門玩蠱的啦!呵!」他說話依舊是不冷不熱,可話說到最後時卻忽然輕笑了一聲。

夏文嫣一聽到王元谷三字,臉便整個垮了下來。

在這個蠱師多半凋零又後繼無人、已呈斷代的十來年間裡,有一位在蠱師界裡被稱為是祖師爺級別的頭號人物。

這位頭號人物是只要與蠱有接觸的人,就沒有人不知曉王元谷三字代表著什麼。

可惜這位不曉得今夕是何庚的王元谷行蹤十分飄忽不定,這麼多年來有多少蠱師想要找到他、拜他為師都找不著人,甚至王元谷如今到底是生、是死也無人知曉。

可即便是如此,王元谷三字在蠱師界裡所代表的份量與地位,至今還是無人能超越的。

她一直以為這鬥了這麼多年蠱的王元谷應該是個老人家,沒想到竟是個如此年輕的人。

之所以蠱毒都催不動,是因為王元谷替昊天嶺解的?

可那些蠱蟲被下了之後,按說是除了施術者之外都不可能解的,他是如何做到的?

這人真的是那位蠱師界裡鼎鼎有名的王元谷麼?

夏文嫣正疑惑時,元谷藥師又發話了。

他道:「妳覺得很奇怪是嗎?奇怪本藥師是如何替御王殿下解的蠱?」

夏文嫣下意識地點了點頭,元谷藥師輕笑了二聲道:「本藥師為何要告訴妳,就讓妳帶著這疑惑到地下去吧。
竟然敢對殿下下蠱呀……妳真是不知死活呢。」

「你……。」夏文嫣眼裡有些恐懼,她邊說邊後退,元谷藥師道:「殿下,人我已經看完,也道謝完了,你不拿人嗎?」

「元谷藥師,本王眼下有個困擾,還請藥師指點一下。」

「殿下請說。」

「本王對那張臉著實下不了手去,你有什麼好方法嗎?」昊天嶺似笑非笑地看著元谷藥師,可那聲音裡透出的卻是如冰寒般的冷意。

元谷藥師聞言笑了。

他笑得十分地妖冶,那清越如淙淙流水的聲音不冷不熱地道:「呵呵,殿下還真是問對人了。
既然殿下不喜見到那張臉,那就別讓她有擁有那張臉不就得了。」

話落,他朝著夏文嫣的方向走去,夏文嫣看他向著自己走來,有如驚弓之鳥,她不自覺地摸著自己的臉四下張望,待瞥見到門口無人,快快地往門口退。

昊天承見她要溜,一個跨步就擋在了門口。

佐文見自家主子受困,將屋裡內所有人的站位先確認了一遍,又瞧了眼窗戶,就從地上爬起來一躍,隔開了元谷藥師、把夏文嫣護在了身後。

夏文嫣見到佐文護住了自己,暗暗地鬆了口氣。

佐文朝夏文嫣使了個眼色,示意她待自己發難,就從窗戶那處逃走,夏文嫣不置可否。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