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一百二十 – 冰寒珠

被許多人惦記著的鞏毓靈,在帶著孩子們回了義莊,看著他們躺好在自己的床榻上睡下後,才回了自己的屋子。

可她洗漱後躺在榻上卻是睡不著,她起身披了件外袍,坐到窗下托人特製的長板凳上,瞧著窗外的一輪明月,整理著腦中的思緒。

今日發生的事情,明擺著自己的行蹤已昭然曝光的事實,雖然目前看起來義莊及孩子們並未受到任何傷害及牽連,可光是傍晚時遇上的那名男子,自己不願跟著他去便動手、還有晚上放天燈時周遭的那些小騷動,自己再繼續待在這兒,她身邊的人遲早都會因為她而受到波及。

尤其萬一他們為了逼自己就範,抓義莊裡無辜的孩子們做為威脅的話……。

雖說今日的事也讓自己清楚知道,暗中確實是有人在保護著自己,可他們究竟會是誰的人馬……目前無任何關於他們身份的線索,她也無從判斷起。

且,她也無法得知,這些保護自己的人,所受的命令是只有保護她,還是維護她的生活不受干擾。她所能想像得到的是,她身邊的這些人萬一因為自己而被連累,她肯定是難以忘懷及原諒自己的。

一但到了那個時候,這些人只顧著自己,不顧其他人的死活,不曉得自己會做出什麼樣的事……。

鞏毓靈捏了捏眉心。

今兒才與大皇子妃談過,一切最好在得了她的回覆後再決定下一步,只是,這傍晚到現在接連發生的事……自己……似乎已經沒有時間了。

她垂眸,眼神不由自主地柔了下來,她溫和地看著自己的小腹,那處有著一個得用自己生命去換的一個小生命。

鞏毓靈伸手撫著自己的小肚子,以過往見過的小嬰兒去幻想自己的孩子出生時有可能的模樣,唇角便在不知不覺中勾了起來。

嶺……他雖然與孩子的外公有著血海深仇,可或許,他與孩子間有著那斷不開的血脈……又,他其實是個認真負責的人,他應該不會任憑自己的孩子在外飄零而不管不顧的吧……。

自己是不是該稍個信回御王府探一探他的意思……?

就在鞏毓靈想到御王府三字的剎那,她的頭不知為何、似是如腦門被門死硬夾住了的那般痛了起來。

待疼痛過去,她再回神的時候,卻是已想不起方才自己到底想了些什麼,只餘疼痛後所感受到的累。

她覺得奇怪地揉了揉自己鬢上兩側的太陽穴,正在理自己的情況時,夜裡的靜默讓她覺得有些不對勁。

鞏毓靈本能地隱在了黑暗之中,透過細微的窗縫看向窗外,窗外不遠的樹梢正搖了搖。

她蹙眉再仔細地看著屋外的一舉一動,眼下分明沒有風,樹梢怎地能有如此大的動靜?

鞏毓靈眨巴了下眼睛,在這極短的時間內,方才那處樹梢已是風平浪靜,改換成左邊的樹梢晃了下。

她定睛去瞧,隱隱約約可以見到兩個黑影正在那處的樹梢上纏鬥著。

鞏毓靈的眉頭深深地擰著,暗道:看來我得儘快離開義莊才行了。

可在自己尚未離開之前,這屋子……可能也不能再睡在這處了……那……該如何是好?

她看著外邊兒心頭邊打著轉兒。

樹梢上的戰鬥雖然在不一會兒後便已結束,樹木又恢復了原先的靜止狀態,鞏毓靈依然不敢大意,她擔心一出房門便是中了計,在想了想後,爬進了床榻底下,在那處將就。

她很想就這樣撐到白日到來,可她的精神頭在她累了一日後,根本撐不了多久,只一會兒,她便沉沉地睡了過去。

約莫一日後,剛從第四個陣出來、有些倦意的昊天嶺收到了傳信。

「嶺兒,怎麼了?你不休息一下麼?」

「嗯……剛剛收到府裡來的傳信,現在正在看……對了,這是修苒傳來的。」昊天嶺將一封厚厚的信遞給了昊天承。

「謝了。」昊天承邊說邊將信開了封,展信一瞧,裡頭十有六分是在說南方眼鏡蛇的消息,有三分是在說承影藥師與蕭鳴鴻一路上的互動情形,甚至連他們對話的內容,修苒都儘量鉅細靡遺地整理出來,剩下的則是關於一些江湖上已處理完、需要昊天承知道的事。

昊天承在看信的時候,起先因眼鏡蛇是南方新崛起的勢力,因而放了幾分心力略略掃過。

接著,對於修苒記載承影藥師與蕭鳴鴻的互動部份卻是邊看邊覺得心頭上窩著一把火,那火愈燒愈旺、愈燒愈大,到最後,似是將他全身都燒給了起來的感覺。

再後頭便是修苒條列了已處理、安排好的事情,他是看得無趣得緊。

就在他以為信上大概就是寫著這些時,修苒信末的那句話,讓他那雙深遂的眸子忍不住透出了期待的光芒,嘴巴更是直接笑得合不攏。

沒想到呀沒想到!那冰寒珠母貝竟選在這個時候吐珠!

真是天助我也!

簡直是好得不能再好了!

哼哼!有了冰寒珠,我一定能將蕭鳴鴻給比下去!

 

冰寒珠母貝是昊天承先前在極南之地閉關時好不容易在東岸靠近極凍海的陸上破了一個深坑,跳進那處的極凍陸下海、找了好久才捕獲到那麼一顆足夠大的母貝。

而後,他為了讓自己日後能方便取珠,又得同時保那母貝在他移動換位時不至於乾死,他還想方設法地將那母貝從陸下海取出,以最快的速度挪到東岸的極凍海裡,然後再派人守著那顆母貝。

至於為何要這麼麻煩,其實只是因為承影藥師曾經在不經意時,透露出她自己想要一顆冰寒珠。

這夜承影一向是習慣自己想要的東西,就憑自己的能力去得到,可她竟會說出很想得到一顆冰寒珠的話來,其背後潛在的意思便是:只憑她自己的功力是不可能弄到一顆冰寒珠的。

因而當昊天承聽聞她的這個心願後,就開始悄悄地找尋冰寒珠的下落。

可這個冰寒珠的下落並不容易打聽到。

師門裡,虛無飄渺上的「老妖怪」們的手頭上是有幾顆,卻剛好都在使用中。

可就算是沒有在用的,總不可能向他們討了來送給夜承影吧,那只會顯得自己的誠意不很足,於是,昊天承只好轉而往江湖上找。

可說也奇怪,冰寒珠這稀有真珠的名氣在擁有不少百歲以上老前輩的江湖中卻是個沒什麼人知曉的東西。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