鴨寶誕生記事 – 終於見面了!

今天的天氣很好,只是還帶點寒風,春天嘛~沒有一點寒風就不像是春天…

不過這一切,我是一點兒也感受不到,因為昨晚十一點多要入睡時,就發現有落紅的現象,原本想說到早上再到醫院報到,但又想說要確認一下是否有破水,因此就還是請國王陛下載著我驅車前往產檢的醫院。

出生後的第一張照片,於第一清醒期拍攝


到醫院大約一點左右,先到產房做了胎心音的檢查,宮縮大約5~6分鐘一次,雖然我一點兒都沒有陣痛的感覺,但每次的收縮幅度都破表,再加上護士檢查開指的程度已經開一指半了,所以醫生指示要住院準備生產,我原本還抱著會被退貨的想法,沒想到這下子可回不了家了:p

接著就開始了一連串待產該做的事情,護士小姐首先幫我鋪上看護墊,接著除毛以及灌腸以及打點滴;除毛及灌腸其實都可以跟著個人習慣而可以調整,不過一般都會做,因為除毛可以減少不必要的感染 (毛髮是很髒的,易藏污納垢唷!) ,而灌腸的部份則是可以避免娩出baby時同時也將可愛的黃金先生給"生"出來;再來國王陛下就短暫的離開我去辦住院手續了..而這段期間,我也沒閒著,趕緊聯絡月子餐的小姐,告訴她我即將生產了…

國王陛下大約是兩點多幫我辦好了住院手續,他說得先回家交待一些事情,以免政務上有所擔擱XD,於是我就催他快點回去,最好是順便睡一下,因為不知道要抗戰到什麼時候。

三點左右,護士推來定量點滴,開始加入催產素,因為之前已經先打了軟針,所以這時就不用再挨一次痛…

整晚大約每一小時護士就會來量我的血壓,不過我的收縮壓一直都超過130,其實在懷孕後期就一直維持在收縮壓130的狀況了,再加上產房的床實在很難躺,肚子上裝著胎心音的測量工具也無法什麼轉身,睡眠的品質也很差,就這樣輾轉難眠到了早上七點多,終於開始感覺陣痛了,快八點時月子餐的小姐居然送了早餐來,陣痛是還不是很痛,但因為都睡不好,月子餐的早餐不是習慣的西式早餐,實在吃不太下,因此稍微吃一吃就放到旁邊當國王陛下的早餐了:p

從早上大約六點開始,產房就愈來愈熱鬧了,來待產的人愈來愈多,整個晚上只有我一個人到現在產房滿床了,到處都聽到小朋友的心跳聲,這也是蠻有趣的。接近九點,國王陛下才趕回到我的身邊,交待他把剩下的月子早餐吃掉後,沒多久主治醫生就來巡視了。

他對我說:「現在才開二指,如果很痛可以打無痛分娩唷! 不過妳的骨盆也不大,生的時候會比較辛苦捏!」

其實早在進入32週之後,有次產檢時我就有詢問他對於無痛分娩以及會陰切開術的看法,由於我的主治醫生是屬於鼓勵自然生產的,他說有了無痛分娩之後,可以少掉九成左右不必要的剖腹產,因此他是支持無痛分娩的,而會陰切開術的部份,因為東方人骨盆不像西方人較小,有時胎頭就卡在那邊一直出不來,而做會陰切開可以增加順產也可以減少會陰撕裂過於嚴重的狀況,因為事前有和主治醫師溝通過,而也做過一些關於生產過程的功課,對於整個產程還算瞭解,並不怎麼懼怕。 (後來想想,可能因為有妊娠高血壓,整晚血壓都沒降下過,護士有跟主治醫師說過,所以早早醫師就有交待要提醒我可以施打無痛分娩,以期產程可以順利些)

此時我覺得還好~也不是非常的痛,忍忍就過去了,不過到了近十點,就覺得真的是愈來愈難捱,尤其我的收縮原本就很密集了,沒休息多久就又開始痛了,所以那時就跟護士小姐說想要施行無痛分娩,在瞭解並簽署無痛分娩可以帶來的好處與危險文件後,過一會兒麻醉師就來進行施打。

施打的過程是一整個奇妙的感覺,首先要先測躺並彎著身體,讓脊椎的縫隙露出,第一針會先在某一節跟另一節的脊椎縫細上開一個小洞 (這過程並不痛,可能是帶有麻醉藥的針),接著第二針打進去時會有很痠軟的感覺,第二針會帶有一條長長的管子連接到一個定量盒上,這管子麻醉師會延著脊椎用透氣膠布固定到脖子附近,讓管子能從頭部附近跑到妳的視線範圍內,並將定量盒掛在點滴架上;打好後會告訴妳,如果覺得開始痛到無法忍受就按一下定量盒上的按鈕,這樣它就會再輸液 (麻醉藥) 到妳的身體裡,不過很痛也不要一直按,因為它必須間隔至少十五分鐘才會再輸液進去,以避免用藥過量,另一方面麻醉師也交代,無痛分娩是可以將疼痛從原本十分降低到三分左右,如果完全都沒感覺的話,因為無法感受到何時收縮,也就無法配合用力將baby推出,就得直接推去做剖腹產了…施打完無痛分娩後再確認開指程度,開指立刻從三指變成五指,約莫過了半小時,陣痛的狀況是還好,但腰痠的部份較難忍受,向護士小姐確認這是否是正常的,結果麻醉師就又跑來了,他來看一下我的狀況,並再輸液進去,告訴我這是正常的 (後來才知道原來陣痛還有分陣痛型跟腰痠型,有的人並不怎麼痛~可是腰快痠到好像要斷掉一樣,我正好屬於這種) ,休息了一會兒人就舒服多了,近十一點時護士小姐提醒我必須要去小解,這個部份是要確認身體的機能是否還良好,下盤的部份是否還有感覺等等。

十一點多,主治醫生又來巡床,聽起來今天產房4/5都是他的產婦,他叮寧我如果有"哽塞感"要告訴護士小姐;後來國王陛下去幫我買午餐,不過我並不怎麼餓,就隨便吃了點便利商店的東西;等待的時間過得不怎麼快,baby的胎頭一直還沒下來,哪裡來的哽塞感呢.. ;過了中午,產房裡第一位準媽媽要升格為媽媽了…先是聽到她被推去產房的聲音,經過一些努力時間,聽到baby的哭聲,過了一陣子她回到產房休息,看來是母子均安;在她生產的過程哽塞感來了,我請國王陛下告知護士小姐,等到那位新升格的媽媽回來時,我心裡正想不知啥時才會生,護士小姐來做開指檢查,不過我看到她手上拿著不尋常的東西,接著羊膜就破了,羊水跟著流了出來,

她說:「準備一下,我們要進產房了~先生要進去陪產嗎?」

說真的,我怎樣也沒想到我是今天第二位要升格當媽媽的,做了人工破水之後,在護士小姐的帶領下先練習二次用力的方式,並卸下測量胎心音的裝置,跟著就被推進產房了!

第一次看到產台跟以往讀到的不同,應該是現在的設備比較好了,產台是電動的,可以讓產婦更方便上下以及施力,二位護士小姐幫忙我上了產台,囑付我,感覺有收縮時就要跟她們說,並且開始用力將baby推出來;用力的時候 另外一位護士小姐在產道口幫忙通產道並計數,另一位護士小姐用她的手臂壓在我的肚子上幫忙確認用力方式是否正確,不過一口氣憋住要用力撐到計數的護士小姐數完還真是難,往往她還沒數完就沒氣了:p 而且我常常在用力完,手還忘了放鬆,以致於點滴打不進去,這位護士小姐還要趕緊提醒我要放鬆,國王陛下則在我的身邊握住我的手

通產道的護士小姐:「看到baby的頭囉!!」

喔喔!!發露了,這時看到主治醫生進來準備穿接生袍,接著他打了一隻麻醉在會陰上,他說因為無痛分娩阻斷痛覺神經的部位和會陰這邊的不同,所以這邊要打一隻麻醉,跟著就感覺到會陰被剪開,再經過幾次用力~可愛的寶貝就被生出來了!

baby一生出來~護士小姐就抱她到旁邊做基礎清理,並上手環跟腳環,護士小姐將baby抱過去清理台的時候,經過國王陛下的身邊,國王陛下喵了一眼就問我說,為啥baby是紫色的,我笑著跟他說,因為她剛剛才被擠壓出來,在產道會有點缺氧,當然紫紫的;護士小姐一幫baby一吸完鼻內的羊水,她就開始哭了,可愛的哭聲,聽起來會是個很有元氣的小女孩 (笑)。

baby在清理的時候,主治醫生還是很忙,我蠻無聊的就跟他對話了起來,

我:「醫生,你在縫了嗎?」
醫生:「還在幫你生胎盤哩!」
我:「對唷! 我都忘了要生胎盤!」

生完胎盤之後,護士小姐用兩個大透明塑膠袋包起來,問我們要不要帶胎盤回去,國王陛下第一時間的反應就直接拒絕,

國王陛下:「阿? 怎麼會有人要帶那個回去? 丟了它吧! 」
我:「傻瓜那個是人的紫何車耶! 很貴很補的! 」
國王陛下:「那妳會用嗎?」
我:「嘿嘿! 不會耶~只好丟了!」

後來等主治醫生一切處理完,我從產台下到推床上,護士小姐幫我蓋上兩件熱烘烘的棉被,接著就推我回到產房。回到產房,看了一下時間,原來我才進去產房半個小時左右,不過因為這段時間發生太多轉變了,讓我覺得有一世紀這麼久。約莫過了難熬的一個小時 (總之一定有超過半小時,這期間小公主正在被洗香香及兒科醫師做初步檢查),護士小姐終於把小公主抱給了我,看到可愛的她,真的有說不出來的感動,馬上給她試吸奶,她也很乖的吸了,真是讓人超開心的!

大概玩了快一個小時,因為病房已經安排好要轉到病房去,護士小姐就把baby給收走了~只好依依不捨的暫時跟她分開了,就這樣,我的新生活要開始了!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