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自身戰鬥的狹間

這裡是我自己與自己戰鬥的地方,期許自己可以寫些什麼、做些什麼;內容包含小說、詩詞、散文,也有為了寶貝們所做的一些順口溜~ 希望從年輕到老都能不間斷的學習與創造~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二十六 – 端木婧來信

夜承影有些莫可奈何,她用未被昊天承緊抓住的手拉了拉他的衣袖道:「好歹我也在這中土大陸上行走了幾百年之久,我有這麼不濟事嗎?」

「可這回妳去南方要不是蕭鳴鴻及修苒為妳擋了那麼多下……」

「那是因為南方是廉貞所佈下的局……而琮瓍即便是鎮國巫女不在,有祖巫們守著,廉貞的那雙手再如何也很難伸得進……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二十五 – 欲往琮瓍

昊天承看向夜承影道:「該不會是師門裡有叛徒吧!

現在再回頭看破陣的那些事……對方是不是在試探我們?」

夜承影搖了搖頭:「時間點似是搭不太上……又或者……把事件一一羅列出來會比印象來得準確……畢竟有些事情我們先前並未聯想在一塊兒。
而且,倘若真有叛徒,那如何會讓我們收到密函?收不到不是更……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二十四 – 先你一步

坐在昊天嶺對面的蕭鳴鴻聽昊天嶺把話說到了一半就停下來覺得有些奇怪,可他見昊天嶺似是陷進了自己的思緒,怕是他或許正轉著什麼想法,便也就是坐在那處等著,未出聲去打斷。

可昊天嶺噤聲才不一會兒,面上那些在說到鞏毓靈時所露出的幾分暖色,就冷沉了下去,緊接著,蕭鳴鴻沒由來的就感覺到了昊天嶺的周身發散了一……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二十三 – 回去?

「嗯?可據夜兄告訴我說,那人在短短數月就將南方沙漠的幾個勢力整合起來,他有可能這麼容易就死了麼?」

昊天嶺搖了搖頭,「我也不太相信他這麼容易就死了,所以加派人手去追查了。」

「嗯……」

蕭鳴鴻似是忽然想到了什麼,他緊蹙著眉頭開口道:「你們師門既然監控著這個世界,還能明確地知曉有五個……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二十二 – 再從兄姊

抓、抓抓、抓抓抓。

馬車裡一直傳來指甲在皮膚上摩擦撓癢的聲音,一個女子的聲線在靜默的此處響起道:「前方的路到底探好了沒有,真是受夠了這種躲藏的日子!」

馬車外的人恭敬地回道:「主子,請妳再忍耐一下,探路的人很快就回來了。」

「還有沒有清水,本宮的臉又開始癢起來了。」

「附近有……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二十一 – 我的妻

蕭鳴鴻聽昊天承一下子說她好、又一下子反口說不算好就坐不住了,他蹙眉急道:「殿下,毓靈她到底是怎麼了?」

昊天承見他著急要下床榻,趕緊起身按住了他的肩頭道:「放輕鬆,她、她現在其實就在這座王府裡。」

「她就在這兒?」蕭鳴鴻激動了起來,又似是想到什麼道:「不對,她既然也在這裡……這裡是安全的……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二十 – 她在這兒

蕭鳴鴻點了點頭,微笑道:「恭喜殿下了。」

意外聽見蕭鳴鴻如此坦然地道喜,只是位居在「守護」位置的昊天承還真是不曉得面上該是怎樣的面目才是合適的形容。

他張了張口,喉頭發出的聲音卻只是幾個不成意思的音:「誒、噯這、不、我……」

蕭鳴鴻看著眼前這外貌看來甚是冷情、眼下卻有如是毛頭小子慌……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十九 – 言謝

正伸手打算強迫蕭鳴鴻的夜承影,被昊天承的大掌按住了雙肩而不得不停了下來,她回眸不解地道:「你做什麼?」

昊天承搖了搖頭,「這樣吧,妳在旁邊指點,我來幫他換藥吧。」

「阿?」夜承影狐疑地看著昊天承,食指朝著蕭鳴鴻點了兩下,又指向了昊天承點了點道:「你……你不是……?」

昊天承將自己的……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十八 – 蕭鳴鴻醒了

屋子裡所有的人都看著夜承影,夜承影看著廳門道:「我馬上過去。」

「承影,我陪妳去。」

夜承影扭頭看向了昊天承,見他都已經站了起來,她眼珠子轉了轉後才點了點頭。

她徑自往門那處走,昊天承緊跟在她的身後,臨出門的時候,夜承影回頭向屋裡頭的一眾道:「你們先用膳吧,我去去就回。
藥人以及……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十七 – 白費工夫

夜承影又再看了好半晌,特地從那沓紙中抽出了其中幾張在書案上,其他的則放置在了一旁。

「嶺兒,我記得你有張四十九陣在中土大陸上的分佈圖吧,那圖現在在哪兒?」

昊天嶺從一旁的案几架拿出一捲畫卷,將之展開放在書案上。

「嗯……」夜承影將圖紙上用來排序用的號與那畫卷上的號一一比對位置後,把……

繼續閱讀…